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女总裁的逆天高手 > 第九百九十章 苍狼乾尊出手

第九百九十章 苍狼乾尊出手

 热门推荐:

旋即一声沉闷令人不舒服的声音,在刀矛交击时传出,声波激射周围每个人的耳膜内,使人心跳意躁。

袁同看见长矛就要击中楚江,眼前一花,楚江的翻云刀已经在他肉眼难以察觉的速度下,劈中他饱饮人血多年的长矛。

其实这一切都是透视眼的作用。

再复杂的招式,再巧妙的招式,只要动作被慢化了,就有理可循。

譬如刚才袁同的那一招,已经是他纵横黑道多年绝招,是他一生矛技的精髓,因为他知道楚江是杀了十三客黑榜高手的高手,他虽然语言轻傲,但是心头并未轻傲,完全做到了眼中无敌,心中有敌的境界。

可是被慢化后,楚江一眼看出了其中的痕迹,看出其中的痕迹,就是等于一种多了一种预判。

有了这种预判能力,就能完成后发先至的恐怖效果。

以上只是从速度方面来说,接下来从位置方面说说。

就如楚江翻云刀劈中蛇形矛的位置来说,也是这支矛中气势最弱的地方。就如蛇一样,它有着致命的七寸,就如连金钟罩的人来说,他始终有着致命的气门。

在空中高速运转的武器也是如此,在某个时刻,这把武器的某个地方就有气势最弱的地方。

袁同的蛇形矛的某个部位被劈中了,心知不妙,运起神力,方要把刀震开,运力前挑,岂知楚江这一刀似拙实巧,变化微妙,随时是打横侧劈,却是www.147xs.com暗藏一股惊人的劲道,把蛇形矛带向前去,袁同登时陷于万劫不复的境地。

要知他整个人冲前急刺下,再运矛前挑,整个力道全是向前,楚江这样巧妙一带,不啻是楚江和袁同两人一起“合力”把袁同带往前方,这下袁同何能抗拒,他就像一头狂冲的牛,被带得从楚江身侧直扑出去。

楚江乘势一膝急撞袁同的裤裆,袁同惨叫一声,蛇形矛脱手飞向海湾,狂冲的身体却给楚江撞得倒跌出去,口中喷出一口血箭。

“砰!”

袁同反跌在地上,如果不是楚江脚下留情,他已经当场身死,此刻即使没有身死,没有半年也不能痊愈。

全场鸦雀无声。

连雄霸西北,不知见惯多少大场面的苍狼乾尊,刹那间也给这惨烈的变化,震慑当场。

就一招而已,实力似乎完全不亚于对方的袁同,就败了下来,并且败得很惨,很没尊严!

以乾尊的眼力,他当然能看出来,在袁同身不由己的刹那,楚江如果不脚下留情的话,袁同早已经死于非命了。

楚江像完成了一间微不足道的小事,转头望了望四个美女大佬,微笑道:“不好意思,忘记你们在一旁,踢错了地方,似乎有点不雅了。”

似乎有点不雅?

是真不雅,很不雅好不好!

四个美女大佬个个身心俱醉望着楚江,一阵矛风就能把她们逼退十多米,这是何等的高手啊,可是,就一招,一招而已,看似简单的一招,已经半死不活了。

也许是敌人大意了点,但是并不能影响咱江哥在四个美女大佬心中伟岸的形象。

楚江之所以没有痛下杀手,其实也是有他的打算的。

过两天龙虎榜争夺战就要开始了,此刻海市正是风云际会的时刻,而他此刻的身份是多重的。

如果他单纯只是一个选手的手,他大可将袁同杀了,好发泄一些心中的气愤——明明是乾尊指使莫大名对李秋水她们不利,甚至连所谓的黑木崖的高手都是乾尊雇佣来的,而刚才乾尊“顺手”杀了莫大名,一下子撇清了关系,似乎李秋水还欠他一个人情。

楚江想明白这层关系之后,能不气愤吗?

但是他除了选手的身份之外,更是海市道上三帮的楚爷,楚爷就应该有楚爷的气度。

并且在这段特殊时间里,他现在还是龙组大队长,市局局长,特种营营长的头头,一切得从大局考虑。

没错,就是这种大局意识放过了袁同。

“好,让乾某来领教高明。”刚才出师之名已经被袁同树立起来了,并且此刻自己的亲卫已经受了重伤,乾尊就不用再找任何出手的借口了。

苍狼乾尊说完之后,向身边拿兵器的手下打了一个手势,刹那间,他准备力抗这个冉冉上升的新星——一个看似弱爆了的强敌。

一个手下大步踏出,双手抬着一个高可及人的大铁盾,盾上满满尖刺,乍看起来像只弓背的刺猬,形状骇人,并且看起来分量还是挺重的。

但是乾尊新手取过铁盾,看起来轻松之极。

另一个手下抬出一支长达两丈的大铁矛,乾尊亦随手取过。

苍狼乾尊一矛一盾,配上他一米九多的身高,威武的身体,形状极为霸气。

“各位美女大佬,你看看他像是奥特曼,还是怪兽?”楚江最近也略微了解了一下武林,在李秋水的提醒下,他已经知道了站在自己面前的就是西北一方巨擘苍狼乾尊,在黑榜上稳居了二十年的高手。

美女大佬一听也是醉了,说人家像奥特曼吧,像是在讽刺这位雄霸一方的霸主,说人家像怪兽吧,似乎更加……不妥。

乾尊只是淡淡一笑:“年轻人,乾某其实就是西北来的一只狼而已。”

他当然知道,楚江之所以开玩笑,就是想惹自己生气,堂堂西北巨擘怎么可能为这点名称的问题生气呢。

“好吧,的确像一匹苍狼。只是……再凶猛的狼也逃脱不了猎人的手段吧。”楚江继续道。

“你想做猎人?”乾尊依然没有生气,反问道。

“不,我不想做猎人,我只想做猎人手中的叉戟。”楚江淡淡应了一声。

乾尊开始生气了。

生气的他反而仰头长笑,道:“痛快,痛快,这二十年来,你是第一个敢如此跟乾某说话的人。”

“不过我相信肯定不会是最后一个。”楚江忙不迭接上了话茬,含笑表情不变。

“这句还是等一分钟后再说吧。”苍狼乾尊手腕一翻,大铁矛顿时化作一连串的寒芒,罩向楚江全身的每一个要害。

刹那间。

苍狼乾尊化身成了无坚不摧的形象。

而楚江,气定神闲,刀在鞘中。

一动一静,相互映衬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