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次元 > 末日乐园 > 2122 医疗系统的医疗手段

2122 医疗系统的医疗手段

第一次昏迷之后,林三酒原本准备的后备手段就跟着她的意识一起消失了。

如今再次要将【诺查丹玛斯】卡召出来,就像是在茫茫不见五指的黑夜里,试着从脚下空洞的深渊中勾起一条一滑而过的鱼。

而林三酒用来“勾鱼”的意志,不是一根绳索,而是一股烟;往往她的意志还没传达给【扁平世界】,半路上就消散了,连续几次努力下来,手心里仍旧空空如也,她却在精疲力尽之下,眼前都黑了好一会儿。

等她的视野再次亮起来、思绪也再次成形之后,林三酒知道,自己陷入了一个两难的困境里。

假如一直逼自己反复叫【诺查丹玛斯之卡】,她就会因为沉重的身体负担而失去意识;可她也无法稍事休息,否则每过去一秒,她的身体更恶化一分,离叫出卡片就又远了一步——而其他疾病却正无时无刻不在侵蚀着她的生理屏障。

怎么办?

林三酒躺在又薄又脏的垫子上,头仍旧歪歪转向一侧,在她一时清晰一时模湖的视野里,余渊不知何时也坐在了地上,后背紧紧靠着墙,正一眨不眨地盯着她。

他是唯一一个还剩下了行动能力和思考能力的人,应该——

“你骗不了我的,”余渊忽然说道。

什么?

“你以为我不知道吗?”余渊盯着她,嘴唇张合的幅度很轻,好像在他闪烁着墨光的皮肤之下,正死死压着什么马上就要爆发的东西。“我早就发现了。你们编写了一个又一个困局,从所谓世界末日开始,什么下水道迷宫,梦境副本,数据体,还有什么黑山镇……我通关了一次又一次,你们就不断拿出新办法来折磨我。你有什么目的?让我回家!”

林三酒怔怔地看着他,终于意识到了,余渊看着的不是自己,而是自己身后半空中的某一点,就好像那里正站着一个谁也看不见的人。

“余……”她张开嘴唇,以气声形成了一个微弱的字;但那个字太轻微无力了,远远不足以将余渊从另一侧的黑暗中拉回来。

余渊陷入了幻觉里,人偶师失去了对外界的反应,皮娜除了拼命试图吸气,什么也做不了,清久留有时连咳血的时候都醒不过来,不知道何时会因为自己满溢肺部的血而窒息……在滴答作响的生命倒计时里,她却只能躺在这儿,任身体和思绪被病痛撕扯成断断续续的破棉絮,什么也做不了。

总有办法的,她不相信世界上真的有绝境……可是那个办法是什么?

“林三酒。”

她激灵一下,脑海里一层浓雾渐渐消散了些许,她这才意识到自己刚才又一次昏迷过去了。

是谁在叫她?

那个声音低低沉沉,却奇异地包含着一股轻飘模湖的意味,好像那人的喉舌脱离了意志,仅仅是被机械动作所驱使激发出的声音。过了一会儿,那个声音又叫了她一次,林三酒才突然意识到,那是人偶师。

莫非他清醒过来了?

即使阿兹海默症患者,也有短暂清醒的时候,是吧?

这个念头一起,她浑身似乎都多了几分力气,低低从鼻子里应了一声。

人偶师却沉默了下去。

怎么了,难道那清醒的时刻已经过去了?

又过了半分钟,他才再次说话了,语气里隐约的模湖茫然,叫人想起学语的小孩:“我……我是……大巫女。”

林三酒怔了怔。她如果还有体力的话,她此刻大概会被无数种情绪冲击成千疮百孔;可她没有精力去感觉了,她只能任那一个念头穿过她,从她空虚破败的身体里跌下去——人偶师的神志恐怕已经彻底走失消散在黑渊里了。

他此刻说的每一句话,应该都是大巫女在他脑海里反复不知说了多少遍以后,被他下意识地喃喃复述出来的。既然他对外界失去了一切反应,那么唯一一个能稍微刺激他一点的,只有脑海内部大巫女的声音了。

“意识……力……”人偶师说完之后,停顿了一会儿,才继续说完了大巫女的下半句话:“没有用。”

当然是没有用的,林三酒近乎绝望地想。意识力的作用很多,可是治病从来不是其中之一。

她咬着牙——或者说,意念里她是咬着牙的,因为她根本没有真正动用肌肉去咬牙的力气——再一次试着召唤【诺查丹玛斯之卡】。

“拿……”林三酒喘息着,在尝试失败的间隙中说,“病……”

“魔”字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了,她所有的意识都被逼入了手里,逼着卡片库出现哪怕一点点反应,以至于其他的部分——如何思考,如何说话,如何呼吸,都不得不被暂时抛弃了。

然而大巫女却明白了她的意思;在几秒钟的沉寂以后,人偶师开口了:“病魔没有了。”

在那一刻,即使是无力生出情绪的林三酒,也彷佛被忽然塞入了一辆过山车里,刚刚坠入谷底的时候,就又被抛向了天空——因为就在人偶师话音落下的同一时间,她感觉到自己的手心里多了一张卡片;卡片硬硬的边角,正轻如无物一般,搭在她的手指皮肤上。

【诺查丹玛斯之卡】终于被叫出来了。

“不止病魔,”人偶师望着空气,目光没有焦点,口齿含湖地说:“所有的特殊物品都……没有了。”

林三酒的心跳都顿了一顿。

等等……刚才在她努力叫出【诺查丹玛斯之卡】的时候……为什么感觉自己像是从空无一物的深渊里捞鱼?

或许应该说,她明明装满了东西的卡片库,为什么却感觉像是空无一物的深渊一样?

她的物品呢?

她努力了那么多次,却直到此刻才突然意识到,她在叫卡的过程中,一次都没有感觉到自己其他特殊物品的存在。

“进化能力,意识力,还在。”人偶师喃喃地重复着脑海中大巫女的话,“物品……都被医疗系统扣押了。”

林三酒微微张开嘴唇,却发不出声音。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情况,大巫女或许知道,但人偶师却好像又往无可挽回的境地里滑得更深了一点,迟迟没有再开口。不过不论如何,只要吸收了末日因素,逃出此地,一切就还有挽救的可能……

她无法把卡片举起来看,也无法确定它有没有在正常工作,只能凭感觉一次次催动着卡片;在人偶师沉寂下去的这片刻工夫里,林三酒不断地重复着同样的命令,试图从身体里打捞出好转的微弱讯号。

《仙木奇缘》

只要吸收掉末日因素,他们就能恢复吧?此刻这个末日世界的末日因素,一定是【病魔】效果吧?

上天对她努力的回报,是一声尖锐的、拼命吸气时的哨音——这次,是从余渊的嘴里突然响起来的。

林三酒呆住了。

他们比她早一步被关进隔离室……现在看来,好像传染已经开始了。

怎么会这样,【诺查丹玛斯之卡】无法吸收掉整个世界模型里的末日因素,可是区区一个房间里的,应该会被吸干净不少才对,怎么却一点也没阻止传染?

或许是卡片吸得还不够多……

林三酒勉力聚集起即将消散的意识,再次逼入了手中卡片里。

若不是“哐啷啷”一阵金铁撞击的响声,忽然击断了房间里沉重黏厚的死寂,恐怕她就又要昏过去一次了;她悚然一惊,意识到是有人打开了隔离室的两道门——一阵不受病痛困扰的脚步声,很快就走进了房间里。

“吃药的时间到了,”导师带着忧虑的声音回响在房间里,说完之后顿了顿,叹了口气。“……已经没人会回应了啊。”

到底是林三酒的人形物品,他一点也没有隐藏自己的偏向,冲着身后另一个人说:“你帮我把林三酒扶起来,我先给她吃药。”

是了,这个地方叫【医疗系统】,那么总该有治疗手段才对,不应该只是让病人聚集在一起等死……

林三酒感觉有人将手伸到她的身下,顶着她的后背,把她给撑了起来——随即,她的目光对上了一张塑料模特的面孔。

黑漆涂的眼睛永远望着上空,红唇凝固在微笑上,一顶假发歪歪坐在头顶上。从她腋下探出来的,是两只塑料手。

它双臂撑着林三酒,上半身却斜着伸出来,扭头与她四目相对,好像是为了能用那双画上去的眼睛盯着她一样。

“不能让人来照顾你们,否则都会被传染的,所以做护士的就只有我们这些非人了。来,吃药了,”导师一边说,一边蹲了下来,脸上是以前从未出现过的复杂神色。“唉,早点好起来吧,不然……”

他没把话说完,只是低下头,从一个托盘里取出一个纸包的方块,拆开了包装纸。导师取出纸包里的药,递了过来,林三酒也跟着垂下了头——要抬头很难,顺着地心引力让脖子垂下去却很简单。

那一刻,她看清了两样事物。

第一,是躺在她手心里的【诺查丹玛斯之卡】;在试着吸收了这么多次末日因素之后,电池的进度却还是0%。

第二,导师递给她的“药”,是一块喝咖啡时常用的方糖。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