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古代 > 嫡妻风华 > 第八十二章 心乱

第八十二章 心乱

“放肆!”太后却是生气了,她拍打了下扶手,“你居然敢藐视皇家,哀家从没听过有人拿草作诗的,你这是对皇室的大不敬,哀家如果不治你的罪,怎么对得起皇室。”

西敏春被吓得一趔趄,然后就直接跪下去请罪,这个太后更可怕,都可以跟老佛爷有得一拼了。

西承中与西夫人也都站出来,惶恐地跪着请罪:“请太后开恩,小女她不是故意的。”

苏毅也求情道:“对啊太后,这位西小姐虽然是用草作的诗,但你再听一遍,就会发现它的寓意非常好,很适合鼓励这些年轻人。”

“皇上,哀家看【147小说 147xiaoshuo.com】你怎么老是为那个女人求情啊?”太后怀疑看着苏毅,但她并没有就此罢休,在她认为,草就是草,是任人践踏的东西,而那女人居然用那么下贱的东西在这个**的金銮殿内作诗,她完全都没有见过还有这种女人。

“有吗?”苏毅打哈哈,“有可能是今天是皇后的寿辰,所以朕才想让大家都开心一点,所以太后,你还是被生气了。”

皇后连忙附和:“是啊,太后,你就别生气了,你就看着臣妾的面子上就再饶过她一次吧,毕竟她还是个小女人,不懂规矩。”

太后被皇后说的有些动摇了,是啊,今天还是皇后的寿辰,她到底该不该再原谅那个女人一次呢?

“太后,臣妾有个提议。”见太后又要被说动,华妃不得不着急了,她缓慢走到太后的正下方:“这位小姐刚才不是说,她会弹古筝吗?要不就让她将功补过如何?”哼!连诗都不会作更别说古筝了,西敏春,本宫看你这下该怎么死。

西承中听见更急了,敏儿才学古筝没多久,她怎么可能会弹,他连忙直起身子想要求饶,就被一旁的西夫人给拉扯了下衣服,他又弯下身子不解的看着西夫人。

西夫人给他一个安心的眼神摇摇头,敏儿的古筝她有信心,太后一定会喜欢。

西承中不懂,但他却没有再动。

“哦?”太后冷冷看向西敏春:“你会弹古筝?”

西敏春连忙抬头:“回太后,臣女会。”

“那哀家再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弹得让哀家满意,那哀家就既往不咎,如果你弹得还像刚才作诗那样,那你就别怪哀家数罪并罚。”

“是,臣女领命。”西敏春连忙急切答应,然后她带有感激的眼神看着华妃,太好了,她不用被治罪了,没想到这个坏女人也有好心的时候。

华妃有些奇怪的回视了她一眼,这个女人莫不是被吓傻了吧?居然会用热切的眼神看着自己,她不是应该愤恨的目光吗?然后她勾起了下嘴角,哼!可悲的女人!

华妃缓慢坐回了坐位上,坐好之后看了苏毅一眼,但苏毅却没有看她一眼,她暗哼,她就不相信他会一直这样,苏毅,我看你会忍多久。

西敏春坐到凳子上,看着自己面前的古筝,眼里浮现惊叹之意,宫里的古筝就是比家里的古筝要好的多,一样都有二十一根弦,不过这古筝却是用金丝楠木做成。

西敏春刚要抬起手,却发现心跳突然变快,怎么回事她怎么会突然紧张了,双手僵硬着不能动弹,这样下去她根本就没办法弹奏,而且脑子里一片空白,她根本就不知道该弹些什么曲子。

不期然的,西敏春突然看向苏殇,九王爷拜托了,请赐她一点力量吧。

这时,苏殇又拿起酒杯喝酒,微风拂过,纱边微微被吹起,九王爷那倾城祸国的脸蛋露出来了一点,但此时殿内的人大多数全都集中在西敏春的身上,所以就错过了这一幕,但西敏春却看见了,苏殇无声微笑的样子。

西敏春的心瞬间被治愈了,九王爷是在鼓励她吧,是说她一定能行吧,西敏春再次看了一眼被纱帽遮住的苏殇,微微一笑,看着吧,她一定会弹奏出最动听的曲子,让太后拜倒在她的琴音下。

她把手放在古筝上,闭着眼睛努力想着,什么样的曲子才最好听,想了半天才决定还是那首《梅花三弄》的曲子好,虽说歌词有些不符合这里的朝代,但是她只要不唱歌,那他们也不知道啊。

就在太后等得有些不耐烦时,西敏春才开始她的弹奏,苏毅从刚开始的担心到不可思议,这首曲子他从来都不曾听过,这个音律该怎样来形容呢,很纯却又能震撼到人的最深处,感觉弹这首曲子的人应该是个熟练者,可是,苏毅复杂着看着西敏春,明明他反复来看,都觉得她只是个小女孩而已。

华妃还有和她一起看西敏春笑话的人,全都错愕了表情,她们看着西敏春那一脸淡静娴雅的模样,和她那一身从容不迫的样子,心里不由一紧,这个女人的感觉和刚才完全变了样,好似不是同一个人。

此时的苏殇全身放松坐在椅子上,闭着眼睛用心聆听,蒙蒙浓浓的他好像看见在满是梅花树丛间,有一位女子正站在其中一脸灿烂地笑着,花瓣从她那里缓慢飘落至他脚下,他冷然的心从花瓣的飘落开始,慢慢一点点热了起来。

西敏春就在他们的不可置信眼光中已经弹到了结尾,就在她将要弹完之时,她食指碰的那根弦突然间“嘭”的一声断了,美妙的曲子也随之消失不见,她啊了一声,连忙抬手,但还是来不及,食指已经开始流淌出滚烫的献血,看来这口子划的不浅。

看着自己食指不停流的献血,西敏春又开始不知所措了,为什么她没感觉到疼。

本来听的很舒服的太后,又开始不悦起来,怎么弹首曲子也弹不好。

西夫人也回过神来,她一看见自己敏儿那开始一手的献血,惊慌的就要爬起来,但她才刚动了一步,就看见那原本坐在椅子上的九王爷站了起来,缓慢地往向敏儿走去,她震惊的站在原地,这是唱的哪一出。

等流的血快把她的手给遮瞒时,食指的疼痛才逐渐朝她袭来,她这才想起要给手指包扎的事,她连忙在自己身上摸索锦帕想包扎伤口,她使劲抿着嘴,好疼啊···

可是怎么回事,她怎么都摸不到,突然灵光一闪,她好像刚才被水给呛着的时候就已经给用了,西敏春不由欲哭无泪,没锦帕了,那她现在该怎么办?

正当她不知所措时,一条雪白的锦帕落入她眼前,她可怜兮兮抬头望去,依然被帷帽遮住的九王爷站在她面前,骨骼分明的手中正是那条锦帕。

这样的他又使她想起了智行,西敏春委屈抬起食指:“你给我包扎,我疼···”

“嘭”的一声,西夫人吓得又倒了下去,敏儿知道她在说什么吗?她怎么能对九王爷说这种话,可是更令她不可相信的是,九王爷真的拿起锦帕给敏儿包扎伤口···西夫人凌乱了,为什么九王爷会为敏儿包扎伤口。

西承中此时已经两眼发白,说明已经测底失去了语言能力。

苏殇微蹲下身子,不顾那些人错愕的目光,温柔的为西敏春轻轻的包扎食指,在包扎期间,看着西敏春那长长的伤口,苏殇极力压抑住想要发火的怒气,满脸的心疼之色,还有他那心不寻同的跳动。

当他包好了食指,他猛地站起来,快步地往殿外走去,不行他得找个地方静静。

西敏春却没想那么多,因为九王爷的包扎能力实在是太差了,包的她疼死了,可是她又不敢说,因为直觉告诉她,如果她说了,那么她的疼就不止手指那么疼简单,九王爷一定会恼羞成怒的。

所以当苏殇走了之后,西敏春明显的松了一口气,她现在可不可以再把这条锦帕给松掉。

苏毅满脸趣味的看着‘逃’出去的苏殇,看来九弟是真的红鸾心动了,而且对象还是比他小九岁的小丫头。

华妃的脸完全扭曲了,西敏春,既然九王爷对你动了心,那么你今天休想活着出去!

“不可能···”西莲音呆呆看着苏殇的方向,这不是真的,西敏春、那个笨蛋,她何德何能···

太后阴森地看着苏殇的方向,然后她又看向西敏春,露出个冷然的笑容,看来她是找到那个人的弱点了,哼!看他以后还怎么和皇儿挣皇位。

“太后,这位西小姐弹得可入你的耳。”苏毅一脸笑意问着他身旁的太后。

太后回过神,她故意想了一会儿才道:“嗯,她弹得的确是好,可最后居然会一时大意而弄断琴弦,就破坏了整首曲子···哀家也实在是很难下决定。”然后她又看向苏毅询问着:“皇上你以为如何。”

“朕觉得,她能弹奏出这么难的曲子,已经很难得了,而且她能把那种意境给弹得淋漓尽致,朕从来都没有看到过那么有天赋的女人,她已经完全超出了朕的期望,她是成功了。”

苏毅这次没有夸大,这位西敏春是真的给他了个很大的惊喜,看来九弟喜欢的人,也不是个普通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