147小说 > 都市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你在开车!

第一千七百六十五章 你在开车!

在马虎七个猛人投靠蛇哥的时候,蛇哥曾用身边的四十个兄弟与他们练过,差不多五分钟,他身边的四十个兄弟就全部被打趴了。

而这三十个兄弟恰恰都在大厅里,本来呢,在他们眼中,马虎他们个个都是高手,都是猛人,可是……

不用多久,他们的三观马上被颠覆了!

七个如此猛人,除了马虎能抵挡这个年轻人二招,其实都不是一合之将,好吧,咱们来一个全世界最最简单的推理,如果大厅的三五十个兄弟一哄而上,能抵挡这年轻人几分钟的攻击呢?

五分钟,三分钟,或者更短。

还有那个刘登,蛇哥身边的头号红人,平时你说他有多猛就有多猛,可是也是在这个年轻人的一招之下,蹲着起不来了。

神!

简直太神了!

有几个混混,竟然有点不顾场合鼓掌起来,只是刚刚拍二下的时候发现,貌似场合不对,于是忙不迭住手,一脸惊慌地望着脸色铁青的蛇哥。

“蛇哥,是吧,自挖双眼,饶你不死。”楚江望着蛇哥淡淡道。

神马情况?

一个陌生的年轻人,一开口就要让城东区的大佬自挖双眼,并且还说得如此理所当然。

并且对面还有极品美女站在,你就蛇老大情何以堪呢!

“自挖你麻痹,上,上,给老子上!”蛇哥歇斯底里喊道。

可是……他身后的三五十个混混,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谁也不敢先上,因为他们的心头透亮透亮的,谁先上,谁就是找死。

“谁灭了他,我重重有赏,我……就让谁做老二!”蛇哥瞬间来了一声名利的双重诱/惑。

在蛇哥激励下,有几个混混蠢蠢欲动,可是当他们遇到楚江冷冽的目光时,个个又微微低下了头。

赏金重要?老二的位置重要?还是自己的性命重要呢?

混地下世界的都是混一口饭吃的,谁更强大就跟着谁,对于他们来说,根本没有什么。

如果这个蛇哥倒下来,他们可以跟着下一个“蛇哥”或者“马哥”或者“狗哥”。

所以对于很多混混来说,根本没有什么背叛不背叛的。

【147小说】 “我再说一边,自挖双眼,饶你一命。”楚江的声音更加冷冽了。

“自挖你的妹啊!”蛇哥嗖的一声从身边拔出一把枪。

由于来得匆忙,再说,城东都是他自己的地盘,带上三五十人,还带上来刘登以及另外七个猛将,所以蛇哥没有让那些混混带枪。

他自己呢,时刻都习惯带着一把枪。

作为明市的大佬之一,自然也得罪不少人,或者也面临着明市的内部争夺,只有枪能带给他一点点安全感,即使他已经有段时间没有真正开枪杀人了。

“你带着这个玩儿,你以为就是大佬吗?”

在蛇哥准备开枪的时候,楚江的身前白芒一闪,正好劈中蛇哥手中的枪,掉在地上,众人低头仔细一看,这把枪已经被劈成了七八截,零零散散散落在地上。

蛇哥,马上大厅上所有的人个个眼睛瞪得大大的,整个大厅落针可闻。

诡异,太诡异了!

“当你一进门眼睛一直看着我的女人的时候,就注定了你的命运,要不,你自挖双眼,要不,死!”楚江根本不看掉着地上的残枪,一股杀机瞬间锁定蛇哥。

几米外的蛇哥马上觉得全身被什么实质性的冷气笼罩着,不知不觉打了一个寒战。

此刻,他的底气荡漾无存了,心头大将被打蹲在地上,新收的七个猛人,两个受了重伤,其他五个被/干趴后,只是一直傻愣愣站在原地。

最可耻的是,身后的三五十个混混,在他的命令之下,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出手!

他自己刚刚掏出枪,可是却被藏匿在楚江身边的白芒劈了个七七八八,一时之间,周围的空气都冷却了几度。

“我数到三,如果你不自挖双眼,后果自负!”楚江背负双手,全身气势陡然上涨,淡淡道。

“你……”蛇哥彻底不再怀疑楚江的决心了。

“一……”

“我可以先给你很多钱……”

“二……”

“我可以尊你为老大……”

“三!”

“啊!”

随着楚江的一声三,蛇哥抬起双猛然戳了一下自己的双眼,而后惨叫一声,他这双阅女无数的眼睛,从此只能看到黑色了。

“我说了,自从你的眼睛盯着我的女人看的时候,你命运已经定格了。至于城东的老大呢,在我眼中,根本不算什么,我刚才已经说了,我还要马虎做我明市地下世界的代言人!”楚江看着脸上流出两行鲜血的蛇哥,一字一顿道,“刘登,带上你的主子走吧,如果在明市再见到你们,格杀勿论!”

“你……我们奎哥,一定不会放过你的,即使奎老大放过你,我们……教主……”

“刘登!”

刘登还未说完,蛇哥猛然喝道,刘登忙不迭住口。

“奎老大?估计应该是你们明市的老大吧。刘登,谢谢你的提醒。”楚江闻言,有点慵懒道,“小蛇,你给你的奎老大打给电话吧,如果他三十分钟内还赶到这里,刘登能带走的肯定只有你的尸体。”

蛇哥什么时候成了小蛇?

众混混一时之间适应不了,还不知道楚江称呼谁呢!

“当然,电话的内容任你说,随便你说!”楚江耸耸肩,无所谓道。

“当真?”蛇哥有点难以置信问道。

因为电话内容任由他说的话,等于楚江一个人挑战整个明市的地下世界。

“你当我在放屁吗?”楚江皱了皱,有点不高兴了。

蛇哥虽然看不到楚江的脸色,但是从声音中也听了出来了,于是忍着疼痛也豁出去了。

“奎老大……”蛇哥本想将这里的事儿统统说出去,可是转而一想,如果他说出去之后,奎老大不来呢,或者在半个小时之内没有赶到这里呢,那自己岂不是……

“老蛇,怎么了?你今晚的声音怎么虚虚的,我……完全有理由怀疑,你在开车!”

“奎老大,我遇到了一点麻烦,希望你半个小时之内赶到忆江酒吧,在环城路18号……”

“哦——”

电话那头传来了奎老大的充满狐疑的沉吟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