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修真 > 开局一个明末位面 > 第三百七十章天下大变,高迎祥兵败

第三百七十章天下大变,高迎祥兵败

离开了粮食店,李朝生就准备回县衙了,李朝生翘了半天班出来熘达,还有一堆的公务等着自己呢,虽然都是常规公务,可是也不能放任不管啊。

于是李朝生就跟‘马公子’提出告别,‘马公子’颇为不舍,可是也不能多说什么,李朝生看着这一对女扮男装的主仆道:“你们两个人不会功夫,而且身怀重金,要懂得收敛,不可在外露白,目前蓝田县往来客商很多,带来的人也是鱼龙混杂,里面肯定是有坏人的,二位还是早些回家为好。”

《剑来》

听了这话‘马公子’不是很乐意,不过想起今天的遭遇还是点了点头,李朝生见状笑道:“需要我派人送你们回去吗?”

‘马公子’摇了摇头道:“不必,我包个车就行,不过刘公子,我若是想要再见你,该从何处寻你?”

听了这话李朝生微微一愣道:“哦,这个好办,你只要在商业街找到玉仙楼的掌柜的,告诉他你想见刘公子,他就会告诉我,我们就在那里见面。”

“玉仙楼?”

‘马公子’微微点头,李朝生笑道:‘如此,就此告辞,后会有期。”

‘马公子’回礼,李朝生这时带着谷子还有护卫离开,走出一段距离之后,李朝生对谷子道:“派两个人跟着她们暗中保护。”

谷子闻言点头道:“是。”

谷子应是,紧跟着跟随行护卫说了两声,随行护卫向李朝生施礼,就离开了。

李朝豚这时也向李朝生施礼:“县尊,我就不跟县尊回县衙了,没想到蓝田内部现在竟然如此混乱,歹徒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行凶,这是弟之职责,弟一定要把他们都揪出来,还蓝田一个安定祥和的社会。”

李朝生听了这话看看李朝豚道:“嗯,那么蓝田县的治安就交给你了。”

“是。”

说完李朝豚就退下了,到治安管理部门找他的属下,开始整治蓝田的黑恶势力。

黑恶势力是一个社会从不完善到完善都要经历的一个必然的阶段,由于法律的不完善,导致黑恶势力有了生存的土壤,由于内外矛盾很大,导致上面腾不出手收拾他们,由于乡村是行政盲区,导致出现了大量的村霸,这些都是未来的完善方向。

李朝生知道蓝田县现在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离自己心目中的那个世界还相差很远,所以李朝生一刻也不敢懈怠。

李朝生回到了县衙,开始了今天的公文批复,由于今天出去浪了半天,所以工作进度要加快,就连晚饭李朝生都是在书房吃的。

直到晚上八点多钟,李朝生才批完了文件。

这时候谷子进来带来了今日的电报信息。

今日电报内容不多,一封是归化城王家耀还有李朝虎他们联合署名的一封报告,报告内容是近期归化城的情况。

归化城近期还不错,多尔衮铩羽而归之后,被皇太极狠狠的斥责,并且趁机剥夺了多尔衮五个牛录的人马,导致多尔衮损失惨重。

同时满清也知道在归化城方面的利益,他们没办法继续攫取了,同时满清内部也打成了意见公识,那就是暂时不往大西北派兵,因为没了归化城为跳板,张家口被移平之后,鞑子往大西北进兵的粮草运输,后期补给,成倍的增长。

打仗是打国力,打经济,这么赔本的买卖,皇太极也不傻,如何肯在这里多花心思呢?

现在皇太极准备继续往朝鲜派兵,打下朝鲜地盘就能扩充很多,然后借助这庞大的地盘,与虚弱的大明争斗,获得的利益就更多。

当权者最忌讳的就是意气用事,合格的当权者,政治家,就算别人撅了自己的祖坟,也要忍气吞声的咽下去,并且还要给于安抚。

由于鞑子不在往大西北用兵,而是转而进攻朝鲜,这让归化城有了喘息的机会,这次二人联合上报的内容其中最重要一共有两点消息。

第一就是归化城由于战争耽误的农耕已经再次播种,而且长势喜人,当地的农业人才说,归化城附近的土壤非常适合耕种小麦,因此这里的小麦很喜人。

李朝生听了点点头,归化城的气候虽然不如河套地区那么优厚,但是也算是一片沃土,那里种地肯定是可以的,毕竟以前那里的蒙古人也是种地的。

不过他们种的是青稞,一种跟小麦是亲戚关系,几乎差不多的植物,不过蒙古人种地方法相比汉人就粗狂的多。

汉人种地又要起垄,又要除草,还得除虫,麻烦的令人头皮发麻,而蒙古人种青稞就简单的多,抓一把青稞种子,然后往地上随意一撒,然后赶着牛羊就放牧去了,等过了一年他们放了一圈牧回来之后,这些青稞长出来了,他们就丰收一些,没长出来,他们也就不管了。

那真是凭天吃饭就跟现在的非洲人一样,种地从来就是抓一把种子,扔到地上就行了,从来也不知道要照看一下自己的土地,所以非洲的穷并不是因为他们那里自然环境恶劣,相反他们那里的穷跟他们自然环境太过优厚有直接关系。

在那片土地上,你就是什么也不做,也根本饿不死你,所以就催生了懒惰,咱们看新闻经常可以看到非洲人挖个坑一堆人,排着队传递一铁锹土的画面。

而且很多在非洲做生意的人都知道,那里的人是多么懒,很多在非洲包工程的企业,宁肯高价找中国工人去,也不肯用当地所谓的廉价劳动力,可见一个地方的环境对一个人的改变是多大的。

蒙古人不善耕种,随便撒一把青稞,来年都可以获得丰收,吃上青稞面,那么善于耕种的汉人,在肥沃的归化城土地上,那就更是如鱼得水。

想要不丰收都不行,王家耀在信中说,李朝生走后,他就带动城内的百姓在城外抢种今年的粮食,同时开始开荒地,这段时间,他们一共开垦出数千亩荒地,明年的粮食产量最少可以提升一成。

如果明年的年景好,归化城不单不需要蓝田为其输送粮草,甚至可以向蓝田进行反向输出,为蓝田提供大量的粮草。

听着谷子说起归化城的情报,李朝生很满意,王家耀这个归化城城主干的真不错,组织农民开荒种地,让归化城的粮食可以自给自足,这绝对是他最大的一件功绩,就凭借这一点,今年对他的政绩考核,就可以给一个有优的评价。

谷子继续道:“还有一份报告,是李朝虎将军的,李朝虎将军说,目前归化城的军队已经整合完毕,另外归化城城外的护城河已经修筑一半,期间发生了一次蒙古人暴乱,被李朝虎将军暴力镇压,杀死蒙古人五百余人,其余蒙古人带上刑具,继续挖筑护城河,李朝虎将军说,该工程最快半年就可以完成,请县尊放心。”

李朝生听了这份情报心情稍微有些沉重,对于蒙古人,李朝生并不想赶尽杀绝,可是现在两个民族正在磨合期,第一代的征服肯定是带有血腥的,只有经过几代的人磨合才能形成大一统的局面,这就是过在当代,功在千秋的事情。

李朝生想了想到,此次事件定义为蒙古暴乱,李朝虎档桉上不要记录他杀戮蒙古人,归化城是个烂摊子,李朝虎镇守在那里很是不易,有些事情要给于隐瞒,否则他们为了蓝田做出贡献,将来却被后世史官拿出来评说,说他残忍弑杀,在归化城屠戮五百蒙古奴隶,那会对他的名声有污染的。

谷子听了这话点点头,紧跟着谷子道:“那蓝田内部存档,是否记录该事件。”

内部存档是蓝田高层才能看的内部文件,属于绝密级别的,李朝生想了想道:“给于存档,有些事情可以不宣之于众,但是却一定要记录下来,也算给后人一个交代吧。

听了这话谷子点点头,然后又拿出来一张情报,表情严肃道:“县尊,陕北密谍传来的情报。”

“陕北!”

听了这话李朝生神情一顿,看向谷子道:“高迎祥的?”

谷子点点头,李朝生闻言放下手上刚准备喝的茶水,看着谷子道:“说说吧。”

谷子听了这话沉吟片刻从怀里把情报拿出来。

这份情报是加密的,由混在陕北前线的谍报组织第一时间发出来的。

“今日下午两点二十七分,高迎祥于佳县被陕西巡抚孙传庭伏击,战斗长达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后高迎祥突围,被赶来支援的卢象升部生擒于陕北香炉峰,目前正被压在卢象升的军中,高迎祥其余兵马全都溃散而逃,心腹爱将,刘哲,黄龙二人也都被生擒活捉,不日恐怕就会押往京城。”

听了这话李朝生叹息一声:“一代闯王就此落幕啊,可叹,可叹啊。”

高迎祥自起义一来,七年时间纵横世间,驰骋西北,扫荡中原,让洪承畴,孙传庭,卢象升等人围剿多年而不灭,要不是陕南有个李朝生,他早就统一陕西,占据关中了。

这些年李朝生虽然没有与高迎祥见面,可是边境上小规模的摩擦还是时常有的,李朝生与其也算是英雄惜英雄啊。

高迎祥被活捉,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结束,接下来就是李自成,张献忠霍乱天下的时候了,而也是他李朝生占据整个关中的好时机啊。

想着李朝生道:“谷子。”

“到。”

“传我命令,令休整的石大磊部,李朝龙部,立刻结束休整,屯兵白水县,等朝廷大军撤退,沿洛川,富县,甘泉一路向北,占据被流寇祸害的土地,剿灭乱匪,安定地方。”

“是。”

谷子敬礼,紧跟着李朝生道:“另外再传政治部郭宝,秘书处左三思,令他们立刻挑选得力官员,前往陕北各处任职里长,中里长,另外找一有能力者,前去担任大里长。”

“是。”

谷子立刻敬礼,然后让身后的警卫前去传达命令。

“令农业部,商业部,立刻筹措足够的粮食,农用器械,随时等待前去接受的里长,中里长的调派,恢复民生,诺大的一片土地都等着咱们就开垦呢。”

“是。”

谷子立刻应道,李朝生想了想又道:“传令,各乡镇调派民兵佼佼者前往各乡镇负责的关卡守卫,防止溃散的流寇流入我们境内,进行破坏,如果有愿意放下武器,重新当农民的流寇,按照正常的流民政策进行收留。”

“是。”

谷子应是,随着一道道命令传递下去,整个蓝田这台机器飞快的运转起来,人马,粮草,官员,政策,全都第一时间的准备到位。

紧跟着蓝田两大正规师,李朝龙师,石大磊师,两个主力军团开始往陕北地区运动,两大军团每日往前推进五十里,这五十里就是蓝田的地盘了。

李朝生这一行为,当然引起了陕北三大巨头,洪承畴,孙传庭,卢象升的注意,不过三个人都默契的表示自己没看见,自己啥也不知道。

这就没法整,他们三个人可以说是大明目前最有军事能力的三个大老了,可是他们对一个蓝田县却没有丝毫的把握,甚至他们都感觉自己很难赢。

没办法,洪承畴手里五万大军的军粮是人家李朝生提供的,而且李朝生的军粮提供的麻袋上还都写着:蓝田县祝各位兄弟旗开得胜,吃好喝好。

这标语虽然简单,可是其蛊惑力还是巨大的,由于这些军粮口袋的存在,现在洪承畴的大军全都知道蓝田是自己的大金主,吃了这么多年蓝田的粮食,都把蓝田当亲人了。

你现在告诉手下的人说,蓝田是乱臣贼子,咱们不吃他们粮食了,咱们揍他们。

你信不信手底下有一群人骂你吃完饭骂厨子,更有甚者,还会做出一些过激的举动,尤其是在蓝田把军粮断了之后,那军队哗变,洪承畴都是可以预料的。

所以蓝田县只要不举反旗,他洪承畴都不敢对蓝田动手,他不敢动手,孙传庭,卢象升敢动手吗?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