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奶爸:退圈后我种田养娃 > 番外——爸爸妈妈结婚啦!

番外——爸爸妈妈结婚啦!

癸卯兔年,农历八月十九,宜结婚。

一早,化妆团队就上门了,白止睡眼惺忪的坐在梳妆台前任凭摆布,哈欠连天的都嚷:“这结个婚真是太折腾了,一夜都没怎么睡好,之前起夜照顾多多都没觉得这么累的。”

“这才哪到哪,今天还有得折腾呢。”苏清河也打了一个哈欠,他其实不困,但这不是见白止一个接着一个打哈欠了吗,他没忍住跟着打了起来,说完这句又有些庆幸的说,“幸好我们一生就结这么一次,忍忍吧。”

“不然还能咋办。”白止耸了下肩,趁空回头看了一眼在床上呼呼大睡的乖乖,羡慕之余又觉得有些不忿,“乖乖,乖乖,起床啦!乖乖……”

苏清河一头黑线,她以为这样就能叫醒乖乖了吗?真是天真!

白止也没指望能叫醒乖乖,只是唤了几声,感觉心里舒坦了一些,又转回头去,一边化着妆一边跟苏清河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

时间缓慢推移,乖乖从美梦中醒来,一睁眼看到房间里那么多人,吓得一骨碌坐起来,接着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回过头的白止,她眨了眨眼,揉揉眼睛,又眨了眨眼,语气里带着一丝不确定的唤了一声:“妈妈?”

把白止也给整不会了,她回过头看了一下镜子里的样子,又转过来,“我瞅着变化不大呀,怎么乖乖好像有点认不出我来了?”

听出是妈妈的声音,乖乖正欲松出一口气,刚松一半又突然小心心一提,连忙讨好的说:“妈妈你今天好漂亮哦,美得我都差点认不出是你了!”

白止哭笑不得,我真没有其它的意思,你整这出给谁看呢,“行了行了,知道你嘴甜啦,赶紧去刷牙洗脸,吃了早餐也让姨姨给你打扮得美美的!”

小家伙今天的任务可不少,而且都很重要,当然也要打扮得美美的。

乖乖喜不自禁,忙不迭爬下床,刚走进卫生间又停下转过身,扶着门框笑意盈盈的问道:“妈妈,你知道我为什么嘴甜吗?”

“为什么呀?”

“我嘴甜是因为我心甜,我心甜是因为心里有你呀!”

“……我谢谢你嗷,你快去洗漱吧。”

白止又转过头来仔细看着镜子的样子,化妆师听了母女俩的对话,正呲着个大牙在乐呢,瞅着白止这动作,马上收敛笑容,想了一下便问:“你平常时是不是很少化妆?”

白止点头道:“怀第一胎时就基本不化妆了,这三四年也没化过。”

“那孩子第一眼不敢认也很正常。”顿了一下,化妆师扫了一眼梳妆台台面,接着又说,“你的皮肤很好,我从业二十多年了,给很多女明星化过妆,底子有你这般好的双手就能数过来。”

白止笑着谦虚了几句,这时多多也醒了,在小床里抓着小脚一边往嘴里塞,一边哼哧哼哧的发出些许动静,白止冲外头喊了一声,便去将多多抱出来。

小娃娃见到妈妈,清澈的大眼睛闪过一抹茫然,伸出手想摸摸妈妈的脸眼鼻嘴。

白止脑袋后仰,躲开了小娃娃的攻击,又是一阵哭笑不得的将他放到床上,“我是妈妈呀,多多是不是也认不出妈妈来了呀?”

听到熟悉的声音,多多又懵了,瞪大着眼睛紧紧盯着妈妈的脸,勐地,一只拿着奶瓶的手出现在他和妈妈的中间,他看到奶瓶便什么都忘记了,举起双手作势欲抓。

“NeiNei~NeiNei~次~”

苏清河将奶嘴塞到多多嘴里,小娃娃连忙双手扶着奶瓶用力的认真的吮吸起来,苏清河刮了刮他的小脸,将洗漱好的乖乖带出去吃早餐。

这一个早上,好像跟平常时没什么区别。

乖乖急冲冲的吃完早餐,又急冲冲的跑回房间里,主动坐到梳妆台前刚才白止坐的那张椅子上,一点也不怯生的说:“姨姨,我也要美美哒!”

化妆师听取了白止的意见,将乖乖好好的捯饬一番,白止迟疑了一下,还是先让乖乖穿上了喜庆的大红色儿童中式礼服裙。

乖乖看着镜子里的小人儿,笑开了怀,抬手摸摸头顶两个角似的哪吒小啾啾,她搞怪似的“哞哞”喊了两声。

白止翻了个白眼,“穿上这身衣服你就好好待在家里,别出去玩弄脏弄坏了,你要是想出去玩,那就先换下这个裙子,知道吗?”

乖乖听劝的点点脑袋,目光落在多多身上,“弟弟也要打扮得美美哒,也要扎两个小啾啾!”

白止看了眼多多头上稀稀疏疏的短发,“这个不用你操心,你还是多操心一下你今天要干的事吧,我可告诉你,今天你要是出了差错坏了爸爸妈妈的好事,你应该知道后果会怎么样。”

“妈妈你就放心吧!”乖乖信誓旦旦,胸脯拍得响亮。

白止很想说放心不了,但话到了嗓子眼,却又咽了回去。算了,还是拭目以待吧,她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谅她也不敢整什么幺蛾子。

然而白止并不知道,乖乖所谓的保证只保证在婚礼仪式上不捣乱。小家伙打扮得那么漂亮,出来跟老太太外公祖外婆祖她们显摆一番后,趁着大家都忙没怎么注意她,她抓了一大把喜糖装在塑料袋里,偷摸的爬上了挖机车。

“乖乖你要干什么!”

自然不会一直没人看乖乖,大人们在忙的时候也会看几眼过来,更别说她还爬上了挖机车居高临下,这下更显眼了好吧。白建安是第一个发现乖乖这个行为的,喊着跑过来将乖乖强行抱下来。

乖乖咧嘴,将手中的塑料袋往上拎了拎,“我去给小朋友们发喜糖呀!”

“外公陪你走路去,要不你就叫姐姐陪你去,你不要开车了,今天村里很多人的。”白建安看着乖乖的小裙子,又说,“你看你的小裙子这么漂亮,坐在车上的话,哥哥姐姐们就看不出来啦是不是?”

乖乖一想也对,便不惦记显摆她会开挖机车这个事了,牵着外公的手往院子外面走。

因着苏清河和白止办婚礼这件大喜事,整个双塘村充满了喜庆的氛围,村口布置了气球拱门,红地毯从村口铺到搭在祠堂前面的老宅空地上的婚棚,村路两旁立起一根根挂着红灯笼的杆子。

“二公,秦伯伯!”乖乖喊着人,从自家院子门口跑到村口。

苏致良和秦昊在这里迎宾,苏致良负责招呼亲戚,秦昊负责招呼苏清河之前的圈内好友和一些邀请来的大粉以及商业上有过交际而今天抽空来参加婚礼的人,苏清河只是退圈了,但并没有跟圈内的朋友们断了联系,他大喜的日子,自然会邀请一些关系亲密的好友来。

至于白止那边,她亲戚不多,也早已经来了,此外还邀请了像梁嘉欣这样平时联系比较多的闺蜜好友,人数同样不多,她们昨天就结伴来了。所以今天不需要安排人接待她那边的宾客。

由于早就说了不收礼金,所以并没有安排人记礼。

听到乖乖的呼唤,俩人齐齐回头,看到乖乖这副可人的打扮,秦昊的心化得一塌湖涂,忙跑两步接住乖乖将她抱起来。

“秦伯伯,吃糖!”乖乖伸手进袋里抓出几颗糖果,看到秦昊接过后,她又从袋里抓出几颗看向苏致良,苏致良笑吟吟的伸出手,乖乖将喜糖放到苏致良的掌心上,“二公,吃糖!”

小奶音比糖果还甜!

又看着周围的人,她挨个挨个的散了一圈,还没分完呢袋里就空了,她又颠儿颠儿的跑回家去,叫表舅陈明抱着一大箱糖果跟着她,从村口开始一直往村里走,走一路派一路。

到了祠堂前面,看到好多小朋友在婚棚附近玩,她兴奋的大喊:“我来分糖果啦,小朋友们快来排队!”

首先是村里的孩子们跑过来,然后是亲戚们的孩子、宾客们的孩子,一个个都大汗淋漓的,脸蛋红扑扑,围着乖乖伸着手。

乖乖一时间分不过来,小眉头一皱,急中生智,从箱子里抓出一大把喜糖往天上一撒,撒了一把又一把……

你们慢慢抢哈。

一大箱糖果最后只剩下三分一不到,乖乖是撒痛快了,但也手累,满头大汗的,刘海都贴在了额头上。又进入到场地里将剩下的喜糖全部散完,乖乖才心满意足的去了篮球场那边,讨到一个炸鸡翼和一只大虾,一手一个啃得满手满嘴都是油,吃完后双手在小裙子上随便一抹。

陈明是白止的表哥,跟乖乖打交道才几天,完全没想到乖乖的路子这么狂野,想阻止时已经来不及了。看着乖乖小裙子上的油渍,又想了想表妹的脾气,他艰难的咽了口口水,“你回家得被你妈妈骂惨了。”

乖乖眼里闪过惊慌,左右看了几眼,急冲冲的跑去水龙头底下洗手洗衣服,陈明又一次没有预判到乖乖的动作,顿觉心累,不顾乖乖的反抗,抱起她就往家里跑。

他真没有带孩子的经验,而且这个表外甥女还这么跳脱,再不带她回家去,万一她再搞点什么幺蛾子,连累到他怎么办?

一路上死命挣扎的乖乖在进入到家里院子时,马上就安分了下来,事已至此,她只能勇敢面对。

白止看到乖乖一副我知道错了的可怜模样站在她的面前,深呼吸了几口气,最后重重一叹,“我就知道会这样,好在多给你准备了一套小裙子,你快去叫外婆帮你洗个澡,再来叫姨姨帮你重新上妆吧。”

等把乖乖收拾好,白止也换上了婚服,红金配色加龙凤刺绣的秀禾服,上身为立领大襟袄褂,下服为裙摆散开的马面裙,再戴上凤冠披上霞帔,看起来端庄又大气。

乖乖这个马屁精赶紧送上彩虹屁,“妈妈你好漂亮哦!你是全世界最最最最最漂亮的妈妈啦!”

白止:“哦?是吗?那你是觉得妈妈本身就漂亮呢,还是穿上这个衣服才漂亮?”

“妈妈本身就好漂亮!”这么简单的问题,乖乖当然不会踩坑。

然而白止却不按套路出牌,“你的意思就是妈妈今天穿上这个衣服不比平时漂亮多少咯?你要知道,今天应该是妈妈人生中最漂亮的一天的。”

乖乖张了张嘴,突然发现不知道怎么回答了,好像不管她怎么回答,妈妈总有她的理由否定她的答桉。抓耳挠腮一番,她干脆沉默不语。

哼,妈妈肯定是还生小朋友的气,所以才这样为难小朋友!

“好啦,不逗你啦。”白止莞尔,接着叮嘱,“等会你记得看好弟弟,按照之前排练的那样来,不要自己想什么就做什么,知道吗?”

乖乖用力的点头,知道刚才给妈妈留下了坏印象,她这会儿一点别的想法都没有。

等到吉时,鞭炮声响起,苏清河抱着多多,白止牵着乖乖从家里朝场地走去,白止旁边有一个妇人打着红伞,这妇人是老太太娘家的一个亲戚,家里四代同堂,父母公婆都健在,膝下儿女齐全,一双儿女又是儿女齐全,端的是好福气,算是充当喜娘这个角色。

婚礼是中式婚礼,并不是那种更具文化价值和底蕴的汉婚,不是苏清河没这个经济实力,主要是汉婚太繁琐了,俩口子咨询过都嫌麻烦,还是简单点来算了。当然,这简单也只是相对的,毕竟一辈子就结这么一次婚。

不过基于他俩现在的实际情况,他们也随性的来,好比如现在这样从家里走路去场地,家里长辈倒也没什么意见,毕竟他俩孩子都两个了才办的婚礼,纪念的意义更大一些,他们爱咋咋地。

到了场地外面,苏清河将多多放下来,亲手将其交到乖乖手里,“乖乖,看你的了,照顾好妈妈和弟弟,知道吗?”

“爸爸你放心,保证完成任务!”乖乖挺着小胸脯。

苏清河拍拍乖乖的肩膀,又拿来两个小灯笼分别交到姐弟俩的手里,听到司仪喊有请新郎了,他放心的先入场。

姐弟俩这第一个任务是当提灯小花童,在白止进场时她俩在前面引路。乖乖参与过彩排,这个任务对她来说只是小儿科,但更具挑战性和更为重要的就是她在这个过程中要看好多多。好在多多也是乖巧听话的,虽然更好奇小灯笼,虽然走路扭扭歪歪一蹦一跳的,但有乖乖挽着他的,半扶半拉的,倒也顺利完成了任务。

乖乖没有贪图这一刻“全场聚焦于我”的高光时刻,提灯小花童这个任务结束后就带着多多下台将多多交给了老太太她们,她谨记着今天的主角是爸爸妈妈,她不能捣乱抢了爸爸妈妈的风头。

再说,她有的是出风头的机会。

仪式按部就班的进行,轮到新郎新娘二拜高堂敬茶改口这个流程时,乖乖央着老太太带她一起上去。

老太太哪里能同意她这个大逆不道的请求啊,这是拜高堂诶,让乖乖上去干什么,让她爸爸妈妈拜她吗?

乖乖瘪了瘪嘴,看着婆祖和外公外婆走上舞台笑吟吟的落座,她有些小失望的拍了拍腰间。

唉,她的红包白准备了。

不过很快她又振起精神,因为接下来马上就又轮到她出场的环节了——她要给爸爸妈妈送婚书!

而且她还有表演!

苏小婷找了过来,小姑娘今天穿得也喜庆,红色的崭新连衣裙。小姐妹俩手牵手来到之前白止行出阁礼的登台口,有人给乖乖送来话筒和婚书,小家伙甜甜的说了声谢谢后,眼巴巴地看着前方舞台上的司仪,小耳朵竖着等叫她上场。

“妹妹,你千万不要乱来知道吗,一定一定要按照我们平常时排练的那样来。”苏小婷忧心忡忡的叮嘱道。为了不演砸,她上午都没出来玩,在家里紧张的拉了一遍又一遍,她觉得只要乖乖不出问题,她肯定不会出问题。

乖乖捶了捶胸膛,“姐姐你放心吧!”

我能放心就怪了。

苏小婷腹诽着,司仪那边就cue流程了,她赶紧推了一下乖乖,“到你了,别忘了开麦!”

这还用她说吗,乖乖竖着耳朵听着呢,不过她确实没想过搞什么幺蛾子,她一点也不想搞砸爸爸妈妈的大喜事,在小提琴的伴奏下,她唱着那首学了好几个月的《给你们》,一手拿着婚书,缓步的向眉眼含爱看着她的爸爸妈妈走去。

“……一定是特别的缘分~才可以一路走来变成了一家人……要处处时时想着念的是我们~你付出了几分~爱就圆满了几分~”

这首歌是外婆一字一句教她唱的,她知道她的这个节目对于爸爸妈妈有着非比寻常的意义,她好认真好认真的练了好久好久,她是不可能会出错的。

白止和苏清河十指紧扣,看着这个一小步一小步走来的小人儿,心里充满了喜悦、幸福、自豪。

你看,这就是我们幸福爱情和婚姻的结晶;

你听,我们的孩子参与并见证了我们的婚礼,她代表所有人,用奶气稚嫩的声音唱出对她爸爸妈妈的殷切期盼。

当一曲唱完,乖乖也来到了爸爸妈妈的面前,她咧嘴一笑,郑重的将婚书交到司仪手中,司仪朗读完婚书上的内容后,在乖乖近距离的见证下,白止和苏清河先后在婚书上按下手指印,然后再由乖乖将婚书带走。

下了舞台后,乖乖死活不肯将这卷婚书交给旁人,她问工作人员要来装婚书的盒子,她小心翼翼的将婚书放进去后,捧着盒子回到主桌上,“祖,你帮我把这个收好!要收得好好的!”

“好,婆祖一定好好保管!”老太太笑着接过盒子,看了一眼舞台上的苏清河和白止,又转过头看着呲着大牙嘎嘎乐的苏清海,还有他旁边坐着的那个女孩子,“阿海,你大哥的婚礼也办了,你们也要抓紧了。”

“对,三叔三婶,你们也赶紧结婚呀,趁我和弟弟现在还小,我们给你们当花童!”乖乖人小鬼大,也加入到催婚的行列中。

黄海媚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苏清海在桌底下抓住女朋友的手,嗤笑一声对乖乖说:“你给自己揽活就算了,还带上多多,你问过多多的意见了吗?”

乖乖看一眼咧着小嘴露着小米牙嘎嘎傻乐的弟弟,“多多你也答应了是不是?”

多多:“姐~姐~~”

乖乖小手一挥,“弟弟同意啦!”

苏清海:“……行吧,到时我结婚请你和多多当花童,还让你表演节目!”

乖乖成功给自己揽了活,美滋滋的点了点头,随后眼睛四下打量,让我瞅瞅还有哪个没有结婚的,哦,燕子姑姑和阿泉叔、阿福叔都还没有结婚,得催催。

“io!你们赶紧结婚呀,我跟弟弟给你们当花童,还给你们唱歌!”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