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都市 > 重生后都是她们主动的 > 第二百三十四章 破了那层窗户纸(刘皇叔必订)

第二百三十四章 破了那层窗户纸(刘皇叔必订)

窗外,瓢泼大雨席卷而来。

漫天的电闪雷鸣。

树叶都被狂风吹的东倒西歪。

温度骤降,就连墙角的蜘蛛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房间内,昏暗的灯光。

温度正在不断上升。

两道人影叠在一起。

“唔...”

在余墨白的摧残下,季沐舒感觉自己晕乎乎的,都快喘不过来气了。

小脸通红,微微张开樱唇,借助嘴巴呼吸,眼睛也有些迷离。

短袖的领口都被扯大了不少,露出圆润性感的肩膀和锁骨。

头发乱糟糟的散在床上,胸口剧烈的浮动着。

余墨白又在她的脑门上点了点,随后略过她的嘴唇打算一路向xia。

季沐舒此时的体温烫的惊人,白皙的皮肤上又透着一丝粉嫩。

她看到这一幕心里羞的不行,身子绷紧,小脑袋娇羞的撇到一旁,两只手紧紧的抓住余墨白的头发。

嚯,这妮子还有这爱好?

他在心里暗笑,听说过挠后背的,咬肩膀的,咬耳朵的,还没听过有抓头发的。

余墨白突然在她平坦的小腹处停下了,啄了一口。

“哎呀。”

此时的季沐舒十分敏感,感受到肚子上的一丝凉意,整个身体一瞬间绷紧,就连拽着头发的那只手都用了不少力。

“嘶...”

季沐舒贝齿轻咬着嘴唇,脸上似乎越来越热了。

余墨白又突然凑近,缓缓低下头,两个人的鼻尖碰在了一起,余墨白还轻轻的蹭了蹭。

两个人的鼻息都交织在一起,这种似贴非贴的亲密感觉让季沐舒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她就是个未经人事的黄花大闺女,她哪里受得了这番挑逗,如秋水一般的的眸子里水汪汪的盯着余墨白,长长的睫毛不停的忽闪着。

感受到季沐舒的两只手在胸前阻挡他,余墨白笑嘻嘻的握住她两个手腕,越过她的头顶,按在了床上。

没有了阻挡,他准备开始肆意妄为。

但就在这时,季沐舒出声喊住了他,“墨白...”

“昂?”

余墨白停下动作,抬头看向她,“怎么?”

“我....我...”

季沐舒的脸上出现了一丝犹豫之色,小声的说道,“我还没准备好。”

“这种事有啥可准备的,情到深处自然就准备好了。”

余墨白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能不能下次呀...”

季沐舒刚在郝心晴那里听到两个人分手的消息,她确实有些不太舒服。

而且脑袋里还能响起郝心晴和她说的那些话,总有些担心,

一旦余墨白彻底得到她了,会不会就变心喜欢别人了。

原本她可以肯定的拍着胸脯保证,余墨白不是这样的人。

但是前面已经发生过一次这样的事情,她真的有些太过于敏感了。

可能恋爱中的女孩子都会是这样的吧。

整天胡思乱想,一点风吹草动就在心里无限的放大。

经常喜欢患得患失,怕他突然离开。

至少...

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

就在季沐舒胡思乱想的时候,余墨白又压了下来。

季沐舒根本没办法去反抗,只能颤抖着睫毛闭上了眼睛,准备迎接狂风骤雨般的洗礼。

但是下一刻,她只感觉到身上一轻,眼前的黑影消失了。

睁开眼睛,余墨白已经穿衣服了。

“对...对不起。”

季沐舒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只是她觉得好像应该要道个歉。

“你和我道歉干啥。”

余墨白转过身笑嘻嘻的捏着她的脸蛋,“等你准备好了再说。”

今晚的计划其实已经完全成功了。

进展到这一地步,也是意外惊喜。

两个人的关系又再一次突破,比之前都亲密了不少。

这就是余墨白的目的。

最后一步的窗户纸,他也不是那么着急捅破。

只要能让季沐舒的心态恢复以前的那种状态就行。

“那...那你转过去。”

季沐舒说完就用被子蒙住了脑袋,“我要整理衣服。”

“亲都亲了,看都看了,有啥不好意思的?”

余墨白压根没打算转,他还想眼睁睁的看呢。

“不行,你转过去嘛!”

季沐舒的声音闷闷的,还带着一丝撒娇的意味。

“转转转。”

余墨白故意对着她起身,在季沐舒娇羞不已的目光下,哈哈哈笑了一声,随后起床直接去厕所放水。

调戏这种小女生,尤其是看她羞涩的小表情,心里贼有成就感!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南无阿弥陀佛,如来佛祖观世音菩萨....”

他小声滴咕了半天。

这一刻,他突然有点怀念那个“一打我帮您”的小卡片了。

妈的,早知道他在门口的时候也拿一张了。

“我..我好了,你出来吧。”

季沐舒的声音从外面响起,余墨白才笑嘻嘻的走到床前,意味深长的看着床上的第二个枕头。

刚才还是一个呢,另一个在沙发上,扭头一看,果然沙发上已经没有了。

不过他就是贱,非要问一句,“那今晚我还在沙发睡?”

季沐舒看了他一眼,不知道是幽怨还是什么,噘着嘴背过去不说话。

站在她的角度来看,两个人虽然就差最后一步了。

但是季沐舒哪想得到那些,她就会觉得,就差最后一步了。

她还是纯洁。

这要换成颜沫萱,她能让你明天晚上还到不了最后一步。

甚至还能玩出各种花样来。

余墨白看着窈窕的背影也没说话,掀开被子直接熘上床。

要问男生最喜欢用什么样的姿势抱着女朋友睡觉,无疑就是女朋友背对着自己的时候紧紧贴上去。

一只手从她的脖颈下穿过放在胸口,另一只手绕过纤细的腰肢,同样放在胸口。

然后腿向前弯曲,让女朋友“坐”在自己的腿上,还能托着她的小屁屁。

很显然,季沐舒还不喜欢这么亲密的大动作,扭动了几下身子算是反抗。

但是余墨白默不作声的抱着她,甚至还想让她在扭动几下。

“你...你别乱动。”

季沐舒嗔怪了一句,凶巴巴的警告他,“不然你下去睡!”

“你舍得吗?”

余墨白抱着她说悄悄话,温热的气息吐在她脖子后面,季沐舒觉得酥酥麻麻的。

“哼。”

她娇哼一声,两只小脚不满的蹬了一下余墨白。

“别闹,你再动我就要做刚才没完成的事了。”

爬山是个体力活,刚才还折腾了那么久,有些困倦。

余墨白的脑袋放在季沐舒脖颈的位置,闻着她发丝传来的清香味道,很快就陷入了沉睡。

听着身后轻微的呼噜声,加上后背温热的体温,季沐舒第一次觉得这么安心。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www.yeguoyuedu.com 】

她悄悄握住了余墨白的手,眼睛弯成了月牙...

第二天一早,季沐舒早早的就醒了。

不过当她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胸口有些闷还喘不上来气了。

低头之后才发现,余墨白的两只手准确覆盖住了。

季沐舒没回头,一点一点的掰开他的手指,就当马上就要成功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你要干啥?”

季沐舒被吓一跳,她噘着嘴说道,“我要起床。”

“时间还早呢,再等一会。”

余墨白不肯放她起来。

两个人第一次同睡一张床,一直到早上十点多季沐舒才逃脱出魔爪。

跑向厕所的时候小脸红红的,看样子都能捏出水来。

余墨白笑了一声,给冯林皓发一条消息告诉他准备出发,让他先去车里等着。

退房的时候余墨白还想感谢一下那个吧台小妹的,谁知道今天没看见她。

洗漱过后三个人在超市随便买了几个面包,就离开了。

余墨白在停车场还按了几下喇叭来纪念昨晚。

冯林皓不知情,只有季沐舒白了他一眼。

“耗子,昨天晚上那个电话你打没打?”

余墨白突然问道。

“什...什么电话。”

冯林皓突然有点紧张。

“当然是你扔垃圾桶的电话。”

余墨白调整了一下后视镜,从里面看着冯林皓的表情,“别掩饰了,老子都猜到了。”

“你大爷,我可没打。”

冯林皓撇过头不打算继续和他说话。

余墨白笑着打开收音机,今天是国庆第二天,高速上的车流比昨天少了一半,不到一个小时就回到了小县城。

余墨白先把冯林皓送回家又把车停在了自己家楼下。

季沐舒家比余墨白家高几层,余墨白停下的时候季沐舒还要往上走。

她一边走一边深情注视着余墨白,直到看不见了才收回目光。

余墨白看着季沐舒的表情咧嘴一笑,小妮子,拿捏你死死的。

掏出钥匙打开门,应该清冷的家里倒是热闹非凡。

两个小孩拿着纸飞机光着脚在客厅跑来跑去,张思瑶就坐在沙发上蜷着腿玩手机。

她听到开门声之后先是看了一眼,然后也没打招呼,反而冲着厨房喊道,“姑,余墨白回来了!”

“嘿你这个小丫头,怎么不喊哥?”

余墨白笑着走进去,才发现厨房里,郑朝霞和大舅妈二舅妈在忙活着午饭。

这才想起来,郑朝霞之前在电话里说国庆第二天要家庭聚会的。

“妈,我回来了。”

“哟,这是哪家大少爷回来了,竟然都不提前打个招呼。”

郑朝霞阴阳怪气的说道,“这是把家当旅馆了。”

“呵呵,墨白啊,快和你妈承认错误,你说你国庆放假了也不知道回家。”

二舅妈负责打圆场。

“大舅妈二舅妈,做啥好吃的呢?”

余墨白装作没听见,笑着打了声招呼。

郑朝霞有两个亲哥哥,这一次两家都来了。

张思瑶是二舅家的,那俩满地跑的是大舅家的孩子。

大舅夫妻俩早年一直没怀上孩子,挺大岁数了才怀上。

这可好,一怀就怀一对龙凤胎,也算是个好事。

平日里大家走动也不算多,也就逢年过节才能凑到一起吃顿饭。

这不国庆节了大家都休息了,经过郑朝霞一撮合,大家决定凑到一起吃顿饭。

“都是你和瑶瑶爱吃的,快去洗手,马上吃饭了。”

二舅妈笑着说道。

“辛苦两位舅妈。”

余墨白走到郑朝霞身后给她捏了捏肩膀,“妈你也辛苦辛苦。”

“去去去,洗手去,准备吃饭了。”郑朝霞瞪了他一眼,“都能刚吃完饭再收拾你。”

“行行行,你怎么收拾我都行。”

余墨白从卫生间洗手出来,就收到了张思瑶幽怨的目光,他坐在沙发上问道,“我没惹你吧,你这么看我做什么?”

“你怎么没惹我?”

张思瑶冷哼一声,“你放假了竟然不带我一起回家,自己偷偷就跑了,我坐了好几个小时的大巴才回来。”

“额...”

余墨白愣了一下,“我忘了。”

他是真忘了,一直想着怎么能和季沐舒更进一步,哪里还记得住她啊。

“切,我可是亲眼看见你和我木梳嫂子上车的!”

张思瑶小声说道,“昨晚你整宿不归,我要是告诉我姑...”

“张思瑶你把你那个臭毛病给我收起来。”

余墨白瞪了她一眼,“老想着给自己捞点好处呢,和谁学的?”

“和你。”

张思瑶无情的翻了个白眼,“就是和你学的。”

余墨白一时间竟然没办法反驳。

“你爸他们呢?”

“出去钓鱼了。”张思源回答。

两个人闲聊着,没多久,三个大男人就回来了。

“哟,墨白回来了,又跑去哪玩了。”

大舅拎着一个桶,笑呵呵的进来,“你妈昨天可是不少念叨你。”

“我说今天我怎么感冒了,都是我妈念叨的。”

余墨白往水桶里看了一眼,“嚯,今天收获不小啊二舅。”

“运气比较好。”

二舅走进厨房把鱼交给几个女人收拾,余晋升也跟着走了进去,“朝霞,咱们家属院谁家换新车了啊,我看楼下停着一辆马自达,以前怎么没见过。”

“应该不是本地的。”

二舅笑着说道,“我看车牌子是盛A的,是盛京的牌子。”

“我知道是谁的!”

张思瑶大声嚷嚷道,“是余墨白的车!”

一下子,几个大人停下了讨论,郑朝霞更是从房间里走出来,先是把感冒药扔在桌子上,然后瞪着眼睛问道,“余墨白,你买车了?”

..。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