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次元 > 我在一人寻仙道 > 两百零八章 杀出国境之外

两百零八章 杀出国境之外

“不用说了,没用的。”唐文龙忽然说道,“他已经没耐心了。”

哪都通的年轻员工说道:“这个人的身份不简单,那么粗暴处理造成的麻烦很大。”

“昆仑山脉东西绵延两千多公里,公司的影响力最多只延伸到东段的玉珠峰上,沿昆仑山脉一直向西,直到帕米尔,那么长的区域,公司没有什么控制力。”

“不,说没什么控制力都有点夸大了,公司对这些区域实际上没有一点控制力。”

“那么广阔的区域,地广人稀,异人的活动范围又强于普通人,就算公司的人数再多十倍,也不可能做到有效控制。”唐文龙笑道,“那和这个倒霉鬼什么关系?他所在的势力对昆仑山西段的影响力很大?”

年轻员工指向地上沾着血液的长剑:“这人的剑法十分高明。”

“确实。”唐文龙赞同道,“能够伤到吕真,无论是剑法,还是修为都是异人界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至少要比我强。”

之前,陈如鹤的那一剑让一丈多外的他都感受到了逼人的锋锐感,实乃不折不扣的剑术大师级人物。

可惜他开场就遇到了一个更为变态的人物,于是就那么简单的被收拾了,看起来颇有些滑稽。

年轻员工有些担忧道:“在昆仑山附近,又有一身好剑术,这人是昆仑山上的剑仙门的门人的可能性很大。”

“昆仑剑仙门?”唐文龙诧异,“似乎名声不大,我至今没有听过这个门派。”

“名声不大是因为他们不慕虚名。”年轻员工说道,“剑仙门中人数不多,又脾气古怪,常年在深山峭壁上隐居,磨砺剑道,几乎不会参与异人界的争端。”

“这人凭一柄普通的长剑就能刺出这种威势,显然是在剑道上磨砺过多年,与剑仙门的修炼方式完全一样。”

“有点门道。”唐文龙走到沾满鲜血的长剑之前,仔细地打量了几眼长剑。

这剑只是一柄普通的长剑,落在地上时,远没有在那个陈如鹤的手中时亮眼。

如果是他自己,自然不会轻易和陈如鹤冲突,但是……

“吕真不在乎。”唐文龙说道。

几分钟后,吕真提着陈如鹤走出房间,随手把一摊烂泥一样的陈如鹤扔在院中。

“两个小时前,马梅尔就去了北边的机场,那衣服是这个陈如鹤为了消除痕迹所烧。”

哪都通的年轻员工忧虑道:“二十分钟后就有向西飞行的航班,马梅尔应该已经登机了。”

“有点麻烦。”唐文龙皱眉,“在玉珠峰的无人地带,不管他怎么挣扎,都伤不到无辜,但是现在一旦把他逼急了……”

“在路上我们追不上他,其实已经晚了,如果联系航空公司,推迟航班,反而会把马梅尔逼急,到时候闹出的乱子更大。”

“他现在神经紧绷,一点小意外发生,恐怕都会认为是公司追捕者故意所为……但是一旦让他安稳落地,直接逃到国境线以外,那就麻烦了。”

“让他安心逃到国境线以外。”吕真向门外走去,“查到他去西边哪座城市,帮我安排最快的飞机。”

唐文龙双眼瞪大:“等等,你要追杀到国外?!”

哪都通的年轻员工也惊住了:“这个我做不了主,我要联系华叔……”

吕真淡淡道:“告诉他,我去帮他杀人。”

……

登上飞机,马梅尔仍然没有松懈。

飞机上人数不多,加上他自己也不过七八人,但是作为人质是绰绰有余。

马梅尔的身形大小已经恢复原状,但是依然比常人要高大,近两米的身高就算在坐在座位上,依然是最吸引眼球的人物。

此时,他穿着一件本不该是夏天穿的卫衣,衣服后的帽子已经戴在了头上,双臂上还没有消失的褐色鳞片也被长袖遮住,整个人只有一张典型的中亚人的脸庞露在了外面。

脸上依然能够看出某些兽化痕迹,如布满血丝的双眼还是接近三角形,让他看起来十分冷酷。

但是与之前相比,他现在至少已经是个人,而不是野兽。

穿着怪异,浑身又散发出生人勿近的阴冷气息,没有人愿意靠近马梅尔。

他独自一人坐在最后的位置上,脑子里的刺痛感还是不断地在折磨他,他的双眼时而清明,时而嗜血,总是不经意间瞥过前方乘客的脖子。

其实他的外伤并没有多重,后面那些追来的公司员工的攻击对于他而言,和挠痒没有什么区别。

他的外伤也大多是吕真造成,但是以他变态般的恢复力,现在已经大致恢复。

对于他而言,最严重的伤势,还是灵魂上无形的损伤,直到现在也没有恢复多少。

他自身的体质,对这种伤势束手无策。

现在想起那些色彩瑰丽的炁出现的场面,马梅尔仍然心有余悸,呼吸越来越粗重……

尽管被伤到这种地步,在他的理智判断中,他仍然认为吕真不可能是无敌天南的大法王的对手。

所以自身难保的吕真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来追杀他。

但是在兽性的机警的支配下,他还是保持着最高程度的警觉。

一旦情况稍有变化,那么他将立即做出激烈的应对。

“先生……先生……你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肩膀被人轻轻地拍了一下。

喘气声消失,马梅尔侧头,冰冷的双眼看向了空乘那双美丽的眼睛。

楚楚动人,却如此脆弱……

涌动的兽性不断驱使他,去把眼前脆弱的美丽以最残忍的手法毁掉,但是理智却生生地阻止了他的行为。

“没事。”他转过头。

仿佛被一只大手抓住的心脏恢复了跳动,僵住的空乘一个激灵,张开嘴结结巴巴道:您……您要是……有什么不适……”

马梅尔冷酷道:“我说……我没事,你没听明白吗?”

……

飞机从起飞到准时降落,中间没有任何异常发生。

从机场出来,马梅尔立即上了一辆早已准备好的越野车,一直向西南疾驰而去。

天色亮起时,他已经出现在国境线不远处的地方,并继续向西南疾行,速度惊人,在崎岖的山间,犹如奔行的猛兽,快到肉眼无法分辨的地步。

半个小时后,他便跃过了国境线上的界碑,进入了他国领土。

站在一座小山上,马梅尔吐出一口气,完全松懈下来。

他回头看向那座分割国界的界碑,残酷一笑。

“我还会再回来的……”

以他往常的经验,一旦出了国界,那就意味着安全。

向西南穿过几百公里的瓦罕走廊,就是整个中亚最混乱的地域,也是他的天堂,从来没有人敢出到国境线以外,进入这片地域来找他的麻烦。

但是他终究有一天会再次回到这里,从他狼狈逃走的地方踏入国境,去找回他的尊严。

除了鲜血,还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他人再次恐惧他,再次让他感受到自己的尊严和高傲?

不用太久,他马梅尔就将成为那些脆弱的蝼蚁的噩梦。

跨过国境,两边是截然不同的景象,甚至不像是同一个世界。

之前无论在如何偏僻的地方,总是能看到国道,或者发现他人活动的痕迹。

但是在这边,马梅尔放眼望去,除了山,还是山,不说国道,就连人烟都没见多少,可谓是荒凉无比。

从熟悉的山路上一直向西南行进,到二十里外,马梅尔终于见到了接应人员。

三男一女,四个雇佣兵装扮的中年人警惕地站在两辆装甲车前。

站在最前面的壮硕男人半边脸像融化的蜡一样,五官全被抹去。

另半边脸的五官也扭曲在一起,已经分辨不清是哪国人,独眼中的冷酷与马梅尔如出一辙。

其余两个稍矮的男人中,一人是东亚人的相貌,另一人是典型的中亚人。

唯一的女人剃成了光头,身形不比男人矮上多少,皮肤粗糙,相貌普通,偏于中性。

四人笔直站立,气度沉稳又凶悍,显然都是见过血的雇佣兵。

看见马梅尔出现在视野中,四人都松了口气。

光头女人拉开车门,拿出用大瓶装的水递给马梅尔:“您要是在北边遇到麻烦,完全可以让我们入境去接应您。”

她所用的是中亚某国的语言。

“这次和以前不同,你们去了也没用。”

马梅尔扯下身上的卫衣,露出身上没有消失的褐色鳞片。

即使在如此炎热的环境下,他的身体依然散发着凉意,如同冷血动物一样。

打开瓶盖,把水从头顶浇下,再用卫衣擦干,马梅尔接过毁容男人递来的衣服穿上。

深吸一口气,感受着无处不在的混乱气息,冷酷的眼神扫过自己的得力下属,马梅尔又变成了那个纵横睥睨的屠夫马梅尔。

脸面被毁的男人沙哑笑道:“您好像受了伤……如果您需要,我们现在立即就可北上为您的尊严而战。”

那个东亚人附和道:“他们杀过我们的人,我们也杀过他们的人,总体来说,是我们占据上风。”

被毁容的男人的笑声更为刺耳:“他们没有经历过血战,看起来就像豆芽一样弱不经风,只要我们轻轻地……”

马梅尔转头,俯视被毁容的男人。

“您是领袖……”男人没有与马梅尔对视,而是垂头表示服从,“我是说,如果您需要,我愿意为您战斗。”

“埃米尔,你是说我弱吗?”马梅尔冷漠道。

“不敢。”名为埃米尔的男人在巨大的压迫感下,只能垂着头。

马梅尔如野兽一样凶残的目光扫向其余三人:“不要再试探我的底线,否则你会变成一具尸体,就像我在这里无数次做过的一样。”

另外三人同样低头表示顺从。

收回视线,马梅尔拉开越野车的大门:“北边丢失的尊严我自己会找回,至于你们,要是想对我发起挑战,我随时欢迎,但是都要做好成为尸体的准备。”

在这片混乱的地域之中,只有实力才是唯一可靠的东西。

马梅尔冷笑一声,忽然转头,向后看去。

突兀出现金黄色光芒占据了马梅尔的瞳孔。

“你……”

那些糟糕的回忆同时被拉回脑海之中,让马梅尔又感受到了意识的刺痛感。

饭团看书

剧烈的痛感影响了他的反应,他只来得及抬起双臂,那道笼罩在金光中的人影就已经与他撞在了一起。

“砰”的一声巨响,马梅尔整个人向后镶进了装甲车的驾驶室中,与装甲车一起撞到旁边的石壁上。

痛感更加激发了马梅尔的凶性。

一声嘶吼,庞大了一圈的手臂生生地将装甲车的车门撕下,猛然向车旁的金光砸下。

与此同时,枪声大作。

为了防备自己在灵魂被伤的情况下被人趁虚而入,马梅尔才命四人前来接应。

四人都是经历过无数杀伐,在这片混乱地带,如同养蛊一样,活到最后的厉害人物。

事发突然,普通人或许会猝不及防,但是对于睡觉都在警惕的四人来说,并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他们每时每刻都在做着战斗的准备。

在那道耀眼的金光撞在马梅尔的身上之后,他们便迅速地占据了最佳的射击位置。

但是他们面对的是吕真。

几道劲力从地面爆射而出,同时袭向四人。

同时,三道漆黑的灵体从吕真身上涌出,两道身形偏小,另一道是那座肥胖的肉山所化的巨大灵体。

即使太阳高挂在天上,这一片地域的温度却在迅速地下降。

三道灵体向四人扑去。

枪声变得混乱。

即使这些人都是修行者,也不可能短时间内解决他的灵体。

尤其是那个胖子的灵体,在保留生前一部分手段的情形下,绝对是一个杀人机器。

车门被击飞。

一道白色电光击在开始兽化的马梅尔的胸口上。

焦糊味传出,马梅尔大吼一声,更加狂躁,两只布满褐色鳞片的手臂抓向吕真的脑袋。

吕真单手向前探出,白色电光从掌心中闪烁而出。

瞬息之间,马梅尔整个人就被闪烁的电光淹没。

身体的痛苦,与灵魂上的刺痛同时发生,让马梅尔几乎发狂。

他暴怒地在装甲车上锤击一拳,身形一闪,瞬移到吕真身后,锋利的爪子抓下,却抓了个空。

没有任何犹豫,仅存的理智让他做出了最佳的选择。

身形再一闪,已经出现在近十丈外,迅速向远处逃去。

“你还有多少人让我杀?”

吕真从马梅尔身上收回视线,看向还在苦苦挣扎的两男一女。

另一个男人已经被那座肉山所杀。

看见马梅尔狼狈逃走,几人心中大惧,默契地分成三个方向亡命而逃。

片刻之后,吕真擦干净手上的鲜血,把哪都通公司给他的可以与国外人员交流的法器挂回右耳,向马梅尔逃走的方向追去。

……

野兽一样嘶吼的马梅尔狠狠地撞在一间破旧的石头屋上,在墙上撞出一个大洞,整个人都砸进了屋子之中。

“轰隆”一声,屋子垮塌,把马梅尔埋在了废墟中。

安静一瞬,石头炸开,马梅尔从漫天的烟尘中冲出,消失在吕真的视线中。

从血泊中走出,吕真神情冷漠地追在马梅尔身后。

……

“砰”的一声炸响,石壁上碎石被炸得四散飞出。

接着石壁垮下,将一个金色人影淹没。

伤痕累累,浑身血迹斑斑的马梅尔紧紧地注视着那冲天而起的烟尘。

这时,他身处一个用于放哨的隐秘营地中,身边躺着几具尸体。

这里不是他的势力范围,他除了让那四人来接应之外,只在部分小镇布置有人手。

就算那些人出现,也只会被对方毫不费力地杀死,根本帮不了他什么。

他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

经过附近,他便来这里“借”点东西,布置了这个陷阱。

看着那个已经成为他梦魇一样的男人被碎石淹没,他仍然不敢放松,还是紧紧地盯着那边的动静。

左臂无力地垂在身侧,赤红色的双眼中时而清明占据上风,时而兽性的残暴占据上风。

即使以他那么强悍的体魄,到现在也受伤不轻。

他的机会已经不多了……

“你的陷阱不错。”

耳边轻飘飘地响起一个令他惊惧的声音,马梅尔下意识地就想发动异能,从原地逃离。

但是左臂一痛,已经被一双比他小得多的手扣住。

狂躁的兽性占据了上风,马梅尔的右手抓向背后的吕真。

以分经错骨的手法,吕真的手掌向上,落在马梅尔手臂的脱臼位置上,自然地变掌成爪,五指轻易地刺进了手臂与肩膀处骨骼的连接处。

强烈的痛感让马梅尔恢复了片刻的清明。

不顾自己的手臂,他低吼一声,猛然向前蹿出。

鲜血喷涌,吕真的手上多了一条褐色鳞片密布的巨大手臂。

马梅尔踉跄了一下,身形在原地消失。

再出现时,他已经到了五丈外,狼狈地逃向远处,在地上留下一行醒目的血迹。

“你还能逃多久?”

吕真不紧不慢地跟在马梅尔身后,双眼似比马梅尔还要冷酷几分。

如此遥远的距离……

那就……把该杀的都杀了!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