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科幻 > 混在末世当咸鱼 > 第267章 企业家年会

第267章 企业家年会

“老范,你赶紧过来!”

凯瑟琳一回到家,便朝屋内喊道。

家里有个小宝宝,通常情况下根本离不开人,以至于日常生活中,夫妻俩必须有一个留下来负责看孩子。

范村长顾不上披上外套,一脸着急地推门而出:“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快进去,别冻感冒了,是好事。”

凯瑟琳推着老公进了房间。

“什么好事?”

“我刚刚碰到张董了,他问咱们要不要买鲸鱼肉?他那边有货。”

“鲸鱼肉?”范村长顿时有些小失望,“鲸鱼肉肉质不行,难吃的要死,年初买的都还没吃完呢,这次就算了吧?”

一连吃了大半年的鲸鱼肉,他是真的吃怕了,闻着味就想吐。

凯瑟琳难以置信道:“我说老范,你是不是脑子湖涂了?外面都快买不到肉了,你居然还嫌肉不好吃?”

“咱们家又不缺肉……”

范村长小声辩驳了一句。

“不行,肉再多也总有吃完的一天,有机会最好还是多囤一些货。况且咱们不吃,还可以拿出去换其它食材或者干脆卖钱,总比什么都不做好。”

“好,都听你的,我这就去老张家。”

范村长平时还是很疼小娇妻的。

凯瑟琳心中一喜,一把上前搂住了范村长的脖子,来了一个法式长吻。

“我听人说很快就要打仗了,现在不是心疼钱的时候,有多少买多少。”

范村长喘了口粗气,点头道:“知道了,你放心好了,只要有我在,绝对少不了你们娘俩一口吃的。”

“快去吧,别让张董等急了。”

凯瑟琳帮对方拿了一件厚外套。

十分钟后,范村长开着老年代步车,来到了大庄园。

门口的保安早就是老熟人了,简单打了个招呼便放行了。

“范叔,这么急?家里缺肉了?”

张昊将范村长迎到了客厅里。

范村长摇摇头,苦笑着解释道:“是你婶子催着我过来的,你应该听说了,她在来惠城的路上,受到了不小刺激,养成了囤粮的毛病。”

“啧啧,范叔你有福了,囤粮是一种非常优秀的品格,怎么能算毛病呢?”

张昊笑着纠正道。

“不说她了。”范村长摆摆手,随即看了看四周:“你们家不是来客人了吗?人呢?怎么没看见?”

“来人是我三姐的未来公公和婆婆,我爸妈带他们去参观菜园子了。”

“那我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不用了,他们很快就会搬过来住的,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我还是先带你去看看鲸鱼肉吧!”

范村长点点头:“也好。”

紧接着,张昊随手拿了一把铁锹,然后带着对方来到了院子里的一角,几锹下去,便露出了积雪下的肉块。

“鲸鱼肉都在这里,大概有五千多斤,说吧,您老想要多少?”

“什么价格?”范村长连忙询问道。

“一百块一斤,够便宜的吧?”

张昊笑了笑。

范村长想起了老婆的话,于是厚着脸皮试探道:

“我手上差不多还有十万块的闲钱,能不能来上个一千斤?”

“一千斤没问题。”张昊深深看了一眼对方,紧接着话锋一转:“不过范叔,我要提醒你一下,这些鲸鱼肉都是我辛苦弄回来的,您老可别便宜卖了。”

“我谁也不卖,留着自己吃。”

范村长连忙保证道。

“您老明白就好,凡事多听听婶子的意见,以后的日子长着呢!”

张昊回了一句。

接下来,范村长来回了十几趟,将整整一千斤的鲸鱼肉都运了回去。

……

时间转眼来到了1月25日,距离除夕夜只有两天时间,老张家正在为张嘉琪的婚礼做最后的准备。

张昊刚杀了一头猪,然后就接到了二姐张嘉怡的电话。

“说吧,私事还是公事?”

临近春节,杂事特别多。

张嘉怡一脸干脆:“公事。”

“公事你自己拿主意就是了,不用经过我的同意。”张昊当场推脱道。

他也是刚从集团总部回来,年前这两天都不想再出去了。

“不行,这次需要你亲自出面。”

张昊皱了皱眉头:“到底什么事?”

“上面组织了一个企业家年会,我这边刚收到邀请函。”

“你代表咱们公司去,不行吗?”

“不行,人家邀请得是咱们俩。”

张嘉怡没好气道。

张昊不由得有些好奇:“上面想干嘛?这么正式?”

“这次年会的规格很高,纪执政官等高层都会悉数到场,据说还会发表重要讲话,应该不是小事。”

张嘉怡连忙汇报道。

“纪执政官?”张昊沉思了片刻,紧跟着询问道:“二姐,外面有没有传出什么内幕消息?”

“没有内幕消息,不过大家都在猜测,认为本次年应该跟战争有关。”

张嘉怡说出了自己打听到的讯息。

“战争?难道真得要打仗了?”

张昊惊呼出声。

尽管他早就有了心理准备,但事到临头,心头还是不免出现了惶恐。

“谁知道呢?不过种种迹象都在表明,战争恐怕在所难免。”

张嘉怡语气低沉道。

他们这一代人虽然没有经历过战争,但学过历史,也看过很多的相关影视作品,了解战争的残酷性。

张昊迅速调整了一下心态,紧接着询问道:“年会时间呢?年前还是年后?”

“年前,就在明天上午九点半。”

“那行,明早咱们一起出发。”

张昊郑重地点了点头。

“不止咱们俩,还有嘉琪,她刚刚给我打了电话,同样也会参加本次年会。”

张嘉怡补充道。

“三姐?她去干嘛?”

“不是她自己要去,是李州长坚持要带她去,估计是想混个脸熟吧!”

张昊担忧道:“不会耽误婚礼吧?”

“我想应该不会,毕竟大过年的,只听说过有跨年晚会,倒是没听说过跨年开会的?”张嘉怡随口安抚道。

“也对,我猜明天应该只是个吹风会,不会有太具体的议程。”

张昊悄悄松了一口气。

“最好如此!”张嘉怡顿了顿,紧跟着提醒道:“没事我先挂了,咱们明早七点半在地铁口汇合。”

“没问题。”

挂断电话后,张昊将手机交给了老婆,然后拿起火焰喷壶开始烧猪毛,室外温度太低了,开水浇上去很快就会冻成冰块,根本不管用。

【鉴于大环境如此,本站可能随时关闭,请大家尽快移步至永久运营的换源App,huanyuanapp.com 】

烧完猪毛,全家人齐上阵,将黑乎乎的整猪搬进了室内,然后拿着钢丝球卖力地擦起了猪皮。

待猪皮露出了金黄色,杨华卿便强拉着双胞胎离开了,毕竟接下来的画面,多多少少有些少儿不宜。

张昊反倒不觉得有什么,在他看来杀猪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没什么好避讳的,即便是小孩子,也只会流口水,根本不会留下任何心理阴影。

因为之前有过几次练习,张昊如今杀猪技艺大涨,只用了两个半小时,就将整头猪一一分解了。

张崇信指着一大块猪肉咐道:

“小昊,你等下把这条猪后腿送到你老丈人家。”

一旁的杨华卿当场婉拒道:“爸,不用了,我爸妈那边还有不少剩肉呢!再说了,三姐结婚需要准备不少肉,这头猪有点小,不一定够用呢?”

这是一头不到百来斤的猪。

如果不是张嘉琪结婚,家里根本舍不得杀,上次张昊结婚,已经把家里唯一的一头成年大猪给杀了。

“没事。”张昊笑着摆摆手,“我已经找关系,从黑市上提前预定了八十斤冷冻猪肉,用来做宴席足够了,这是新鲜猪肉,咱们自己吃。”

其实,他说得是地下冷库里的猪肉,这批猪肉的储存时间已经超过了一年半,早就超出了正常的保质期。

虽然从理论上说,如果能严格控制肉类食品的冷冻工艺和储存条件,肉类冷冻保存三、四十年是可以实现的。

但要注意这仅仅只是理论,而理论并不代表可以这样做。

即便是联邦储备的猪肉,一般储存周期也不会超过九个月。

他们家不缺肉,那就更没必要了。

李大娟顿时心疼坏了,忍不住埋怨起来:“我说你怎么不早说?早知道你能买到猪肉,这头猪就不杀了,现在正是长肉的时候,杀了太亏了。”

张崇信同样面带不善。

“妈,我也是刚得到的消息,真不是故意的。”张昊随便找了一个借口。

“你这么急着杀猪干嘛?明天杀猪一样来得及。”李大娟唠叨道。

“不是你和我爸崔得吗?”

李大娟闻言,不轻不重地掐了一下儿子的胳膊:“让你说话不说全,你要是早点说,我们能催你吗?”

“是是是,都是我的错。”

张昊说完,拎起猪后腿便向大门口跑去,三十六计,走为上策。

……

次日,姐弟三人一早便出发了。

半路上,张昊趁机向三姐打听起了本次年会的情况,不管怎么说,对方在州府工作,肯定听到了一些风声。

张嘉琪直接摇摇头:“小昊,其实我知道的并不比你们多。”

“李州长那边有没有透露……”

“没有,李叔最近很忙,我们已经好多天没碰面了,他昨天只是临时打了一个电话给我,通知我去开会,总共就聊了不到一分钟,其它的什么都没说。”

张嘉琪再次摇摇头。

“老三,你这政治敏感性不行啊!”张嘉怡忍不住吐槽道,“这么重要的事,你居然一问三不知,难道你这个副处长是混日子的?”

“你才混日子呢?我这个副处长才上任不到半年,五年之内都别想再升职了,我只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其它事根本不用操心,随缘就好。”

张嘉琪针锋相对道。

“不是吧,就你这么佛系,还想升官?真当州府是咱们家开的?”

“哼,我的事不用你管!”

张昊见两人越吵越激烈,赶紧打岔道:“三姐,你这次结婚,有没有给李州长发请帖?”

“你真以为我是傻白甜啊?”

“你邀请了?”

“当然,我是李叔一手提拔的,忘了谁都不能忘了他老人家啊!不过李叔说他过年期间没时间,直接送了一幅字当做贺礼。”

“亲手写的?”

张嘉琪点点头:“是的,总共只写了四个大字,百年好合。”

“不错了,那同事们呢?”

“除了李叔,其他人一律都没邀请,毕竟说了要简办,不只是随便说说的。”

张嘉怡紧跟着询问道:“小陶他姐姐一家呢?会不会过来?”

“不会,也是不凑巧,他姐姐刚好怀孕了,怕路上出问题,只能……”

“他姐姐嫁到哪座城市了?”

“燕都。”

张嘉怡点点头:“那确实挺辛苦的,坐火车要五六天呢!”

“他姐姐说了,等生完孩子,再全家一起搬过来,燕都虽然也是超一线城市,但冬天太冷了,受不住。”

张嘉琪随口提了一嘴。

“他姐姐和姐夫去干嘛的?”

张嘉怡平时工作太忙了,对于小妹的婆家并不是十分了解。

张昊帮着回答道:“小陶的姐姐和姐夫开了一家小公司,主要是做跨境电商的,眼下估计早关门了。”

“难怪他们要搬过来,原来是混不下去了。”张嘉怡恍然大悟道。

“二姐,你说话怎么这么难听?”

张嘉琪苦笑一声。

“我说话是难听,但也是事实,这件事可大可小,你自己要考虑清楚了,不要一味地对人家掏心掏肺,要把握好尺度。”张嘉怡轻声提醒道。

“他们是亲姐弟,不是表的。”

张嘉琪有些难以理解。

张嘉怡不禁叹了一口气:“兄弟姐妹再亲近,只要结婚了,那就是两家人了,两家人说两家话,别混为一谈。”

张昊见三姐一脸茫然,立马解释道:“三姐,二姐的意思其实可以归纳为一句话,那就是亲姐弟明算账。”

“那咱们家怎么没算?我们三个的别墅,还有股份,不都是你送的?”

“那是因为咱爸争气,打下了一份不小的家业,那些本来就是你们应得的。”张昊回答道。

“那你小姨子,你之前也说要送房子的,这个又怎么说?”

张嘉琪立马抓住了漏洞。

张昊摸了摸鼻子:“我那是出于补偿心理,毕竟小琳已经不在了,这么做同时也是为了安丈母娘的心。

再说了,不管是我丈母娘,还是小芙,最后不都没接受么?升米恩,斗米仇,听说过没?这才是亲戚之间的相处之道。”

“你们俩就别绕圈子了,有话直说。”张嘉琪不耐烦道。

“那你记住了,小陶他姐姐一家如果选择搬过来,首当其冲就是买房,你顶多借钱给他们,千万不要大包大揽,免费送他们一套房子。”

张嘉怡顿了顿,继续说道:

“还有工作问题,不要到处找关系,帮他们进入体制内,这是大忌。

他们如果找你帮忙,你直接推给我就是了,昊天集团有的是工作机会,万一真出事了,也不会连累到你。”

“会不会太过了?我们单位就有不少关系户,也没听说有问题啊?”

张嘉琪面带疑惑。

张昊连忙插嘴道:“三姐,你如果想走得远,这方面必须要重视起来,毕竟咱们家就你一个官方雇员,加上入职时间太短了,根基浅,跟其他人没法比。”

“原来如此!”

张嘉琪本身就不笨,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道理。

“等三姐你坐上了州长的位置,到时候就不用如此谨慎了,说不定还能培养一下大布丁和小布丁。”

张昊状似无意道。

“我记得你以前说过,打算让他们兄弟俩接班公司。怎么,改变主意了?对他们俩没信心?”张嘉琪打趣道。

张昊心底五味杂陈:“如果是上个月,我还是保持原来的想法,如今形势有变,不得不作两手准备。”

“你是说战争?”

张嘉怡几乎脱口而出。

“没错。”张昊点了点头,“这场还没开始的战争,谁也不知道结局如何,一旦战事长期化,从政才是最好的选择。”

“那公司怎么办?”

“怎么办?凉拌!咱们都学过历史,一旦进入战时经济,大布丁他们能不能接手公司都是两说。

另外,即便他们俩接班成功了,也会处处受到限制,还不如当个官方雇员稳定,起码一辈子平平安安的。”

张昊语重心长道。

“小昊,你这也太悲观了吧?”

张嘉琪不自觉地皱了皱眉头。

张昊拿起水杯喝了一口水:“三姐,不是我危言耸听,一旦爆发战争,大布丁他们这代人所需要面对的困境,绝对超出了所有人的想象。”

战争是具有破坏性的,特别是当前,弊远大于利。

“你别吓我?”

张嘉琪下意识地吞了吞口水。

“三姐,你也别太紧张了,就凭我打下来的底子,将来即便形势再恶劣,也不会让他们饿着的。”

张昊胸有成竹道。

张嘉怡则是面带犹豫:“小昊,凯文他们三个很快就要大学毕业了,你说要不要让他们去考官方雇员?”

“能考上最好,但也不要勉强,我还是刚才那句话,有我这个舅舅在,不会让他们饿肚子的。”

张昊郑重其事道。

ps:求推荐票和月票!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