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生活系神豪 > 第305章 核弹大小姐

第305章 核弹大小姐

亲~本站域名:"166小说"的简写谐音166,很好记哦!166强烈推荐

魔都天气不错,航班没有延误,1点钟左右汪言就带着何苗苗出了航站楼。,2√3¢o

嘉里酒店的司机就在虹桥机场停车场等着,装上两人的行礼,直奔酒店驶去。

才一开启手机,微信电话就疯狂轰炸过来。

汪言只接了喜子哥的电话“我马上到,时间来得及吗?”

“来得及,大家都在海底捞旗舰店,你是不是要回酒店一趟?”

“对,得见见艾总和张总,这边谁在接待?”

“咱们的运营总监在那边,正在接待从外省赶来的粉丝,我这里要忙疯了,你抓紧吧!”

“我衣服在谁那?”

“找你那个私人管家,王有财,应该是他在经管着,挂了啊!”

汪云喜说挂就挂,都没给汪言吐槽的机会。

人家叫richang,王有财是什么鬼?!

结束通话,何苗苗好奇的问“哇,你们的比赛搞得场面很大啊?”

“应该是不小。”

汪言实在摇头“但是具体有多大,现在我都不清楚。”

“那肯定很好玩!”

何大小姐眼睛一亮,兴緻勃勃的扭两下身子,有点坐不住了。

礼宾车在酒店门口停下的时候,今天活动的规格展现出冰山一角。

嘉里酒店的led显示屏上反覆滚动着一行字热烈欢迎王庭娱乐贵客光临魔都嘉里大酒店,预祝大家吃的顺心、玩得开心、住得安心。

rich就守在门口,第一时间为汪言提行李、领路。

艾总则在大堂里等候,看到汪言出现,立即带着大家迎上来。

“欢迎欢迎,汪总,祝您今天大展宏图!”

“多谢多谢,艾总您太客气了。”

对方为招待汪言,出动整整一个正总加三个副总,以及倍数的服务生和迎宾,呼呼啦啦一片人,蔚为壮观。

何苗苗小声嘀咕“人不大,排面不小嘛……”

汪言只当没听到,继续和艾总寒暄。

客套一阵,酒店的客人频频投来瞩目的眼神,惊讶羡慕惊艳……不一而足。

那种感觉并不自在,幸好艾总很有眼力,马上邀请“我们上去聊?”

“客随主便,请!”

一行人直接去贵宾廊。

楼上,两个中年人正在会客区的沙发上闲聊,看到汪言艾总等人,起身迎上来。

艾总拉着来人给汪言介绍。

“汪总,我来为您介绍一下,林祥荣林总,港荣食品公司的总经理。”

“林总您好。”

“汪总您好您好!我系林祥荣。”

林祥荣长着一张乡间老农的脸,皮肤微黑,沟壑纵横,手掌宽大有力,一口标准粤普。

汪言心里一动,突然想起这位是谁了。

蒸的蛋糕,蒸的好吃,就那家的。

“久仰林总大名,我很喜欢你们家的蛋糕。”

林祥荣手一挥“汪总喜欢,现在我就给您拉一车来嘛,给大家当个零食啦!”

你想的美。

现在的海底捞,明面上摆放的所有食品、饮料,都是交过赞助费的。

不花钱就想进门?

你肯送,我肯收么?!

“林总客气了,下次有机会,我们可以考虑一下合作。”

汪言点到即止,转头望向另外一人。

艾总适时介绍“汪总,这位是猫熊tv的施总。”

施总是个身材敦实的中年人,外貌是相书里的那种贵相,宽面阔鼻,眼睛看上去很深沉。→≥

“汪总年少有为,久仰久仰,今天不请自来,只为混个脸熟,打扰之处,万望海涵!”

施总说话文绉绉的,有点……那个。

一听到猫熊tv,汪言顿时明了对方的来意,握握手,笑而不语。

在会客区围一圈坐下,服务生端来香槟、红酒、果盘,一群中年大叔拱卫着汪言,开始闲扯东西。

汪言其实顶不耐烦应付这种虚头巴脑的场面,但是,个人的层次到那个位置了,有些事情就是难免的。

干什么都讲究个身份对等,人家不耐烦和汪云喜谈,只认汪言,木得办法。

反过来讲,这对汪大少而言,其实是好事儿。

社会地位是哪来的?

有多少人认你。

是认,不是认识。

认,代表着可以调动的社会资源,以及与之相应的口碑和名声。

身家好几亿的矿老闆出省就不好使,压根没人叼,就是因为影响力只局限于那一座矿城。

汪言的财富增长速度,注定不可能局限于一隅。

而且,汪大少的情况,格外不同。

一方面,要藏身于幕后,将自身隐藏在迷雾中,以神秘形象面对大众。

另外一方面,要努力获取应有的社会地位,展现自身价值。

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不接受采访,闷头做事悄悄浪,但是保持和同等层次的人群的接触。

目标不算难,因为类似的商界大佬不在少数。

比如龙湖的吴姐,华为的任总,明天系的肖建华,矿省的姚氏家族……

在当前的时间节点上,认识上述大佬的普通人应该不多。

汪言的目标就是成为一个普通人只闻其名、未知其事的隐藏boss,在发育成型以前,不接受任何公开采访,不上任何公众传媒。

因此,和商界精英的接触,就更显得必要且有意义。

更何况,对面那两位,都是散财童子……散财大叔……明摆着是来交钱的。

但是汪言一点都不急切,对于对方主动抛来的橄榄枝,只是笑着避过。

现在有什么好谈的

今天的活动搞完,你们拿出具体条件来,咱们再谈!

如果诚意仍旧不够,以后都别谈了。

正题聊不下去,那就只能商业对吹。

贼吉尔没意思。

东来西去的闲扯一阵,汪言看看手表,主动举杯。

“两位前辈如果有时间,晚上来我们的比赛现场指导一下?”

“故所愿不敢请尔!”

施总拽文很厉害,文化人标籤时刻紧贴。

“那系得去,我很喜欢看她们吃饭,难得有现场看,要喝一杯的啦!”

林总说短句的时候铿锵有力,一旦多说几个字,马上就变画风。

汪言估摸着,林总应该是刻意练的短句,管理下属专用。

“少陪,再会!”

大家碰杯,约定到场时间,汪言拉着何苗苗上楼,留下一群中年大叔继续闲扯淡。

施总感慨万分“大方得体,沉稳慎言,不容易啊!”

一句不容易,听着轻飘飘的,可是过来人都能理解那有多“不容易”。

人到中年,回首初时,大多会觉得当初的自己幼稚可笑。

正是因为自己亲身经历过,所以再看现在的年轻人,乱七八糟的毛病一目了然。

虚荣、浮躁、油滑、似勇实怯、好面子、爱放豪言……等等等等,都是年轻人身上常见的问题。

但是汪言身上没有,最起码,他们没发现。

这是一件很了不得的事。

尤其是有求于汪言的施总,感触最深。

捧得高高的拍半天马屁,换个小屁孩早就被哄得找不到北了,王大少都吃这套,可是汪言呢?!

聊半天,一句准话都没给!

就没见过这么沉得住气的小屁孩!

愁得施总直皱眉头,一口半杯香槟。

林总好奇的问“酒店房间都系汪总订的么?”

“对。”艾总点头,“直接拿下我们两层楼,两间总统套房。”

施总心里对汪言有点不满,可是仍旧得跟着夸“汪总豪气,有孟尝之风。”

“施总,你们都是搞直播滴,前景怎么样啊?”

“前景嘛,都在上市里,跟你们搞实业的没法比,赚的都是辛www.147xiaoshuo.com苦钱。”

艾总指指对方“割韭菜确实辛苦,得弯腰!”

“哈哈哈!”

施总大笑摇头“割得成割不成,总得奋战三年才知晓,可惜汪总不肯移师,否则何愁大事不成!”

林总深有同感“王庭娱乐在网路上滴影响力,我一个搞实业滴看着都眼热,你们做平台滴,确实系天生滴牌搭子。”

施总转头望向艾总“艾兄,能不能再帮帮忙?”

艾总苦笑摆手“关係没到那个份儿上,我怎么帮忙?今天晚上,鱼平台的人也在,你们自己斗去,我只负责看热闹。”

施总不死心,林总更不会死心,对视一眼,同时打定主意——

今天晚上,要好好验验王庭娱乐的成色!

……

汪大少没亏待何秘书,给她单独订了一间总统套房,排面相当可以。

两间总统套不在一层楼,所以各回各屋。

临别前,何大小姐打个哈欠,怨念满满的吐槽。

“你们好无聊,都给我待困了……你和我爸肯定能聊到一块儿去,转着圈圈绕来绕去,一袋瓜子全磕光都不带有一句正经东西的。”

汪言坏笑“那你以后叫叔叔吧!”

“我呸!”

大小姐噔噔噔快步出门,留给汪言一个傲娇的小马尾。

“死变态,你的ol工装没啦!”

我就没指望过真会有,好吧?!

汪言摇头笑笑,继续上楼。

何大小姐的行李箱里,九成九没有制服,她就不是听话的主。

而且,她穿制服未必好看,太青涩,表现不出那种风情。

除非……

呸呸!

不能想,夹死夹死!

汪大少悠哉回房,在衣帽间里找到西服,看着那抹蓝,心情变得极好。

帅的哟!

待会非得震震何苗苗不可!

皮鞋领带一应俱全,但是汪言没扎领带,里面搭一件嫩绿色的衬衫,走休闲风格。

对着镜子照照,感觉那块离岸皇橡不是很搭,解下来放到行李箱里。

全身上下,再没有任何饰品,袖扣都不存在。

唯一的金属物体,就是lv的腰带扣,极简又极奢。

“汪总,您真帅!”

rich恰到好处的送上一个略显浮夸的马屁。

汪言笑笑,没理会有财。

拎上包,出门下楼,去找何苗苗。

大小姐已经换好衣服,正在梳头髮。

女管家给开的门,汪言漫步到衣帽间才找到大小姐,一眼望过去,顿时就是一呆。

你妹的,太好看了趴?!

大小姐穿着一件斜肩礼服裙,左肩是亮晶晶的流苏,右侧肩膀和手臂整个露在外面,肩颈线条直到锁骨,性感得一批。

裙子的下摆很蓬,盖到脚腕处,是非常少女的渐变翠绿色,里面第二层点缀着颗颗碎钻似的东西,在灯光下,bulgbulg的闪。

因为是长裙,所以看不到下身的线条,但是非常仙,需要极高的颜值才驾驭得住。

而恰好,何苗苗最不缺的就是颜值。

小仙女今天难得的化了一点妆,粉润带水光的唇彩,睫毛轻轻打上去,粉底液敷脸,薄薄刷一层粉,完事。

简单的妆容不会喧宾夺主,却彻底释放出她的美丽,明眸善睐,顾盼生姿,唇瓣如花,贝齿如玉。

汪言目瞪口呆好一会儿,突然意识到镜子里能够看到自己,马上收敛猪哥相。

“裙子真好看!”

“好看吧?嘻嘻!”

何苗苗蛮好哄的,一句夸奖,让她特别开心的显摆起来。

“是我ChéngRén礼时我妈妈找eliesaab订制的,当时足足等了有半年,临到18岁生日才做好,幸好之后我就没怎么再长了,不然就不好看了!”

汪言并不晓得那是谁,随口问一句“高定啊,那挺贵吧?”

何苗苗忙着对付头髮,漫不经心的回道“还行吧,不到28万欧元,用了那么多钻石,算可以的。”

噗!

汪大少一口口水差点喷出去,身后的管家和服务生更是瑟瑟发抖。

28万欧元!

小300万人民币,是我西装的十倍!

大小姐,你到底是啥家庭?!

汪言马上改主意“今天对外介绍,你就是我的秘书,不许耍赖!”

“知道了知道了,德性!”

何苗苗翻个白眼,从行李箱里取出一个结结实实的大木盒,开启,拿出一条项链。

当汪言看到那枚吊坠时,立即就知道,事情并不简单。

眼观鼻鼻观心,安安分分,不敢问。

结果何大小姐非要显摆。

“人家为了让你够排场,才把压箱底的财产都戴出来。你看我的项链,和衣服搭不搭?”

汪言能怎么办?

点头呗!

“好看,特别好看!”

“嘻嘻!是梵克雅宝的高定呢,世界仅次一条!”

何苗苗开心的把项链戴上去,汪言又没忍住,暗暗吞了口口水。

项链设计得……不知道该怎么形容。

形状非常复杂,并且不是那种规律对称的形状,汪言就知道吊坠上的宝石肯定很值钱。

火红火红的,被拼接成一朵肆意蔓延的花,底座上有片片翠绿。

“片状鸽血红哥伦比亚祖母绿,宝石本身其实不太贵啦,但是梵克雅宝的隐秘镶嵌技术太厉害,做出来的东西真是美到不行……为了你的面子,今天我可是下血本了!”

大小姐满脸求表扬,汪言打死都不问价格,只是微笑点头。

“再好看都只是陪衬,你才是最美的。”

“是吧是吧?哈哈!”

何苗苗顿时嘚瑟得不行。

汪言呢?

其实也很开心。

俗话说,看一个男人是什么成色,看他的女伴。

今天有缘,把盛装何大小姐牵出去,那是什么当量?!

憋说话,炸就完了!111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