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次元 > 霍格沃茨的考古学家 > 389 金蛋

389 金蛋

389 金蛋

尽管在死神课上有所进展,但哈利还是难免注意到海默教授一点也不打算向自己透露金蛋的秘密,那道魔法阵也很少有人能解开。

至少四位勇士还不行。

在短暂的假期里,他经常能看到克鲁姆与芙蓉愁眉苦脸的出没在图书馆里,而且最近塞德里克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

有时候他们四个人还会一起偶然碰面,光是从芙蓉与克鲁姆的眼神中哈利就能看得出来他们想要说些什么——

这不公平!

确实不公平。

霍格沃茨的学生在刚入学时就已经学习过魔法阵了,但对于外校的学生们来讲,这是他们从未触及过的知识。

“我想或许我们都搞错方向了。”

当时的塞德里克安慰道:“学校不可能不清楚这一点,他们应该不会设下如此明显的不公——否则的话魔法部也不会同意的。魔法阵是关键,但应该没我们想象的那么深奥。”

塞德里克的这段话很有启发,但哈利也没有因此就看到芙蓉与克鲁姆来图书馆的次数减少,相反的,他们每一个人都在变得越发焦急。

在历届三强争霸赛中,应该还没有过所有勇士在第二关前就遭遇这种集体的失败,他们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大的笑话的。

赫敏也重新开始和哈利说话了,看得出来,她到底还是关心哈利有没有解开金蛋的秘密。

“我好像没办法了。”

哈利迷茫的说:“为什么这道谜题会比面对死神还要困难。”

赫敏对哈利的借口很不满。

“这根本没有可比性,而且海默教授也不可能给你们设下和死神有关的谜题,他没那么丧心病狂。”

“说到丧心病狂......”

罗恩不知道从哪冒了出来,他神神秘秘的说;“你知道什么才是最丧心病狂的吗?在我们三个人之中,现在只有你最不被海默教授重视了,你说奇不奇怪,明明是你最先得到海默教授的注意的。”

他现在有事没事就会在赫敏面前炫耀魔鬼,对他来讲,这是除了巫师棋以外唯一能胜过赫敏的地方。

“是吗?”赫敏斜瞥着他说:“其实我也是最近才想明白,活点地图还在海默教授手里呢,你们也知道这一点。所以他肯定对我的动向无比清楚,但却从来没惩罚过我,你们说这又是为什么呢?”

最后,她十分高傲的说:“那是因为海默教授早就默许了我的这些计划,他根本就不是你们这些肮脏的,愚蠢的,自大无比的纯血败类能够理解的。”

“嘿嘿嘿!”

哈利不满的叫道:“你在骂人时能不能别带上我,按理来讲我只是一名混血巫师,看着罗恩说,别看我说。”

“你怎么能这样呢?”罗恩一脸不敢置信的盯着哈利:“这才是你关心的重点吗?难道不应该是她对纯血巫师的描述,我感觉这可比纯血统至上主义可怕多了。”

《剑来》

“那至少我们还有三年的时间阻止她。”哈利敷衍的说:“而且有黑魔鬼在,她哪有那么容易就成为下一任黑魔王,顶多也就只是被海默教授收为手下而已。”

“你把这些阴谋都说出来了啊!”罗恩惊叫道。

赫敏不屑的哼了一声,就算成为海默教授的手下,在有那么多小精灵帮助的情况下,她也有信心成为二把交椅。

就在罗恩对两位朋友的前途感到恐慌时,哈利为了扫空无法解开金蛋谜题的郁闷心情,他在圣诞节假期的最后一天找到了秋。

“要一起去霍格莫德村吗?”

于是两人就出发了。

在冰天雪地的道路上,秋还想嘲讽几句哈利在舞会上的表现来着,但她很快就从哈利的沉默不语中发现了不少端倪。

“怎么了?”她担忧的问:“你还在自责吗?其实也没什么,那时候卢娜的兴奋劲也挺足的,我们玩的很开心,认真说起来的话,我还从来不知道她那么喜欢跳舞,虽然舞姿有些奇怪,但我觉得还挺有意思的。”

“嗯?”哈利迷茫的回过头问,他刚刚满脑子还在想着那道金蛋中的魔法阵:“什么自责?是你在自责吗?”

他立马就意识到自己把这次约会搞砸了。

直到好不容易走进温暖的三把扫帚酒馆时,秋也没再和自己多说一句话,只是找酒侍要了一杯黄油啤酒,然后就闷头坐下,一副很生气的样子。

哈利感觉自己开始牙疼了,他感觉自己所有的运气都用在应付死神上面了,其他人都在和自己作对。

这一刻他宁愿去和死神摔跤,也不愿意在这种热闹的氛围中尴尬的入座,然后又在沉默中度过整个下午的时间。

“卢娜......确实人很好。”

在琢磨了半天后,哈利才憋出这么一句话来。

“嗯哼。”秋从鼻腔里发出声音,视线有意无意扫着哈利,想要看看他还能说出什么不靠谱的话。

“其实,如果你想的话,我们或许还会有机会跳舞的,我知道一个地方,那间屋子特别神奇,应该也能变成舞会大厅,只是需要提前得到海默教授的允许,否则的话我也不知道具体该怎么打开那间屋子——你觉得这个主意怎么样?如果行的话,我等回去后就找海默教授问一问。”

哈利从来没觉得自己安慰女孩子的本领有多么强,但是他忽略了海默教授在学生心目中的可怕形象。

秋愣住了,她感动的握住哈利的双手:“你居然肯为了我这么做?”

“啊......是啊。”哈利立即说出标准回答,这个时候多说什么都是错的。

“你对我真好。”秋的目光都要融化了。

哈利眨了眨眼,他从没想过海默教授居然还有这种神奇的作用。

“那是当然了——”

“满嘴胡说的小鬼头,你再敢多说一句话,我就把你从窗户扔出去!”

哈利被吓了一个激灵,他勐地一回头,瞧见在这张桌子的后面有一棵茂密的圣诞树装饰,就在装饰后面还有一张比较隐蔽的桌子。

他隐约瞧见了那头熟悉的银色长发,心里忽然涌现出一个古怪的想法——海默教授居然还没把安琪拉劝回去?他就那么不会安慰人吗?

说话的人正是安琪拉,估计是因为听到了“海默教授”这个称呼才会让她恼火的打断哈利的自夸。

正当哈利为此感到措手不及的时候,从那张桌子的另一边又传来一道令人熟悉的声音——

“真是可惜,我还想多看一会呢——不过,算了,反正我们早晚都得见面——你们好啊。”

秋在看到对方后惊讶的叫出声:“格杰恩队长?”

哈利更是震惊,他看到格杰恩——也就是詹姆眨眼冲自己笑了笑,这让他的脸色顿时变得羞愧无比——居然会在和女朋友约会的时候被爸爸碰见,没有什么比这更难堪的了。

“你怎么会在这?”哈利脸色通红的问。

“这我就不爱听了。”詹姆端起杯子笑盈盈的走过来:“我怎么就不能来了?另外,别再叫我队长了,秋,查德里火炮队早就解散了,我现在算是魔法部的工作人员,在卢多·巴格曼手底下办事,负责搞定滑稽产品的专利,同时也是哈利的经纪人。不过现在嘛——”

他的语气顿了顿,随后露出一丝苦笑说:“我还被派来参与三强争霸赛的比赛事宜,通常情况必须要有两名官员才行,这一届最开始只派了斯克林杰过来,估计是邓布利多觉得不太够用吧,所以也让我来了,还为我在三把扫帚开了一间客房——可以长住的那种。”

哈利从詹姆脸上的表情看出来这件事肯定没那么简单,尤其是当詹姆的眼神在掠过自己显现的深意,也证实了他的猜想。

只是有些事不方便在秋面前提及而已。

秋左看看哈利,右看看格杰恩,她忽然端起杯子说:“我好久没见到安琪拉教授了,要去她那边坐一会儿,你们先聊。”

“哦?”

詹姆惊讶的看着秋绕过自己走到安琪拉旁边坐下,他走到哈利身边低声问:“她怎么这么聪明?知道我有话要单独和你讲?”

哈利同样低声把自己与秋之前闹矛盾的那件事说了一遍——也就是秋总觉得哈利什么事都要瞒着自己,这闹得她很不满。如果不是偶然碰到卢娜,又得到了她那只神奇的猫耳朵帮助,估计两人直到今天还在冷战了——更有可能是直接分手了。

所以秋才会刻意不去打扰格杰恩与哈利之间的交谈。

“真有你的。”詹姆感慨的拍拍哈利的肩膀,他一脸骄傲的说:“比我当年追莉莉的手段高明多了,我怎么就没想到用这种方式来表达心意呢?”

“我又不是故意设下的圈套。”哈利觉得詹姆的爱情观真是没救了。

“这无所谓。”反正詹姆很开心。

可接下来谈论的话题就不是那么愉快了。

“邓布利多和托比又吵架了。”

詹姆的话让哈利心里一咯噔:“而且他们吵得很凶,据说比当年那一次还要更加凶恶,但托比肯定不会放弃好不容易得到的副校长,是不是?那么他也就没那么容易再离开英国了,所以邓布利多才会把我派过来,一方面是为了让我盯着安琪拉,另一方面是让我在比赛的过程当中盯着托比,免得他再搞出什么麻烦出来。”

“为什么会这样?”哈利不解的问。

“这也正是我要警告你的。”

詹姆一脸郑重的说:“托比,斯内普,还有洛哈特,以后你都应该尽量避免少和他们接触,邓布利多确信这三个人之间达成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但是他没法撬开托比的嘴巴,洛哈特的也不行,斯内普又不知所踪——而且,最糟糕的是,如果我们没猜错的话,斯内普把神秘人也带回到英国了,很有可能就在托比那里,魔法石现在也在他手上。”

“也就是说,即便是最有利的状况,我们也十分有可能会面对具备形体的神秘人——这正是他曾经如此渴求魔法石的目的。”

短短的一番话彻底颠覆了哈利对海默教授的想象。

他知道海默教授有多么厌恶伏地魔,也知道海默教授是一个怎样的人,但他从未想过海默教授竟然会和斯内普联手——或许还要包括伏地魔。

当然,更多的可能是利用,但即便如此也十分可怕了。

这还不算完,詹姆似乎铁了心要让哈利远离托比,他干脆把邓布利多交代给自己的情报全都说了出来。

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斯内普其实是海尔波一方的人。

也就是说,明明是在帮助哈利远离海尔波的威胁的托比,实则已经在暗地里间接与海尔波合作起来了。

“这不可能。”哈利在震惊过后立马反驳道:“你们怎么就不想想,他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这完全毫无理由。”

“别难为我啊,哈利。”詹姆愁苦的摇摇头说:“我也只是在按照邓布利多的命令行事而已。如果可以的话,我甚至都不愿意接近安琪拉——你也见过托比的那名助手,好像是叫艾尔来着?它后来突然变成了一只夜骐,谁知道安琪拉也会不会变身,我感觉他身边就没什么正常人了。”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你也别忘了,托比实际上早也算不上是巫师了,他还是半个魔鬼,这种人变成什么样都不稀奇,我在学习阿尼马格斯守护神的时候就已经亲眼见识过了——哪怕他变成下一个海尔波我都不会感到意外。”

“对了,”

在接连说出这么多话后,詹姆用饮料润了润嗓子,然后问道:“我记得托比还单独给你辅导功课了,对么?现在你们进行到什么地步了?有机会提前中断吗?实在不行的话我去跟他讲也行,现在的情形很恶劣,我只能先想办法保护好你的安全。”

“用不着。”

哈利突然站起来说,情绪变得十分激烈。

“你对我发火是没用的。”詹姆摇摇头说,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

哈利盯了詹姆一会儿。

“我不是有意的,抱歉,我......我只是需要时间。”

“当然,当然了,谁都需要时间才能平复好心情,我在这里等着你,或者写信也行。”

“......我们走吧,秋。”

在哈利带着秋离开酒吧后,詹姆叹了一口气,他背对着安琪拉说:“既然你和托比相处了那么久,那么你说说看,我的儿子也会变成他的人吗?”

安琪拉没有回过头,她用清冷的嗓音说——

“我还以为你早就知道了,可怜的家伙。”

詹姆在听到这个回答后苦笑不已。

“你说得对,仔细想想.....我似乎确实挺可怜的。”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