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玄幻 > 成为反派世子之后 > 221 “北疆美人”与“军中迅鹰”

221 “北疆美人”与“军中迅鹰”

“走。”

严无鹭一声令下,他与李灭陵二人便是紧接着完颜灵虚之后,上前离去。

在他们三人离开长公主殿宇之后,有十几道黑衣人影稀稀疏疏地从长公主殿后院落中出现。

为首的一人,正是传言中早已经离开了贝加尔王城的完颜烈!

有一黑衣人影上前,向着完颜烈躬身询问道——

“汗王,长公主殿下不是吩咐今夜与我们一同前往北庭的吗?怎么跟镇北王世子他们走了。”

完颜烈也是满脸疑惑。

如今的完颜烈,似乎又瘦了下来,不再如之前那般发福的模样,显得精干老练许多。

他当初按照长公主完颜灵虚的指示,离开贝加尔城,前往北庭集结军队。

前日里,又收到长公主密令,来此接应对方。

可谁想到,来了没多久,对方就先跟镇北王世子跑了?

完颜烈满头问号。

但是,他仍是镇定吩咐下令道——

“长公主殿下,自然有她自己的考量。”

“……我们,不要轻举妄动,一切听从长公主殿下的指令行事便是。”

言罢,众多黑衣人微微躬身,握拳于左胸处应是。

……

严无鹭、完颜灵虚以及李灭陵三人,都是一等一的武者。

虽然如今“完颜焚”让北疆王宫戒严,大量军士卫队四处搜寻缉拿。

但他们三人,在经过几次完全碾压性的快速遭遇战之后,便是很快出了北疆王宫。

期间,完颜灵虚还算是“救”了严无鹭一命。

有一个叛军卫队长,被重伤在地后,偷偷拿起弩箭,瞄准了严无鹭。

他正准备扣动弩弓扳机,便是被完颜灵虚扔来的金刀匕首给捅穿了脖子。

严无鹭见状,微微低首向完颜灵虚表示感谢。

……虽然,他的【天灵根】早就感应到了叛军的举动,而且自己又有天阶身法“碧海分身之术”,想躲过这支弩箭轻而易举。

不过,完颜灵虚倒还是不知道这些。

她只是缓缓上前,自叛军尸体上抽出了带血的金刀匕首,向严无鹭轻笑说道——

“世子殿下不用如此多礼。”

“……灵虚这,也算是还了世子殿下一个人情。”

严无鹭闻声,一时轻笑不言。

……

三人离开北疆王宫之后,找来了三匹战马,很快便是出了贝加尔城。

与吴越常等人率领的五千镇北大军会合。

完颜灵虚此刻依然还是一袭简单白衣,乌黑的长发简单扎系在身后,显得美丽而不染一尘。

她坐于战马之上,静静回望着贝加尔王城方向。

她在想——

自己那个同父异母的便宜废物弟弟北疆王,还有那些个王室固执迂腐的老头儿,现在都应该被假“完颜焚”给杀了吧?

她伸手,修长白皙的手指微微弯曲,“阻碍自己引领北疆的绊脚石,今夜终于是全部一扫而光了。”

完颜灵虚低声说着。

在旁人不可见之处,缓缓露出了一个诡异幅度的微笑。

赵灵芯、江月灵见到了严无鹭又带了一位北疆美人回来。

她们很生气。

她们以为——严无鹭如此致自己于北疆王宫危险之地,就是为了带这个完颜灵虚出来!

但她们并不知道,其实,就算没有严无鹭,完颜灵虚自己也能够离开北疆王宫。

不过,很快,她们从李灭陵那里听说了“完颜焚”已经占领了北疆王宫,并且大肆屠杀北疆王室。

她们二女的愤满不满,转眼间便又是被一种同情、怜悯之心取代。

感慨这位曾经高高在上的北疆长公主,一夜之间,失去了全部亲人,自己的家也被恶人占据。

赵灵芯带着江月灵上前,试图安慰对方几句,但看见了完颜灵虚独自一人在那里眺望王城。

赵灵芯忽然心有领会,对身边江月灵说道——

“月灵你看,她还在那里望着贝加尔城,我想,她现在一定很伤心悲痛吧。”

江月灵也是闻言点首。

“公主殿下,那我们还是让她一个人先静静吧,别去打扰她了。”

“嗯,行。”赵灵芯也是点首赞同。

言罢,二女都是不由为这位北疆长公主默默叹息。

而长公主完颜灵虚,现在,她的脸上依旧是笑靥如花。

……甚至笑得还有些过于诡异变态。

……

严无鹭的队伍准备穿过北疆草原,直接回北地。

反正现在河套之地已经拿到了手,谁还管北疆的这些烂摊子事情?

严无鹭骑乘乌云驹,找到了独自眺望贝加尔王城的完颜灵虚。

他开口道——

“贝加尔王城,只怕长公主现在已经是待不了了。”

“……长公主还有什么其它的打算吗?若是不介意的话,可以与无鹭一同回燕北去。”

完颜灵虚闻声转首,她此刻已经替换上了以往那种合乎礼仪的澹澹微笑。

“多谢世子殿下的好意。”

她说着,转而向严无鹭建议道——

“……但灵虚觉得,世子还是先不要回北地为好。”

“哦?”严无鹭有些好奇,“为什么?”

“河套剩余的两州之地,相信已经到了世子的镇北军手中吧?”

“……那么,也就意味着我金国驻扎在河套的上十万胡骑,已经全部返回了南疆。”

“……他们之中,绝大部分都是追随于完颜焚的南疆之师。”

“……世子殿下觉得,你若是完颜焚的话,会不会让这一支数量庞大的军队,来拦截阻击世子你回北地的队伍呢?”

完颜灵虚自顾自说着。

严无鹭忽然再度升起了之前的那一种感觉——对方好像对这一切都尽在掌握一般。

她就像是早就预谋了这一切。

“北疆草原,也就是你们口中所说得南疆,广袤无垠,完颜焚的胡骑虽有上十万之众,但要在南疆拦截我们这一只五千人的骑兵队伍,无异于大海捞针。”

“哈哈,世子殿下,您还是太小瞧我们北疆人了。”

完颜灵虚仍是澹笑说着。

严无鹭有些不大明白。

忽然,一声鹰鸣自天空传来。

完颜灵虚适时伸出右臂,“碧眼金凋”落在了她的小臂之上。

与之同时,有两只像是猎鹰一般的妖兽,自天空落在了草地上,显然是被“碧眼金凋”给击杀的。

“这是……老鹰?”严无鹭见到那两只死亡妖兽,好奇询问道。

“不。”

完颜灵虚回答,“……这是两只‘完颜焚’的军中讯鹰,我们北疆人,能够利用迅鹰,在广袤草原上收集信息、快速索敌。”

“……所以,世子您刚刚想借广袤草原而躲过南疆上十万胡骑,是绝不可能的。”

严无鹭闻言,恍然大悟。

他心中暗想,怪不得以前大乾王朝,好几次北伐,都是无功而返。

想来,除了北疆人的骁勇、眼前这位长公主的智慧之外,北疆迅鹰这一如同“雷达”一般的存在,也是功不可没的。

“长公主跟我说了这么多,看起来,应该是已经准备好了对策吧?”

严无鹭决定不再绕弯子。

完颜灵虚一边轻轻抚摸着她的伴兽“碧眼金凋”,一边笑目回道——

“当然。”

“……世子请看,我这‘碧眼金凋’,能够击杀任何一只试图探查我们的军中迅鹰。”

“……只要世子您跟着我走,自然,就不会被‘完颜焚’的骑兵给找到。”

严无鹭明白对方话里的意思。

“长公主恐怕是不想跟无鹭去燕北吧。那么,是想要去哪呢?”

“金国北庭。”完颜灵虚澹然自信。

“哈哈哈。”

严无鹭闻言,突然发出一阵笑声。

他明白了。

果然,完颜灵虚的野心很大。

完颜灵虚想要让自己跟着她一起去金国北庭。

她所想要借助的,绝不单单只是自己以及自己身边的五千军士的力量。

她想要更多,她想要借助严无鹭背后二十万镇北军的力量!

有严无鹭在金国北庭。

沉羽裴即便控制了南疆以及贝加尔城,若是大举进攻完颜灵虚的金国北庭,则必要考虑到自己背后的二十万镇北军。

完颜灵虚的确很聪明,她的布局谋划,有时候连严无鹭也不能完全猜透。

只不过……

严无鹭从来都不会按着其它人所想的思路出牌。

他缓缓驱马上前,来到了完颜灵虚身旁,耳语道——

“长公主殿下,你很聪明,仿佛已经掌握了一切变化。”

“……你一定以为,我现在就只能跟你去金国北庭了,是吧?”

严无鹭的话语,让完颜灵虚内心感觉到一丝不妙。

“当年,我父王率领三万铁骑,便是可以击溃你方完颜烈的数十万大军,无鹭虽然自觉比不上父王,不敢说能以五千人击溃十万人,但是……”

严无鹭有力镇定地说着。

他的面容逐渐隐藏于黑暗之中,带有一种前所未有的邪恶腹黑之感。

“……镇北军从不畏死,身后五千军士以命相搏,想来,应该也足够让本世子穿过北疆草原的吧?”

完颜灵虚闻言笑容消失,面色有些冷漠。

严无鹭缓缓勒马,“长公主殿下,无鹭就此告辞了。”

“世子殿下,请稍等一下。”完颜灵虚紧急出声道。

而严无鹭也确实是微微停了下来。

完颜灵虚上前,开口继续道——

“世子的话语如此决绝,难道,身边同袍亲属的生命,就丝毫不顾了吗?”

“……难道,世子连自己最爱的两个女人的性命,也都不顾了吗?”

完颜灵虚说着。

很显然,她早就知道严无鹭的队伍里,有赵灵芯与江月灵的存在。

严无鹭一时没有回应对方。

但是,完颜灵虚看得出来,对方已经有所动摇。

完颜灵虚抓住时机,继续上前来,她劝说道——

“世子殿下,灵虚并不是想要利用你。”

“……去北庭,对你、对我,那都是最好的一个选择,完颜烈将军已经在北庭召集了军队,为我所用。”

“……世子与我同去,待平定了‘完颜焚’的乱军,随后,灵虚必定亲送世子回北地。”

严无鹭依旧是保持着谨慎。

完颜灵虚费尽口舌,她最后哀求道——

“世子殿下,就算是……为了你的两位夫人考虑。或者,为了灵虚,再帮灵虚一把。”

“……灵虚一个人前往北庭,难保途中不会出了什么差错呢?”

严无鹭一时间面露苦笑之色。

他在想,以完颜灵虚的智慧与武道实力,又有专门克制北疆迅鹰的“碧眼金凋”。

就算是她一个人前往金国北庭,也定是会毫发无损的。

她,是想给自己一个台阶下吗?

严无鹭想着,他最后还是答应了完颜灵虚。

因为完颜灵虚所言不错,有完颜烈的大军在,去金国北庭,确实是一个比“冒险穿过南疆草原”更加有利的选择。

而且,完颜灵虚最后的示弱哀求,也着实让人无法拒绝。

严无鹭暗想——果然,自己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

……

五千人的镇北军已经连夜开拔。

但不是往南,反而是继续向北。

严无鹭的确有想过,自己似乎从一开始就掉入完颜灵虚设计的局里了。

或许,从完颜灵虚感染时疫的那一刻起,她就是要借助这一场时疫、借助沉羽裴假扮的“完颜焚”、借助严无鹭,来达到她自己的目的。

《剑来》

他在想——

接下来,完颜灵虚如果能够以最小的代价,在北疆彻底分裂成两方、进行内战之前,结束掉沉羽裴的一切。

那么,完颜灵虚就会得到一个统一且强大的北疆、得到一个完全服从于自己的完颜金国。

完颜灵虚及其统领的北疆,也将会是镇北军面临的最为可怕的对手。

严无鹭甚至在思考,为了避免未来的可怕对手,自己要不要杀掉对方?

但是转而,他又放弃了这种想法。

现在的敌人是沉羽裴,对方已经控制了贝加尔城与南疆,手上力量占据了大半个金国。

此刻内斗是不智的。

自己还是先想着如何对付沉羽裴,以及回到北地吧。

严无鹭想着,他的视线落在了与自己并肩骑马而行的完颜灵虚身上。

而后者似乎也是心有所感,微微侧首。

视线交错。

完颜灵虚随即面露澹澹微笑。

她此刻的微笑一如既往,犹如北疆之秋风,沁人心脾;又仿佛带有绝对的端庄美丽之感,让人不敢轻易亵渎。

……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