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科幻 > 伊塔之柱 > 第一百二十七章 继续进攻

第一百二十七章 继续进攻

水晶里的光芒渐渐熄灭了,四周暗了下去。

有人放下水晶,抬头看向自己的同伴,黑暗中几道交错的目光,各自询问着彼此眼底的意见,但人们沉默着,一言不发。良久,才有人打破这死一般的沉寂,开口道:“……他们竟然真的击退了圣殿,我还以为‘灰哨’疯了,他为什么如此信任对方……?”

“那毕竟是多里芬的英雄啊,这一年多以来,北境广为流传着他们的传说,那些传说有真有假,有些在人们听来过于夸张,但事实再一次证明了,那群英勇而无畏的年轻人,他们确实在那样一座城市之中存在过。”

“可他们毕竟不是一年之前的他们,几个年轻人,解救了一座‘城市’,解决了一个三十年悬而未解之谜,将成千上万的灵魂从拜龙教的阴谋之中拯救出来,你们真的相信么?我听说,塔波利斯的橡木骑士团也曾参与其中,或许是他们……”

“不是他们,”黑暗中坐着一个穿着炼金术士大衣的年轻人,正目光炯然地看着每一个人,虽然他的领口上,只有三枚象征着学徒的银星。他轻轻摇了摇头,斩钉截铁答道:“不是塔波利斯橡木骑士团的人,虽然他们的确也参与其中。”

“克里斯,你听说那件事发生之时,你家的伐木场正在那附近,你是不是听说过什么内幕?”

年轻人一笑:“我当时确实不在那儿,但我经历过那场逃难,我听说橡木骑士团也自顾不暇,是有人帮助了他们。就和那些故事之中传唱的一模一样,当然,很少有人见过那些英雄们。”

“那好吧,克里斯,那位大人究竟是什么意见?”

“各位,我在这里不就是最好的答案了么?”

那个提问的人沉默了片刻,才回过头去看向其他人:“那么我们是不是要行动起来,不能让‘灰哨’他单独行动,现在圣殿已经退了,我们是不是已经看到了那个机会?”

人们议论纷纷。

年轻人沉默地坐在众人之间,在黑暗之中静静地看着每一个人。

很少人见过那些‘英雄’们。

但这其中却并不包括他——

克里斯默默将手放在自己的胸前,那个冰冷的工匠徽章之上,心中回忆着那个过去已久的雨夜。那漆黑如墨的夜色,与雨水构成的银线,那瓢泼的雨夜之中,被雨水冲刷得苍白的亡灵,与跳动的火焰。

与每一个逃难的人。

他还记得那时的心境,从一步之遥的绝望之中获得救赎的狂喜,经历过那一切的人,永远也忘不了那从天而降的金色光芒。

构装体所吐出的火舌,如同火焰之鞭分开也黑夜,也将伐木场里的每一个人,从危难的境地,拯救出来。

那一夜甚至可以说改变了他的人生。

‘是你,大人——’

‘你……认得我么?’

他至今还记得那干巴巴的对话。

对方甚至比他还稍小一些,脸上带着一丝惊讶的表情,用手套收起发条妖精,回头看了过来。他后来见过了许许多多的大师,在艾尔帕欣的工匠总会之中,甚至有梅里芬,阿奎特那样名气卓然的前辈,但再也比不上那一夜他心中的激荡。

‘大人,我、我认识你……’

那是以一人之力击败了古塔人的年轻人。

只是他那时候还没想到,那之后会发生如此多的事情,从多里芬一直到芬里斯,对方一直是他所追寻的目标。虽然那个目标,已经越来越远,但在他心中,却始终如灯塔一样指引着自己前进的方向。

如今他已经是一个合格的炼金术士学徒,并且在迪克特大人的推荐之下,在梅里芬大师手下继续深造。那之后他见过了更大的市面,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早已不再仅仅是那个出身于伐木场之中的年轻人。

可是,对方还记得自己么?

克里斯用手轻触一下徽记,然后拿开来:

“迪克特大人……”

“胡地先生……”

“艾德大人,你们一切还安好么?”

“而今,我也和你们一样,走上了这条道路。”

他抬起头来,目光穿过窗外,那里沉沉的夜色之中,尖耸的塔楼,正映着东方的一丝浅白。黎明已至,曦光正逐渐穿透云层,散发出如同金红的光芒来,那是黑夜的最后一页。

一切正在苏醒过来。

……

鸦爪圣殿的退却,为另一个世界带来了许多的谈资。

接下来的两三天中,所有关注这个世界的人,讨论的几乎皆是相关于这场战斗的话题。他们围绕着这一切,围绕着七海旅团,围绕着受赎者与方鸻那令人惊异的战斗工匠的能力,展开了激烈的讨论与分析。

社区中涌现出了许许多多的截图与素材,它们大多取材自方鸻的第一视角,但也有一些来源于这场战斗的其他参与者。矮人的收费视频也获得了好几万的订阅,直到视频在黑市里流传开来为止——

气得后者多次在公开场合破口大骂,认为盗传者是他的一生之敌,他要在打到鸦爪圣殿的祸害同时,也要坚决与这些人为敌。

可惜的是,矮人的号召没有得到太多人响应。

只是相较起来,人们讨论的范围,仍局限于他们所关注的东西。而在人们注意的范围之外,这场战斗所带来的影响,在艾塔黎亚、乃至于整个北境,其实都远远超出了每一个人的预计。

甚至比大公会的分析师们得出结论更早一些,北境就产生了一些零星的反抗,这些抗争放在更具广度的视角之中或许并不起眼,它们只是一场小小的暴乱,一次微不足道的起义,一个城镇宣布独立,或者一个地区脱离于鸦爪圣殿的控制。

但类似的信息,如同雪片一样汇聚到一起,一股暗流,已经开始潜动。

只是那个转折点似乎一时尚未到来,零星的反抗旋起即灭,更多的目光仍旧在等待与观望着,寄希望于‘黑夜的消逝’——在灰鸮镇的战斗之后,留在那里的那支汇聚起来的力量,他们的下一步是什么?

只有少数的报告之中提到,北境的局势正在向着一个微妙的方向发展着,似乎到了牵一发而动全身的境地。但那些少数的言辞,并未得到大多数的关注,几页报告被积压在天量的信息背后,无人重视。

人们只关注着大公会的动向,与鸦爪圣殿的进一步复仇——

“他们打出‘圣约山’的旗帜,虽然是令人热血沸腾,可未必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联盟与自由选召者的矛盾本就进一步激化了,他们作出这样的选择,或许是将自己逼迫到了一个绝路之上。”

“不会有人想看到当日的一切再重来一次,两大同盟绝不会无动于衷,眼下他们不仅仅面对着来自于鸦爪圣殿的压力,恐怕还有来自于大公会一方的暗箭。”

“早在一周多之前,弗洛尔之裔第三分舰队就已经离开巨人湾,据说位于彩虹空峡一带的第二分舰队与第七分舰队在那之后也不知所踪,这说明弗洛尔之裔早有准备,接下来我并不看好这些人可以继续走多远。”

“他们利用‘圣约山’或许是为了营销同情,或者提高关注,但却是一个下下之策。”

看似理智的分析之下,也有反对的声音:

“但也不能那么说,海之魔女可是在那个帖子之下留了名的。”

“海之魔女本来也只参与了第二次圣约山**,说白了她并不算是核心成员,而且她与龙之炼金术士的关系,众所周知,这或许只是一种私人的站台罢了。”

“可即便他们不利用‘圣约山’造势,弗洛尔之裔一样也未必会放过他们,据我所知他们早在那之前就已经开始调动,何况在这场战斗之中,也出现了对方的人不是么?”

“这是两回事,强大的一方本来就有更多选择的余暇。而作为弱小的一方,要尽量不犯错,才能生存下去,显而易见的是,给予敌人以口实,并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者应有的判断。”

虽然下面有一些回帖在讥讽他宣扬强盗逻辑,但朱杰并不在意,在社区之上作分析只是他的一个手段,而非目的。

他一贯不与这些人争执,因为认为自己的时间比这些愚笨之人值钱得多,他打开邮件,看着那个挂着‘L五百’ID之下的到账信息,然后才点了点头,并向BBK回了一封信:

‘老实说,我觉得你们有些小题大做了。’

邮件微微一亮,对方的回信来得很快:

‘这不关你的事,你只需要按我们的要求办事就可以了。’

朱杰耸了耸肩:‘我自然明白,你们无非是想要稳住观望者而已。’

‘你明白应当怎么去做就好,到目前为止,上面还很满意——’

他关上邮件。

虽然弗洛尔之裔与联盟还未表态下场,但很少有人明白对方与那些人有多么重视这‘微不足道’的**,这些内幕消息,在吃瓜群众眼中也就是一个八卦而已,但在他们这些‘专业人士’眼中,则是生存之道。

他知道这个社区上还有许多与自己类似的人,那些意见领袖与水军头领,有团队作战的,也有以个人为单位的,不过即便是他这样的个人,背后也会有一个紧密合作的团队。

而与其他人不同,他不仅仅要钱,还要名声。因为朱杰一贯认为,自己的做法要比那些在泥水之中打滚的人高明得多,那些人一个一个地换马甲,但总有翻车的时候。

他隐隐是有些看不起这些人的,认为他们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的苦力而已,而相对的,自己的开价就要高得多,而且往往令雇主更为满意。

他回过头去,默默看着社区之上的讨论。

接下来恐怕会有更多的冲突。

但就和他分析的一样,这是依靠理智的判断去推论**的走向,而非依靠感性的因素——对方面对的不仅仅是鸦爪圣殿,还有那背后更庞然大物的弗洛尔之裔与联盟——甚至彩虹同盟,也未必真如他们所说那样会保持中立。

他看不有任何破局之法,这些人基本是死定了。

不过一条讨论却映入他的视野之中:

“不过弗洛尔之裔真能无视玛尔兰与米莱拉,还有艾梅雅三女神的圣殿,介入之中么,他们有没有考虑过后果?”

“这些大公会都有各自的分析人员,他们应当是判断过其中的利弊,但具体如何,我们也不一定清楚。”

“说来这正是最令人好奇的地方,谁会想到艾尔帕欣三女神显圣之事,竟然是和灰鸮镇发生的一切遥相照应,这其中究竟有什么缘故?”

“或许是在伊斯塔尼亚发生的事情……”

“我听人说,几个月前,那里发生了一些大事……与玛尔兰女士的信众有关,众所周知自然圣殿与这位正义女士的关系……”

“但米莱拉呢?”

“她与玛尔兰不是不和么?”

“这……谁知道呢?”

……

“陛下,公主殿下。”

“爱尔娜,你来得正好,艾德先生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鲁伯特公主穿过层层轻纱帷幔,来到大厅之中,立于自己同父异母的兄长一侧,看着已经是奎斯塔克工匠总会副会长的巨灵裔女士,后者穿着一袭雪白的大衣,手中抱着一摞厚厚的大书,带着单片眼镜,身上已有了罕见的成熟与自信。

阿勒夫装作看着手上的文卷,但听到鲁伯特的话语,也不由悄悄抬起头来,看向这个方向。在他的梦境之中,偶尔还能梦到那战火纷飞的王城,但而今伊斯塔尼亚一切都平静了下去,而昔日的友人又何在呢?

爱尔娜脸上闪过一丝欣喜之色,答道:“我正准备和公主殿下,还有陛下说这件事,艾德他们击退了敌人了。”

鲁伯特公主松了一口气,笑了起来:“艾德先生他们一贯是可以创造奇迹的,我很早就知道,”她笑了一下之后,不禁回忆起自己的父亲,口气有些怅然地答道:“没有什么能够难倒他们的……他们只要想去做,就能击败一切敌人,哪怕是一位神祇……”

她轻轻吸了一口气。

“……说来伊斯塔尼亚多亏了他们,我至今想起来那时发生的一切,都好像还是昨天一样。若非如此,我们还能在这里交谈么,那个梦境之中的幻影,是不是我母亲所见到的这个王国的未来呢……?”

“公主殿下?”

爱尔娜似乎看出这位大公主心情略微有些低落,意识到她或许想起了自己父母的事情。

但鲁伯特勉强一笑,摇了摇头:“不必担心我,爱尔娜女士,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一个好消息。”

“是啊……”

“公主殿下,”爱尔娜忽然想到什么,又道:“说到关于考林王国的事情,你委托我去调查的事情,好像有一些眉目了。”

“那个人……”鲁伯特微微怔了一下,立刻意识到什么,皱起眉头问道:“……他们真的在奥伦泽么?”

“的确是在那个地方,我收到了一些消息,公主殿下,只是……”

“只是?”

“只是他们一两个月前已经离开了那个地方。”

“什么?”鲁伯特公主不由失声:“他们去了什么地方?”

“还不清楚,”爱尔娜答道:“不过听说对方犯了一些事情,被送至松塔一带服劳役,我正设法将人找出来,这可能需要一些时间,公主殿下。”

“你不必担心,爱尔娜,你尽量去办,”大公主来回走了两步,用手轻轻握住挂在胸前的坠子,“阿基里斯他……虽然背叛了我,但是无论如何,我相信他并不是每一件事都骗了我……”

“请务必帮我找出他的亲人来,我一定要知道,那背后究竟发生了什么……”

爱尔娜看着这位公主殿下,轻轻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

……

那水晶之中传来的,是一个清晰的、坚定的声音,那声音并不高亢,但仿佛带着一种无法言述的魔力,他只是静静地,在向每一个人下达命令。

立于舰长室内的每一个人,皆默默地、一遍又一遍地听着那个正反复播放的声调。人们抬起头,互相看着,黑沉沉的目光之中,似乎正带着一丝不可思议的神色:

“各位,这里是‘旅者’。”

“接下来,整个第三赛区皆会见证这次行动。”

“我们的进攻将在一刻钟之后开始……”

……

“‘猎鹰’小组,洛羽,罗昊,你们沿着山谷向北前进,在得到我进一步命令之后折向西面。”

“‘犀牛’小组,西里沙,格里格尔,你们穿过山谷,进入北面的森林之中。”

“‘狐狸’小组,岩心,灼灼其华,你们解决掉你们前面的斥候小队。”

“‘冬狼’小组……”

直到最后一刻,天堂花落才掐断了那个声音,他抬起头来,用一种无法言述的目光看着自己面前的同伴,张了张口,但心中的震荡,一时之间竟然不知该如何开口。只过了好一阵子,他面前的永夜才斩钉截铁地一点头:

“不会错了。”

对方微微吸了一口气,虽然说得如此坚定,但眼中还是有些不太确定。

但这已经够了,天堂花落已经从自己的同伴那里得到了想要的信息,他们得出的结论是一样的。

他回过头去,看向这房间内的每一个人。

“各位……”

“我想,我们找到了我们的英雄了。”

一片欢呼之声。

●147小说app下载地址xbzs.cc● ……

但茫茫的风雪之中,方鸻并不太清楚社区之上,与社区之外所正在发生的一切。

只是对于灰鸮镇这一战之后各方的反应,他心中或多或少会有一些猜测,他与希尔薇德之所以最终决定用直播的方式,将这场战斗完完整整地呈现出来,所考虑的,除了为了震慑住鸦爪圣殿一方之外——

更多的,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看到,圣殿也并非不可战胜。他希望用这一战为那些追求抗争之人带去一个希望,当人们怀着这个希望之时,黎明也便不再久远,那看似无可匹敌的力量之下,正蛰伏着涌动的潜流。

而终于有一天,它们会成为推倒一切的动力,从冰面之下,来到追求正义的人们的面前。

几名穿着银色盔甲的骑士,正穿过风雪,来到他的面前。那些骑士将手扶在胸口,向他们微微一欠身,并开口自我介绍。他们正是来自于古塔与艾尔帕欣,属于玛尔兰、米莱拉或者艾梅雅的神眷骑士。

立在方鸻一旁的大猫人,也一一向这些人回礼,然后回过头来,用爪子拍了拍方鸻的肩膀。几天未见,这个少年在他眼中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或许一切早已水到渠成,但他心中明白:

那个男孩,终有了长大的一天。

圣女殿下还没有下船,否则看到对方的这个样子,应当会更加放心罢?

大猫人捋着胡须,心中暗暗想到。

而方鸻默默看着面前的骑士们,并不开口,只等待着对方的询问。

他知道这些来自于各方的骑士,一定怀着各自的疑问来到这个地方,果不其然——还是玛尔兰的骑士们互相看了看之后,主动上前问道:

“圣选者大人,你将我们召集到这个地方来,请问有什么吩咐?”

“眼下鸦爪圣殿的人已经退却,我们下一步,应当怎么办?”

方鸻并没有太在意对方的那个称谓。

他吸了一口气,才开口道:

“我并没有打算退回灰鸮镇。”

“接下来我们仍旧不是被动地等待鸦爪圣殿重新集结。”

“我们要进攻这个地方,继续调动他们的注意力。”

骑士们微微一怔,不由互相看了看,他们的目光落在那羊皮纸地图上,不由显得有些不可思议:

“大人,这是?”

“这是灰树岭。”

“我们的目标是灰山哨所与阿尔托瑞。”

“去进攻那里南方的血眼佣兵团的驻地——”

人们面面相觑,一片鸦雀无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