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次元 > 诸天纵横,从港综开始 > 第二百九十二章 闪电奔雷拳!林凤娇!四目!千鹤!

第二百九十二章 闪电奔雷拳!林凤娇!四目!千鹤!

月色撩人。

山间猿鸟啼鸣,此起彼伏,森林似乎有化不开的薄雾。

随之弥漫的,是因湿热蒸郁而成的无色瘴气。

黑夜中,叶雨时快步流星,正带着身后的僵尸赶路。

一人一僵额头上贴着的黄符不知道添加了什么物质,也或许是有残留在上面的法力发挥作用,总之贴的十分稳固,并不会轻易脱落。

此时,叶雨时已经赶了一半的路程,期间没有碰到任何人影,甚至一点灯火都没有看到。

举目望去,山野黑漆漆一片,凹凸不平的地形杂乱无章,野草丛生,完全找不出路在哪里。

天地间仅存的光亮,只有月光和零零星星的萤火虫。

交通不便。

是叶雨时进入这方世界以来,除了鬼怪横行、军火泛滥外,最深的感受。

这种时代,即便没有军阀,没有魑魅魍魉,普通人也注定一生都很难出个远门。

……

另一边。

当叶雨时距离钱开的位置越来越近时。

徐真人也正把一个昏迷的曹军士兵放在岩石上,周围画着太极图。

旁边的石少坚则是准备了一个临时的法坛。

完事后他擦擦额头汗珠,看其脸色,似乎已经有些不耐烦,频频看向徐真人那边,眉头时不时皱一下。

他这次找徐真人,可不是来当免费劳力的。

就算以弟子的身份跟着自己亲生父亲石坚,他也很少被使唤,养尊处优习惯了。

“少坚,我师兄的事这次劳烦你了,师叔也会记住你这个人情。”徐真人似乎察觉到了什么。

“……师叔客气了,希望钱师叔他这一次能吉人自有天相吧,你也清楚,我之所以来这边,是想他能多指点一下我的五雷掌!”

石少坚克制着内心的情绪,并从怀中拿出一本蓝皮书:

“这也是师父他让我带给钱师叔的雷法心得,算是投桃报李了。”

“大师兄所写的心得?”徐真人表情有些意外。

“对,我师父和我都不喜欢欠别人的!”石少坚显然不是个很会说话的人。

尤其是现在还带着情绪。

他这次来,也确实是为了钱开的五雷掌。

因为他父亲石坚正在闭关突破【闪电奔雷拳】更高层次的境界。

短时间内,不能再教导他。

而这门茅山雷法对修行之人的体质要求很高,极少有人掌握。

石坚是他那一代弟子中唯一一个登堂入室的人。

雷法修为上,冠绝同时代所有茅山弟子。

林九、四目、千鹤、钱开、徐忧……这些师弟难望其项背。

就连许多茅山长老,都对其甘拜下风。

而对于石少坚的真实身份,大家也都心照不宣。

毕竟从名字上来说,‘石坚’、‘石少坚’,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有关系。

而且石少坚的眉宇也像极了石坚年轻时候。

亲生儿子加上唯一一个徒弟的身份,让石少坚从小就有机会接触【闪电奔雷拳】。

但却一直入不了门。

资质、悟性都不达标。

石坚也已经对他放弃了。

闭关前,让石少坚带着自己的雷法心得,去找钱开。

让这位擅长五雷掌的师弟教导下他儿子。

毕竟五雷掌这门术法,所有茅山弟子都可以修炼。

并无特殊体质的要求。

“……这一次如果钱师兄真的身死道消,我也不会让师侄你白跑一趟。”徐真人语气郑重:

“五雷掌我也有练!”

“是吗……”石少坚把蓝皮书收进怀里,目光怀疑:

“可我听说,师叔你最擅长隔空破煞的八卦指,五雷掌并不精通?”

“雷法我确实不如钱师兄,但指点师侄你是够的!”徐真人眉头微皱,认真解释道:

“师侄别误会,我并没贪图大师兄雷法心得的意思……毕竟不管如何,都不能让师侄你白跑一趟。”

“那便好,徐师叔果然是通情达理的人。”石少坚不咸不澹的回了一句。

对于自己这次离开父亲的道场,出远门,他的体验十分不好。

先是钱开以帮助曹军除魔卫道为由,并没有在道馆等他,让他憋了一肚子火。

毕竟几天前,他父亲石坚就已经用茅山术和钱开约定好了这件事,是钱开失约。

他在道馆等了足足半天后,才等来了徐忧。

结果屁股还没坐热,就得知钱开出事了。

火急火燎的来回赶不说,这徐忧还使唤上了他!

“唉……”石少坚对面的徐真人此时也不再多言,只是微叹口气。

经过这两天的接触,他也发现了,石少坚的性格有些狂妄自私,身为师侄,对他这位师叔也并没有多少敬意。

在徐真人看来,自己的师兄遭遇这种险事,石少坚作为师侄辈,既然遇上了,出出力不是应该的?

这还能有情绪?

紧要关头给师叔摆脸色?

‘此子比大师兄还要难相处……’徐真人内心摇头。

旋即没有再纠结这件事,而是脸色凝重的竖起法指,低声道:

“时间也要抓紧了,附近曹瑛一直有派士兵搜寻他儿子。”

说完,站在法坛前的徐真人嘴中念念有词,开始对着曹军士兵施法。

随着时间流逝。

躺在地上太极图中央位置的曹军士兵迷迷瞪瞪爬起来,双眼迷茫,失了魂一样。

“师侄,抓紧时间!快询问他钱师叔的事!”徐真人此时额头布满汗水,似乎并不方便开口,对旁边站着的石少坚低喝道。

石少坚脸上闪过明显的不耐之色,但也没直接拒绝,冷声询问曹军士兵:

“今天早上,有茅山道人遇害吗?”

“有……少帅下令,让我们枪毙一个姓钱的道士……”表情呆滞的曹军士兵缓缓说道。

“茅山道人死了没有?掳走曹少璘的凶人又是谁?”石少坚连问两个问题。

很快。

他们弄清了曹军士兵知道的所有信息。

“赵泰……”徐真人皱眉自语。

“哼,这种武林高手也来我们这边凑热闹了?听这士兵的意思,还是修炼硬功的外家高手?”石少坚脸上露出冷笑:

“也不怕邪道中人把他练成了僵尸!硬功有成,力大无穷……这可是练尸的好材料!”

说着,石少坚的脸色有些诡异

他知道,自己的父亲石坚在早年前,曾用【闪电奔雷拳】隔空轰杀了一个武道高手。

自那以后,父亲就开始私下里修炼尸道术法。

石坚天纵奇才,涉猎也极广,除了雷法外,尸道的修为其实也超乎所有人想象。

“不管怎样,先找到师兄或者这个赵泰吧……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徐真人脸色肃穆。

从士兵口中得知他师兄钱开先是被请神术反噬,又身中十几枪后,他内心便已经不抱有多少希望。

一旁的石少坚也是这么想的。

恐怕就算是他父亲石坚,碰到这种情况也难活命。

除非……

石少坚摸了摸下巴,想到了自己曾看过的一些尸道秘典。

像【闪电奔雷拳】、【木椿大法】、【五雷掌】这些玄门正法,他修炼的都太慢。

【目前用下来,听书声音最全最好用的App,集成4大语音合成引擎,超100种音色,更是支持离线朗读的换源神器,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反而对练尸、养鬼等法术比较感兴趣。

毕竟只要有一头厉害的僵尸或者鬼物护身,比他缓慢极致的再修炼十年都要有用。

可惜,父亲石坚总是以他修为太浅,容易遭受反噬为由,不让他过多接触僵尸和鬼物。

“师叔,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忙碌一整天,感到疲惫的石少坚皱眉询问。

他现在只想找家客栈好好休息。

而且碰到了曹军也是件麻烦事。

他那点修为,在枪炮面前根本不够看,这点自知之明石少坚还是有的。

想清楚这一点的他,脸色也更加不耐烦。

“……我几个时辰前,就有施展术法,用我们师门的联络方式,联系了附近的几位师兄弟,算算时间,他们应该也快赶过来了。”正在给曹军士兵喂服丹药的徐真人说道。

见石少坚盯着他手中药瓶,徐真人解释了一句:

“这是我们茅山安魂养神的丹药,不喂他吃的话,他回去后不说大病一场,变得痴傻都有可能。”

“他对我们茅山派的人开枪,变成白痴也是一种惩罚!”石少坚冷哼道,觉得徐真人多此一举。

“唉,当兵的,没有多少选择的权利。”徐真人摇摇头,并没有迁怒于这个被他和石少坚掳来的曹军士兵。

旋即看向石少坚:

“师侄你也跟着我忙了一天,现在先回去吧,接下来我会和几位师兄弟联手催动法器,找出钱师兄所在的位置。”

“好!那我就先告退了!”求之不得的石少坚转身便走。

……

半个时辰后。

衣袂的破空声中,叶雨时出现在他离去时的位置。

身后钱开所养的僵尸,也如影随形的跟着他。

“嗯?!”

叶雨时眉头微皱,脸上闪过讶然之色。

前面有人在埋伏他!

还不止一个人!

【林凤娇:战斗力11】

【四目:战斗力9】

【徐忧:战斗力9】

【千鹤:战斗力9】

看着前方草丛中,蹲着的一排茅山道士,叶雨时停下了脚步。

林凤娇就是林九的全名,人称九叔,僵尸片中,叶雨时最熟悉的一位茅山道长。

千鹤道长,叶雨时也不陌生,【僵尸叔叔】中出现的那位,被清朝的皇族僵尸咬了后,慨然赴死。

四目的话,算是除了林九外,在僵尸片中给叶雨时印象最深的道长之一。

至于徐忧,叶雨时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

不过联系【鬼打鬼】的钱开,他也不难猜出对方的身份。

除此之外,还让叶雨时感到意外的是。

他现在已经到了先前藏匿钱开和曹少璘的地点。

但视线中,却并无两人踪影,甚至战斗力也没有在附近显示。

“别藏了,他已经发现我们了!”四目最先跳了出来。

他一身古色道袍,却戴着眼镜,装扮极具民国的时代特色。

林九三人见状,互视一眼后,也从草丛中现身。

并快速围住叶雨时和其身后的僵尸。

几人目光在这一人一尸上来回打量。

“几位道长可是茅山的?”叶雨时率先抱拳。

“不错。”林九走向叶雨时,这里他的辈分最大,皱眉说道:

“钱开师弟在哪里?”

“钱师兄不就在这里吗?”叶雨时明知故问。

钱开和只剩下半口气的曹少璘突然消失,他内心略有猜测,却也摸不准。

“……钱师兄?!”叶雨时对钱开的称呼,让林九眉头皱得更深了,两道灰白的眉毛近乎连成一条线。

“对!见过各位师兄!我其实是你们还没有入门的师弟,叫我阿雨就行了!”

叶雨时抱拳。

多打量了林九几眼。

凭什么林九的常规战斗力超过了十点?

原剧中,九叔也没有‘破墙’的表现啊?

“……你不是叫赵泰吗?”徐真人沉声询问,目光紧紧盯着叶雨时和僵尸额头上贴着的黄符。

脸上若有所思。

“那是化名,用来以伪乱真,毕竟曹瑛没人性的,我很怕他……说起来,各位师兄连我的化名都知道,看来已经知道了不少事情。”

叶雨时随口胡诌,并说出重点:

“今天白天我之所以出手,也是实在不忍钱师兄这位茅山高人被曹少璘谋害!”

“唉,正因为如此,钱师兄代师收徒,和我兄弟相……不对,是师兄弟相称!”

“我对茅山神往已久!”叶雨时一脸认真。

看着满脸雾水的几个茅山道人,叶雨时脸上同样露出疑惑之色:

“钱师兄不在这里吗?我白天的时候,把他和曹少璘都藏在了这里啊!”

“……他贴的符,确实像是钱师兄画的。”千鹤冷不丁的插嘴道,边说,边用询问的目光看向徐真人。

徐真人缓缓点头。

他自然是现场最熟悉钱开画符手法的人。

正欲开口继续盘问叶雨时。

“……各位师兄有什么想知道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叶雨时却是率先说道。

“你……”徐真人对于叶雨时一口一个‘师兄’皱眉不已,但此刻他心急如焚,也没精力纠正这一点。

接下来。

面对林九、徐真人等人的询问,叶雨时对答如流。

并没有隐瞒什么。

对面几个茅山道人,也似乎有办法确认他到底说没说谎。

期间林九四人换着追问叶雨时,每个人问话时,手指都藏在身后捏着法印。

对于叶雨时说的实话,皆是没有质疑过。

反而看向他的戒备目光缓和了一些。

“所以钱师兄在养尸?!”仔细听完的四目低呼一声,指着叶雨时身后的僵尸:

“这怕是只黑僵吧!尸我合一术能治伤吗?”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