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镜观其变 > 第5章 先天塑灵

第5章 先天塑灵

“好浓郁的妖气。”

离尘看着虚空,喃喃道。

《社稷功》中有一篇,专门记载了辨别各种气息的秘法。

所以离尘对魔气、妖气异常敏感。

“看来果然跟咱们猜的差不多。”

“又有妖族来祸害。”

心光和尚身体变幻方向,左手则不停地掐算着。

“此地果然有业力痕迹,恐怕最近应有纷乱发生。”

正说着众人已经来到了土地庙里。

前来上香的百姓,一见竟有几个光头和尚过来,自然也都多看了几眼。

里面有许多都是带着孩子来的。

“和尚不在和尚庙呆着,咋这也兴串门?”

“串啥门呀,这叫串庙~”

“这说明咱们土地爷灵呗~”

众人闻言,也觉得和尚的身份确实有些违和。

旋即在树林间退下袈裟,换上常服,头上戴了草帽,乍看就像寻常的游方行脚。

随着人流很快就来到土地庙外。

光明佛子业慧和尚眼光一亮,旋即低声道:“这些百姓果然或多或少身上都沾染了一些妖气。”

“只是越小的孩子身上的妖气越是浓郁。”

“恐怕这妖物乃是有所图谋。”

这时旁边舔着糖葫芦的阿瓜却是手上一顿:“只是孩子身上沾染妖气吗?”

看他若有所思,心光和尚不禁问道:“阿瓜,你熟知妖族秘法,可曾听过能剥夺先天灵气的法门?”

阿瓜很严肃的点点头:“师傅,很久之前,弟子还未被你点化时,曾经听说过一门剥夺先天造化的邪功。”

“名曰《先天塑灵诀》。”

“此功是以妖气洗炼人类幼童之灵根,使之与自己化为一致,然后再以特殊仪式,剥夺造化,以先天灵气再塑自身灵根。”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www.yeguoyuedu.com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此功邪恶,不仅仅需要消耗大量的人类幼童,举行的仪式也是十分苛刻,而最终所得先天灵气,百不存一。

往往只有那些先天资质不足,且内心邪恶之辈才会使用此法。”

“经光明佛子一提醒,眼前景象当真跟《先天塑灵诀》蕴养、洗炼灵根的方式很像。”

心光和尚闻言却是面色一紧:“如果真是此邪功的话,那此番背后之妖物当真是罪该万死。”

土地庙前,前来上香的百姓排成了长龙。

很快就轮到了一行五人。

这土地庙不大。

长宽不过各五步而已。

正中间是一方高桉,岸上放着一尊土地像。

许是年代久远的原因,原本垂髯和蔼的土地像,脸上尽是斑驳的黑斑,显得有些诡异。

在高桉之前摆着一道蒲团,共三个。

如此逼仄的空间里,再站着五个人显得更加拥挤。

五个人相互没有多言,只是细细打量了各处。

这时业慧和尚眼前一亮,天眼神光扫过,果然这里别有洞天。

“上面!”

众人闻言抬头看去,只见土地像四周用木板罩住,从里面却看不出有什么不对劲。

“妖气是顺着房顶落下来的。”

“上面?!”

离骚刚要跳到上面时,却被离尘拉住。

“师弟,人多眼杂,容易打草惊蛇。”

“咱们从外面探索。”

众人闻言,心中会意,旋即都退出了土地庙。

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无人直接绕到了土地庙的后面。

“上去看看。”

众人脚下轻点已经悬在了半空之上。

“这里被人施了障眼法!”

业慧和尚冷哼一声,双眼中射出一道光明。

光芒所照之处,无可遁形。

而眼前的一幕却让众僧吃了一惊。

只见刚刚还干干净净的房顶上,此时堆积着密密麻麻的枯枝。

这些枯枝相互叠在一起,似是杂乱无章,又似有心为之。

依稀正是一座鸟窝形状。

众人仅仅是靠近,便感觉一股恶臭扑面而来。

强忍着不适,定睛看去,依稀能看到鸟窝里零星的骨骼和血肉。

“这是……!”

“人的血肉!”

阿瓜鼻子攒动,他的嗅觉极灵,轻易就能分辨出气味的来源。

很快他转了转头,不禁抬头往北方看去。

众人的视线随之而去,只见一座巍峨大山耸立眼前。

“山上?”离尘低声道。

“是,那妖物应是上山了。”

“这座山……”

“应该就是郑掌柜口中所说的那座界荒山了。”

“走,咱们去看看!”

几人不谋而合,便往山上走去。

而他们却不知,此时的山上也遇到了一桩蹊跷事。

‘两界山,一片叶’。

此地在离荒和巽荒之间。

这山就像一把斧头一般,从两个大荒交界的地方噼下。

由秦庄开始往西延绵数百里,裂成荒隙。

来往两荒的商人大都是从此地经过。

时间一久,便滋生出一伙劫富济贫的绿林好汉,在山上安营扎寨,渐渐成了气候,在方圆百里之内也有了名头。

但凡有人说起这界荒山,那也是好人竖起大拇哥,坏人挠头又哆嗦。

那也是绿林中响当当的名头,尤其受到山下的百姓拥护。

而山上的大当家,诨号‘一片叶’,更是侠名远播,引得无数英雄豪杰前来投奔。

只是此时此刻,界荒山聚义厅中,落针可闻。

大殿上首中央,坐在第一把交椅的是个中年人,他鼻直如悬胆,唇方口似胚,一眼看上去便是威风凛凛。

不愧是让人闻风丧胆的界荒山大当家,两界山,一片叶。

但此时的‘一片叶’却是愁眉不展茶饭不思的模样。

他平生讲义气,混江湖,从来不近女色。

直到去年,才终于有了一个子嗣,自然对他疼爱有加。

可是三天前,他妻子与儿子忽然消失不见。

就连保护他们的小弟,也是如此。

这顿时引起了‘一片叶’的警觉。

难道是仇家寻仇?

这些年来他得罪的仇家可不少,如果真是他们绑架走的,可是为什么连封绑架信也没有呢?

‘一片叶’越想越是愁容满面。

“报~”

这时一道声音从外面传来,紧接着是一连串急匆匆的脚步声。

‘一片叶’听见声音,双眼一亮,整个人‘曾’的一下,直接从座位上跳了下来。

当头迎了上去。

来人左脚刚踏进聚义厅,还不等行礼说话,一片叶便已经双手将他紧紧箍住,抢先问道:“怎么样!”

“是不是云儿有消息了?!”

PS:推荐票、月票。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