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苟厨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师父

第一百二十六章 师父

雷霄很少这样的对他郑重其事的说谢谢。起码在张德胜记得的近十年内都没有过。今天却说了这样的一句话。

忽然心里面有种莫名的情绪在涌动。

“好好做!以后你再有什么决定,我一定会支持你。”张德胜说着就站起身,慢慢的走到门口,“早点睡觉!”说着就拉开房门进去了。

雷霄也坐着,刚才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说。以前都很难说出口一些话,因为觉得那根本不是事实,他不想违心的说什么好听的话,就是为了能够从父亲这里拿到一些好处。

biquge.name

今晚的夜色,月亮格外的明亮。

只不过在这月夜里,有很多人却无心睡眠。

第二天一早荣羽去锻炼,正好遇上了王铁军买菜,从菜市场回去。

“荣老板——”

王铁军很高兴的和荣羽打招呼。

“精巴黄牛肉,还有鳊鱼,晚上我算着请你吃宵夜。”

“行!”荣羽很爽快的答应了,“不过……把黄甲、聂小青还有雷霄一起邀上,大伙儿也都尝尝你的手艺。”

“嘿嘿,那感情好,可不敢丢人。”王铁军很高兴。

“待会儿去艺厨,找聂小青办个手续,签个合同啥的。以后就算是艺厨的一员了。一家人。”荣羽特别的强调了最后一句。

王铁军的脸都有些发红,这个中年的汉子,竟然还有些踌躇的不好意思起来,和昨晚的那果决的侠客风范决然不同啊。

“好了,我去跑步了,待会儿艺厨见!”

荣羽说着和他挥了挥手,转身又开始跑步,朝着大堤的路上一路跑过去。

今天聂小青没有跟着出来跑步,昨晚上想要把荣羽给喝倒,结果自己给自己灌趴下啦。到现在还不想起来。

路上遇到了正在背着书包上学的宁萌。

这小姑娘走路一冲一冲,就像是安装了马达一样的,摁不住的往前拱的。一边冲,还一边将书包甩过来,甩过去的,嘴里“哼哼哈哈”的喊着。

“宁萌,你干啥呢?”

荣羽隔着十来步路就喊她。

宁萌转过身,看到了荣羽就对着他往前一供,大书包就甩了起来。

“烤肠肉夹饼大锤子,呵——”

荣羽很轻易的就躲过了宁萌的绝招,然后挥了下手说道:“我还会回来的。”

宁萌见对面的敌人消失了,于是又拧着书包,一晃一晃的走着。荣羽觉得这小姑娘肯定要挨揍,掉了个头,这个方向走,幼儿园的距离只会越来越远了。

但是他就是不告诉她,就等着她很惊喜的发现,原来自己一大早就从幼儿园放学回家了。然后被周卉一顿揍的哇哇大哭。

跑完步,洗个澡,然后做早餐。吃完早餐就去艺厨,上午泡杯茶,厨房有范然看着,现在很多备菜的活儿他都能做的很好了。荣羽就比以前闲了一些。

这种日子其实还挺不错的。

特意的喊了聂小青过来吃面条。这姑娘还是一副没有醒酒的懵逼样子,吃完了面,才活了过来,回自己的房间去洗漱去了。

荣羽去艺厨的路上,王铁军已经等在路边上了。下巴刮的干干净净的,铁青色了。看到荣羽就笑:“荣老板,我还是和您一起去吧。”

“还叫老板?就荣羽,没那么多讲究。在艺厨,我们都是一家人。”荣羽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走吧,走吧。”

王铁军笑:“那行,那我称呼您一声荣大师……”

“啧,这不是骂我吗?”荣羽笑,现在大师不值钱,赝品多,已经快变成贬义词了,“随你,随你,叫荣羽,直接叫名。咱别在这种小事上浪费口水。”

“好!”王铁军答应一声。

两人一前一后,王铁军落后荣羽半个身位。

以前养成的一些习惯,一时半会儿也改不了,荣羽也不强行的要求他去改变什么。到了艺厨,王铁军忽然在门口停了一下,然后看了看外院门楣上的那个“艺厨”的几个大字,然后深深吸了一口气,挺了挺胸,跟着荣羽走了进去。

第二次看到艺厨的小院子。

有了一些变化,因为春天的缘故,总觉得这里让人有种蓬勃向上的生机。甚至是连空气都觉得带着花香的味儿和着小池子里氤氲而上的水汽,透心的舒坦。

到了大堂了,人差不多都到了。

聂小青是和荣羽前后脚进来的,一进来就看到了王铁军,就对着他含笑点头。因为昨晚的那一幕她可是看到了的,对王铁军的印象也大为改观。

“我去把人都召集过来!”

聂小青说道,然后去了厨房和休息室,将人都喊了过来,在大堂都到齐了。

“今天欢迎我们的一个新老朋友!”聂小青的开场白,然后将话语权交给了荣羽,“有请羽哥给我们介绍介绍。”

荣羽刚要说话,王铁军就说道:“荣总,我想自我介绍,可以吗?”

荣羽点头,示意他随意。

王铁军就干咳了一声,然后挺直了腰版,看了看艺厨的所有人笑道:“刚才聂经理介绍的是新老朋友。这句话我认同。大家都认识我王铁军,可能是从我们艺厨对面的私房菜馆开始的。当时所有人都以为我是为了和艺厨抢生意。其实不是。因为我知道,我抢不过,我的目标客户和艺厨是大不一样。但是我还是坚持开在了艺厨对面,原因其实很简单,我就是想在荣总的面前证明自己。”

这一段话,说的挺直白的,连一直有些吊儿郎当的坐着躲在后面剪指甲的雷霄都忍不住停了下来。

“荣总在厨艺上的造诣,我一直都很仰慕,三番四次的想恳求荣总的指点,但是却因为自己心性不够,总自以为是,总是有些执念,所以荣总始终没有答应。但是荣总的话,却对我很有用。”

“荣总曾对我说过,厨艺就是求道的过程。再加上私房菜也停业了,我就静下心来,好好的琢磨着自己的这个过程。忽然就发现了自己很大的问题。那就是没有放心执念。总是想用厨艺之外的东西,达到厨艺的新高度,这怎么可能?”

听到这里,荣羽也微笑点头认可他的说法了。

“随后我就在这里安心的租下了一个房子,饭后每天晚上来这条街上摆夜市摊,给人炒炒饭,炒炒面。真正的放下了那些心中的蠢蠢欲动的欲望和执念,当内心真正平静下来的时候,我忽然就有了很多的感慨。也能让自己静下心来。所以这短短的时间内,我的所获,都赶得上我之前很多年的收获了。感谢荣总给了我这个机会,让我加入进来,我是想跟着荣总来修行的,道不彰,誓不休。”

最后两句话铿锵有力。

荣羽轻轻的鼓掌,其他人看到老板鼓掌,都赶紧的鼓掌。周卉还一脸兴奋的拍得手都红了,她是真心高兴艺厨又能够进人了,说明生意越来越好。

这算是入职宣言吧,也是王铁军一口气说话最长的一次。

说完之后,他就站着看着荣羽。

“范然,带老王去后厨,他的事情你来安排,今天晚上的员工餐,就你们俩人来做。自己分配一下。好了,现在都各司其职。”

荣羽又对着王铁军说道:“厨艺的最终就是求道。求道其实求的就是心境。从技术层面来说,你已经很不错了。所以如何从技到艺,到求厨道,慢慢来,急不得。”

“是,师父!”

王铁军对着荣羽抱拳,行了躬身一个礼。

“你愿意叫我一声师父,我就一定会带你去求厨艺的大道。”荣羽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好好做!”

“师……师父……”

这时候,旁边的范然忽然是福至心灵,也学着王铁军的样子,对着荣羽抱拳弯腰的行了一个大礼,然后又期待的看着荣羽。

荣羽笑道:“厨艺讲究传承,不是讲究形式,所以你也愿意叫我喊一声师父,那我们就一起去追求厨艺的最高的厨道吧。时间还长,求道之路却没有止境的。都去忙吧!”

“是,师父!”王铁军郑重地点头,然后和范然朝后厨走去了。

等两人都进去了,其余的人都散了,各做各的事情。

荣羽就泡了一壶茶,坐到了桃花树下。他不怕蜂蝶的骚扰,自斟自饮。王铁军就在厨房,透过窗户看荣羽在桃花树下喝茶的样子。

他就扭过头问范然:“师父经常这样吗?”

范然也看了一眼,点点头说道:“经常这样。以前都是坐在银杏树下,后来又在梅花树下,现在是在桃花树下,反正一直就是这样。”

“知道有什么深意吗?”王铁军觉得自己应该好好的琢磨一下,这到底有什么用处。

范然笑道:“我怎么知道?师父有师父的修行方式,我有我的方式。”

看似一句不经意的话,传入到王铁军的耳朵里,不啻于一声惊雷。

他很吃惊的看着范然,说道:“这……这是谁告诉你的?”

“师父说的啊。”范然一边提起一条活鱼,一手就甩在了桉板上,然后看一眼王铁军笑道,“师父时常给我说一些道理,我不是很懂,但是却愿意那样去想去做。反正做就对了,师父还能害我?”

“怎么说的?”王铁军急切的问道。

“师父说,厨师一道,先是熟能生巧的技术磨砺。等技术熟能生巧,成了一种本能之后,就开始追求艺术。而艺术就是对事物的创新,从而达到食物给人带来的美感和愉悦感。师父还说,他的艺术是不可能复制的,而且以后我的艺术成就也是不可复制的。因为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艺术就是展现个性的东西。所以厨艺一定要有个性,不能生搬硬套他的厨艺。”

范然一边所,一边在处理鱼。

王铁军被范然的话震得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说话了。又看他处理鱼的手法,仿佛那双手就是有了生命一样,能够从处理的手法中看出一种愉悦的情绪来。

很显然这种情绪通过王铁军的眼睛,传达到了他的脑子里。这也是他愉悦的来源。

当王铁军悚然而惊的回过味来,心头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

幸好自己来了,幸好荣羽答应做自己的师父了。这范然才来艺厨多久,处理起食材来,居然都带有这种感觉了。

这就是探索到艺术的层次了吗?

一时间又是忧虑,又是欢喜。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