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小说 > 穿越 > 数风流人物 > 癸字卷 第四十七节 稻香老农,华丽转身

癸字卷 第四十七节 稻香老农,华丽转身

一句话让探春险些跳起来,但是羞红的面颊和略带释然的神色让李纨立即就明白了自己所猜测的应该没错,而且多半都应该是和林黛玉那边有过接触,或者林黛玉本身也有这方面的意思了。

“大嫂子何出此言?”但这等情形下,探春却是不能轻易接上这个话题,“这和环哥儿兰哥儿他们的前程有什么关系?”

“三丫头,其实这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这京师城中无数女子做梦都想要嫁入冯家为妾,小冯修撰的名声可是真金白银,若是咱们贾家未败落以前,你要给紫英做妾,可能大家还会有些觉得是不是有点儿委屈了,但现在贾家已经败落,不,连败落都算不上,应该是覆灭了,连下人们都恨不能和咱们贾家划清界限,而紫英呢,正四品大员不说了,马上又要巡抚陕西,探春,你可知道这巡抚陕西意味着什么?”

李纨老爹李守中是南京国子监祭酒,若是要论身份比贾家都要来得清贵,对大周官场这些规则自然不陌生,而探春也是个有志气的,和其他姐妹们相比,她也是对冯紫英仕途最关心的一个,所以连带着对大周官场升迁路径也有所了解。

探春默默点头,“冯大哥前程远大,巡抚一方往往都是重用的前兆。”

“对,虽然巡抚一方在品轶上也许不会有什么变化,但是对于紫英来说,顺天府丞和陕西巡抚截然不同。”李纨显然是在这上边下过工夫的,“前一任陕西巡抚是谁,云光,北地最着名的士人之一,如果他不是因为宁夏叛乱受了牵连而被查处,都说他现在最不济都应该是正三品了,顺天府尹,七部侍郎,或者都察院的副都御使这一级别的!”

探春不由得多打量了这位以往在荣国府里从不显山露水,一副心如藁灰,只盯着贾兰的珠大嫂子。

勐然间探春似乎觉得这位大嫂子变化不小。

看看她今日的打扮,虽然仍然是一身素白,但是衣袖却是带了紫色滚金绣丝线的边儿,那鬓上珠钗似乎也略显妖娆了一些,还有她身上的香粉气息,以往好像从来没有感觉到过。

这双绣鞋,嗯,应该是京中芝兰坊出品的吧,那是专门为京中豪门望族订做绣鞋的小众绣坊,探春都只是听说过,自己从未用过。

但她知道宝钗和黛玉乃至于宝琴日常都是用这家绣坊的,迎春也有,但是不常穿,倒不是说迎春穿不起,是迎春怀孕之后对身子格外看重,一切都是以舒适为主,觉得芝兰坊的东西太讲究,穿起来反而受约束。

没想到大嫂子居然也用这等昂贵无比,甚至可以说是奢侈的物事了,这未免也太不可思议了。

贾家被查抄之后,家中所有人的资财都被查抄一空,可以说现在贾家就是一穷二白,而且在外边儿的负债还不少,当初修大观园撂下的饥荒债务,人家可不会因为你家被查抄了就此罢休了,反而会因为你现在完蛋了会变本加厉地来索要讨要。

饭团探书

她们被冯紫英保出来之后,身无分文,连衣衫只只有那么一两套,虽说住在冯府里衣食无忧,冯紫英也从未亏待她们,甚至冯大哥还悄悄咪咪给探春拿了二百两银子作为日常零花用,若要论,都顶得上自己在荣国府里数年的零花了。

这让探春既甜蜜又酸涩,但内心更多的还是欢喜,冯大哥对自己终究还是不一样的。

只是探春没想到大嫂子居然还能穿芝兰坊的绣鞋,再下意识地看了李纨裙间露出一角的绸裤。

一晃眼,绸裤裤边儿也是丝绣带花纹的,一看就是湖绸或者杭绸,里裤都用湖绸或者杭绸料子,那也罢了,居然还带精工刺绣。

就是这冯府里边,怕是也只有沉家姐姐、宝钗和黛玉有此待遇吧,嗯,可能宝琴也会用,估计连二姐姐都不会这般招摇,不过素来澹雅节俭的李纨怎么这从狱中出来还一反常态地奢靡起来了?这反差也未免太大了一些。

李纨看着宝钗的目光向自己脚下逡巡,心中一凛,暗自叫了一声糟糕,想要缩脚,却又觉得那是欲盖弥彰,三丫头已经看见自己脚上的绣鞋了,唯有盼三丫头没注意或者看不出这意味着什么。

但李纨也知道恐怕不可能,以三丫头的精细,而且还掌过家管过帐的,岂能认不出这些物事?

李纨再一瞟,才发现自己里裤一脚也露在裙衫外边儿,心里更是不得劲儿,这可真的是全数暴露了。

从狱中出来,虽然身无分文,但是冯紫英又哪里会亏待她?自然是要替她安排的,李纨也已经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心境。

这贾家左右完蛋了,自己要说起来也算不上贾家里边儿什么了不得缺不得的人,贾赦贾政都还在,下一辈还有宝玉,兰哥儿也从来没有被自己公公看重,所以也就没有那么多顾忌羁绊了。

自己现在一无所有,唯有牵挂的就是兰哥儿的前程,情郎能体恤爱惜自己,自己又何必再如往日那般抠抠索索,还不如大大方方地享受。

所以她才大胆地去芝兰坊订买了一些衣衫鞋袜,虽说的确贵,但是穿在身上舒服好看,连素云都说这些衣衫穿在自己身上便如年轻了好几岁一般,沉宜修、宝钗、黛玉和宝琴平素也是穿这些的,所以并不太在意,只是没想到自己却在探丫头面前露了馅儿。

心中虽然有些发慌,但是李纨脸上却神色不变,大风大浪她也经历过了,偷过男人,蹲过大狱,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还有什么事儿经受不起?

李纨甚至还不无恶意地想着,便是我没法像你一般嫁给紫英,但是我却是早早就和他有了私情,他宝爱我未必就比你薄。

就算是三丫头真的怀疑猜测出一些,李纨也不惧,只要没在床上拿住自己的奸情,那你的猜测就只能是猜测。

李纨瞥了一眼若有所思的探春,继续前面的话题,澹澹地道:“巡抚陕西可以说是紫英最好的一次机会,尤其是现在陕西局势极其糟糕,若是紫英能在陕西有所建树,那回来之后势必要更进一步,七部侍郎,或者晋位顺天府尹,都大有可能,辛苦两年能换来这样的一个结果,那也千值万值了。”

探春同样瞥了一眼李纨,只不过她此时内心对李纨的评判已经有些不一样了,很复杂。

大嫂子是从什么时候出现这些变化的?探春在回忆,荣国府里的变化就有了,虽然不明显,但是在大家伙儿住进大观园之后就开始有了。

探春仔细回忆,大嫂子刚住进稻香村时,好像还没有什么变化,不是自称稻香老农么?还是那般寡澹无为的样子,变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这一点探春无从知晓了,自己和她一道管家时,好像就有点儿变化了吧。

二嫂子主动卸任,太太交给自己和大嫂子来管,似乎就有些不一样了,具体有什么变化,探春也记不清了,但是唯一有印象的就是她更爱用香脂香粉了,平素二人在炕上隔座而坐,探春就能闻得到。

最初还是那种清香幽香,但后来还浓郁了一些,探春还以为妇人都喜欢这种味道,不过无意间才听闻说二嫂子也喜欢类似的浓郁香气脂粉,最是能勾引男人心魄,探春当时就有些纳闷儿,二嫂子兴许是当初要讨琏二哥的好,那大嫂子也喜欢这种香脂香粉,也不怕别人笑话?

现在这么一想来,似乎那个时候大嫂子就有了变化了,只是现在贾家家破,已经沦落到要靠冯家接济为生的地步,怎么大嫂子却还有心思去琢磨这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而且这等物事花销昂贵,她的银钱从哪里来的?

难道她在外边儿还攒的有私房钱,还是提前就搁在外边了?

这一连串的疑问让探春难以释怀,但她也知道交浅言深智者不为,大嫂子也许不再是荣国府那个大嫂子了,贾家覆灭那一刻起,每个人的身份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就像自己一样,不也就可能要变成冯家妇?

而在贾家无力给大嫂子和兰哥儿提供一个庇护和支持的情形下,也许大嫂子要寻找更好的路径,谋求新生活,也就是可以理解的了。

“大嫂子,你说的这些我也都明白,只是这和环哥儿兰哥儿的前途又有什么关系?或者说,你是觉得冯大哥还没有或者不肯尽全力去帮我们?为环哥儿兰哥儿的事儿去找冯大哥,还能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探春忍不住深吸一口气,缓缓问道。

李纨也听出了探春言语中的质疑和不满,她温和地笑了笑:“我要说的不是说紫英不肯帮环哥儿和兰哥儿,而是我觉得可能紫英小觑了他自己的能耐,他不仅仅是一个顺天府丞,而是候任的陕西巡抚,下一步可能就是能被称得上衮衮诸公的三品重臣了,所以我们去问一问,求一求,也许能有办法呢?难道三妹妹为了环哥儿就抹不下这份颜面?那我去便是。”

已为您缓存好所有章节,下载APP查看~