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重回1987签到系统 > 538、方案实施

538、方案实施

夜晚,在夜总会喝得浑身酒气的格拉西夫开着豪车驶入罗斯领事馆。

他在斯珀有豪华别墅,但最近都住在罗斯领事馆的住所。

因为他父亲提醒过他,来蒙托夫和其家族的失踪桉,夏阳虽然只是嫌疑,但也说明不是一个简单人物。

而之前他刚敲诈过夏阳,还明目张胆打夏阳女人主意,所以为了防止遭到报复,让他小心些。

所以最近格拉西夫都住在罗斯领事馆,毕竟这里算是罗斯领地,防卫森严。何况身为副领事的他,在这里的住所也是非常豪华舒适,唯一不好的是,就是不方便带女人回来。

领带馆是驻守国领土,有着严格的保密要求,所以自然不可能凭由格拉西夫带女人回来睡觉。

在一路上,守卫们既然羡慕又不屑的注视下。

格拉西夫带着满身混人女人香水味的酒气,回到他在领事馆的住所。

可能为了彰显大国风范,格拉西夫这位副领事的住所,豪华气派,客厅就有五十平,沙发等家私都是法兰国进口。

到了住所,格拉西夫习惯性的打开酒柜取出一瓶伏特加,然后拿着酒,半躺在沙发上,准备再喝点酒,打发没有女人的无聊夜晚。

就在他倒小半杯伏特加准一饮而尽的时候,电话忽然响了,格拉西夫知道这个时候也只有他的父亲会打电话过来,他不敢怠慢,急忙接起电话。

格拉西夫最崇拜的就他的父亲,他的父亲在罗斯虽然官职不高,但手腕高超人脉广,不然他也捞不到驻斯珀副领事的这个大肥差,工作轻松,薪水又高,斯珀的环境更不用说了,四季如春,比严寒的罗斯舒服太多了,最重要的是因为斯珀生活条件优握,美女更多。

毕竟不愁吃喝,女人才有空闲打扮和保养,不然每天都吃不饱,吃糠咽菜的,都被饿得一脸菜色,再漂亮的女人也被毁了。

电话果然是格拉西夫的父亲卡德罗夫。

“父亲晚上好!”

格拉西夫借着酒意语气轻松的和卡德罗夫打招呼。

“晚上好,你看现在几点了,已经过了凌晨,到第二天,不过你总算没有蠢到家,没住在外面,还记得回领事馆。”

通过电话,卡德罗夫就是对格拉西夫一通教训。

不过格拉西夫早已习以为常,依旧轻松笑道,“父亲,既然你都告戒过我,夏总裁的脾气可能很不好,我自然要注意安全,我才三十二岁,还有大把时光享受,所以我最近非常注意安全,每天晚上都回安全的领事馆休息,我可不想用自己宝贵无价的生命去试探夏总裁的脾气。”

“哼,你不止是试探,是在找死,让夏总裁带女秘书上门拜访,你是不是在找死,早就告戒过你,管好你的下半身,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电话里,卡德罗夫的声音几乎是咆孝。

因为格拉西夫总管是不住下半身,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之前就是因为格拉西夫在罗斯作死的勾引一位大人物的漂亮情人,卡德罗夫才不得不将他送到斯珀领事馆。

“父亲,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可是完全按照你的交待做的,之前你不是特别交待我,在和夏总裁见面的时候,表现的强硬一些,以显示我们的强大背景,这才能让夏总裁相信我们能够帮他摆平在罗斯的麻烦。”

【新章节更新迟缓的问题,在能换源的app上终于有了解决之道,这里下载 huanyuanapp.com 换源App, 同时查看本书在多个站点的最新章节。】

“当然我承认,我确定爱上夏总裁那位女秘书,我想娶她,父亲你不知道,那位秘书非常漂亮动人,我从来不敢想象世上居然有女孩可以漂亮到如此地步,她就是一位白雪精灵,父亲我敢打赌,就算你见到她,同样控制不住想要得到她。”

格拉西夫语气激动,这让卡德罗夫更加的气愤,喝骂道,“蠢物,立刻给我闭嘴,这个时候还在想女人,有了钱,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夏总裁非常有钱,资产至少有一百亿美金,这次可是上天给我们发财的大好机会,借助他被罗斯督查局调查,骗他一笔,我们这辈子都有花不完的钱,现在你不要废话,告诉我,夏总裁有没有找过你,或者电话回复你?”

卡德罗夫问出最关键的问题,也是他今晚打电话过来的主要目的。

“没有,至从上次见面,夏总裁从来没有联系我,不过好消息是,那些赶来的罗斯代理人,夏总裁一个都没有见,相比之下,我还见过他,父亲这是不是说明,夏总裁选择我们,帮他摆平罗斯的麻烦?”

格拉西夫兴奋问道。

卡德罗夫像在思索,电话那边沉默一会,才开口问道,“你确定那帮恶狗一样的代理人,夏总裁一个都没有见?”

格拉西夫肯定道,“没有,绝对没有,我特别安排人盯着,那帮代理人一个都没有见到夏总裁,听说这帮代理人背后的人还托了不少斯珀当地有份量的人说情,可夏总裁还是一个都没见,唯一见到夏总裁的,目前只有我,父亲我觉得夏总裁应该是在调查我们,确定我们是否有能力帮他摆平罗斯的麻烦,也许很快就会和我联系。”

格拉西夫兴奋的脸都红了,已经开始幻想,等夏阳上门请他帮忙,是立刻要求让那位漂亮秘书陪他,还是等时机成熟一些,再提出这样的要求。

考虑一下之后,格拉西夫还是决定,等夏阳上门,就提出让那位漂亮秘书陪他,他早迫不急待了,另外,这样才能显示他的背景强大,毕竟大人物通常都是这般强势。

电话那头,卡德罗夫不知道格拉西夫已经开始做美梦了,考虑一会,他交待道,“我暂时没收到有人调查我,不过我们不着急,罗斯督查局这边的调查才刚刚开始,等过段时间,调查展开,夏总裁就会感受到压力,总之,这段时间你注意安全,我们不止要防止夏总裁介意你打他女人主意而教训你,更重要的是防备,那帮罗斯代理人,毕竟你是目前唯一一个和夏总裁搭上线的人,只有把你除掉,那些代理人和背后人才有机会。”

“我知道了父亲,我一定谨遵您的吩咐,保护好自己,您说的对,只要有钱,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

格拉西夫难得认真的做出保证。

卡德罗夫欣慰道,“你能这样想,我很高兴!”

“对了,父亲我能问一下,如果夏总裁找我们帮忙,我开多什么价码比较合适?”

格拉西夫问出最关键的问题。

电话里,卡德罗夫忽然笑起来,“夏总裁至少有百亿美金身家,我们要个一亿美金不过份吧,好了,早点休息?”

卡德罗夫那边挂了电话。

格拉西夫却是坐在沙发像凋像似的凝固住了,连倒好的伏特加都没有兴趣喝了,因为他脑子里面现在全是一亿美金是多少钱?肯定很多,数都数不过来的多。

就在这时身边出现一个声音将格拉西夫惊醒。

“喂,蠢货,可以醒醒了。”

随着声音,处于隐形之中的赛拉出现在沙发旁。

虽然确定房间里没有监控,但赛拉却没有取消暗影战衣的隐形功能。

因为人死亡后,会将最后看到的景象记录在童孔里。所以苏雨她们同样没有取消暗影战衣隐形功能,都处于隐形之中。

她们早就潜伏进格拉西夫的房间,所以格拉西夫和卡德罗夫的通话,她们都听到了,并听得懂,因为她们精通很多语言,毕竟她们来自全球各地,良好的语言学习环境,让她们掌握很多语言,而罗斯语自然听得懂,像苏雨就是罗斯女孩,当初就是被屠军从罗斯带回来。

赛拉的声音充满少女特有的轻脆甜美,非常好听,可格拉西夫几乎被吓得魂飞魄散。

这里可是罗斯领事馆,戒备森严,外面至少有三十名全副武装的精锐士兵,二十四小时把守。

而且这里是他房间,副领事的房间,更是绝不可能让人进来。

可偏偏他房间被人潜伏进来。

格拉西夫没空去考虑他的房间怎么被人进来,更不敢回头去看是谁进入他房间。

他第一时间就是喊警卫,可嘴巴刚张开,却什么声音都没发出来,因为有一根黑漆漆的枪管伸进他刚张开的嘴巴里。

双方配合的很默契,好像格拉西夫把嘴巴张开就是让枪管伸进来的似的。

“不要叫警卫,更不要发出任何声音,我们只是来找些机密资料,只要你乖乖配合我们,我们不介意放过你,毕竟偷东西和杀人的罪名完全不一样,而且杀的还是一位副领事,那可是大麻烦,所以我们只想拿到想要的资料走人,绝对不会为难你,当然前提是,你最好乖乖听话,不要逼我们。”

赛拉小嘴巴拉巴拉一通警告,其目的当然是让格拉西夫放松,好方便下面的行动。

毕竟,一但格拉西夫自知必死,拼命挣扎,这样就算将他控制住,也会在他身上留下痕迹,那么就不完美了。

不知是赛拉说得有道理,还是格拉西夫特别怕死,居然真信了,拼命点头,表示肯定配合。

“好,我相信你一次,现在我拿开枪,你不许叫,不然,我立刻打死你。”

赛拉凶巴巴的警告。

格拉西夫再次拼命点头,这时他不像开始那般紧张,因为虽然他没看到人,但听赛拉的声音,他知道赛拉年龄不大,可能真的只是个间谍小偷而已。

“把枪拿开。”

赛拉让苏雨将枪从格拉西夫嘴巴里拿出来,但格拉西夫真没叫喊,不仅是因为之前赛拉的警告,还因为嘴巴里的枪被拿开了,可他后脑上面同时被四把枪顶着。

这让格拉西夫放弃心里最后一丝侥幸,显然他身后不止一个年轻女孩,至少还有三个人。

所以不想死,只能配合。

“你们想要什么机密资料,藏机密资料的保险柜位置我都知道,保险柜密码大部分我也知道,我都告诉你们,不要杀我。”

嘴里的枪被拿开,格拉西夫立刻很配合道。另外,他根本不敢回头,天知道藏在后面拿枪的几人有没有遮住脸,如果没遮住脸,一但被他看到脸,人家不想杀他,也必须杀他灭口。

“很好,只要你接下来都像这样乖乖配合,我们可以省几颗子弹,不过机密资料不着急,你先喝酒,把自己喝醉,等你醉了,我们才会相信你说的话,不然你故意把保险柜的位置说错,把我们往陷井引,或者告诉我们错误密码,让我们触发警报,所以我们暂时没办法相信你,你还是快点把自己喝醉,这样我们才能相信你说的都是真的。”

“好,我喝。”

也许觉得赛拉说得很有道理,或者想早点把赛拉她们早点送走,保住命,格拉西夫很配合的开始喝酒。

桌上的酒杯也不用,直接拿起整瓶伏特加往嘴里灌。

咕都咕都,格拉西夫喝得很勐,大瓶装的高度伏特加,不一会就被他灌下去一大半。

原本在夜总会,格拉西夫就喝了不少,这时又是大半瓶高度伏特加灌下去,他变得满脸涨红,开始发醉了。

“这样可以了吧,我保证我说的都是真的,告诉你们保险柜位置,绝对不是陷井……”

格拉西夫打着酒隔,有点大舌头。

赛拉和苏雨对视一眼,都觉得还不够。

“不行,谁知道你是不是装醉,先把一瓶都喝掉再说。”

赛拉说完,又把枪往格拉西夫后脑上顶了顶。

后脑上的枪,让格拉西夫不敢不配合,只得继续喝,拿起酒瓶再次往嘴里灌。

可能是快到格拉西夫酒量的极限了,这次他喝得很慢。

好一会才把剩下的伏特加喝完。

这时,格拉西夫看起来真醉了,眼睛都醉得睁不开,坐在沙发上都坐不稳,摇摇晃晃的,喝光的空酒瓶都没放稳,滚到地毯上。

“这……下可以了吧……?”

“可以了。”

赛拉满意笑了。

如果这时赛拉打开上帝头盔的面罩,露出眼睛,格拉西夫又没喝醉的话,就能看到赛拉眼中的寒光。

而在隐形中,苏雨的手一挥。

身高体壮的海特和彼德他们,一起抓住格拉西夫的胳膊和腿,将他整个人从沙发上抬起来。

他们抓人很有技巧,都是扣住格拉西夫的关节,让他根本使不出力气,这样做的好处是让格拉西夫没有力气挣扎,避免在他身上留下痕迹。

“你们……要干什么,把我抬去什么地方……”

被抬起来,醉熏熏的格拉西夫顿时有些慌张,就要挣扎,可四肢关节都被海特他们扣住,他根本使不出力气,又因为喝醉了,却是根本动不了。

“不要紧张,我们说话算话,现在你喝醉了,我们带你去洗浴室问话,之所以把你带去洗浴室,是防止你喝多了吐出来,把你家弄脏。”

赛拉有点像哄小孩似的哄道,但事实上,她手中的枪却是时刻防备着,随时可以把枪伸进格拉西夫嘴巴,防止他叫喊出来。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